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食
    有了川乌的定位,沈青越是靠近潘家,对桃花瘴的感应越强,潘承晏在途中也听了沈青的几句解释,不明觉厉,故两人是步履匆匆,即使是进了潘家,闻到饭菜的香味,沈青硬生生忍住了,带着潘承晏直奔他的卧室。

     开门时,沈青注意到白旭尧神色微顿,颇为古怪的往房内看了一眼,还不待深究,一个高大的身影和正站在门前的潘承晏撞了个满怀,一个大男人愣是被撞得坐在了地上,那高大的男人在原地顿了顿,“哎呦!”了一声,见自己儿子正坐在地上楞楞的看着自己,擦了擦满头的虚汗,将潘承晏拉了起来,“儿子,怎么坐地上了!”也不等潘承晏解释,满目四转,口里喊着,“姚兄!你人呢?我儿子回来了!”

     沈青眼见着这男人身上残留的粉雾一点点消散,竟没有一丝能侵入他体内,再一抬眼,就和人来了个对视,潘毅国本来是转身往儿子房里看姚远出来没,猛地一看侧身站在门前的陌生人,尤其还是个漂亮的男人,心里顿时不平静了,这就是儿子带回来,把自家老婆弄得发狂的男人?叫什么来着……沈青!再一看儿子站起来后没站自己这边,跑到沈青边上去了,岂有此理!

     “儿子,你过来。”潘毅国身材高大,板着脸还真有那么点唬人的气势,不过潘承晏还不知道自家老爸?就是个纸老虎,也不怂,解释道,“爸,你别听妈胡说,这是我同学,别大惊小怪……”

     潘毅国表示自己很淡定,大惊小怪的另有其人。

     也不知姚远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见到沈青后就直了眼,耸了耸鼻子,就上去围着沈青打转了,那是真的绕着沈青转圈,一脸探究的看着沈青,手腕平放在眼前,上面是一个黑色的旧手表,只是这手表比较癫狂,屏幕上的两根指针一溜儿的瞎转,姚远嘴里喃喃叹道,“怪哉!怪哉……”

     沈青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告罄了,尤其是白旭尧趁着别人看不见他,似笑非笑的像是学着姚远的动作,也绕着沈青转圈,只是这距离嘛,难说!一片鬼影在眼前就对了!

     “潘承晏,你叫人把你卧室的灯带取下来,只取床头背景墙上的就行。”潘承晏卧室的吊顶灯带是矩形,就在那张大床的正上方,散着柔光,床头背景墙上还有灯带投射下来的立体星空图,像是一幅逼真的壁画。沈青和白旭尧半夜来时,潘承晏在睡觉没有开灯带,只开了落地灯,现在特意打开了才注意到灯带。

     潘承晏十分听话的找人去了,潘毅国还想训斥儿子胡闹也被姚远阻止了。

     灯带是上在天花板的凹槽里,很容易就能取下来,可惜凹槽里空空如也,沈青面无异色,像是早料到一般,也没说什么,径直登上了靠墙的移动梯子,先是在控制梯子从左向右慢慢滑动,期间,沈青不时停下来伸手在凹槽里探寻,直到来到最右边的凹槽最角落,沈青感觉到手受到一阵压迫,像是绷了一层薄膜,沈青在心里唤了几声川乌,在空中停顿几秒后,压迫感变成了一种黏腻的厚重的感觉,找到了!

     沈青将精神力压缩在指尖,和川乌里应外合,同时抽回自己的手,抽离时像是有千万只触手吸附在皮肤上,抽出来竟是一阵艰难。当那只手重新出现在灯光下时,黏在上面的几块零零碎碎的暗红色甚至红得发黑的肉末死皮“啪嗒”一声落在地上,粘液拉成丝要落不落的,伴随的还有一股猛然迸发的浓烈的腐臭味,像是几百只死老鼠腐烂在垃圾堆的味道,潘承晏当时就吐了。

     感受最深的无疑是沈青本人,腐臭味弥漫时,这具身体本能的想吐,沈青倒是觉得这味道是久违的熟悉,甩了甩手,再次看向凹槽,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古老而精致的琉璃盏,瘦长的圆碗型,一株盛开的桃花从底座缠绕而上,晶莹剔透,只有碗底带着浅浅的红色,沿上逐渐变成淡粉再到透明,那深深浅浅的红与粉像是蒙了一层雾气,几乎迷了人的眼睛,还带着桃花的香气,只是在这房内腐烂气息的遮盖下可以不提了。

     沈青伸手去拿,琉璃盏忽然剧烈的颤抖起来,里面若有若无的雾气开始上升,淡淡的桃花香也开始变得浓厚,和原来的腐臭味一结合,沈青的胃部开始抽搐,原本扛得住的潘毅国和姚远也凑到潘承晏身边去吐了。趁着无人注意,白旭尧上前,飘在空中和沈青的高度齐平,无意识的将沈青挡在身后,只见他掌心突然窜出一道小火苗,颤颤巍巍的从苍白色转为热烈的红,周围的温度也由极寒转为极热,即使火苗不足一个拇指大小,威力可见一斑。

     像是察觉到了危险一般,琉璃盏颤得更加凶猛,随时都能从凹槽上摔出去,就在琉璃盏内的粉雾已经开始往房间里逸散时,那颗小火苗也笼罩了整座琉璃盏,尖利的叫声忽然响起,既像是从琉璃盏内发出的,又像是来自外界。梯子突然震动,还有来自身后的凌厉的风,沈青右脚一缩,手也顺势撑在墙上,承载着沈青左脚甚至是身体的梯子却突然被人推倒,沈青迅速以脚蹬墙缓解下落的趋势,白旭尧手一伸已经将沈青拉到了怀里,眸色沉沉的看向始作俑者——潘夫人。就在这一刻,琉璃盏跌出凹槽外,梯子也终于倒地,一阵钝响,伴随着潘家父子的惊呼,潘夫人的尖叫,以及姚远慢了一拍的阻拦声,只有兵荒马乱可以形容。

     许是受了桃花瘴的影响,潘夫人比起昨天更是癫狂,潘毅国和潘承晏拉着他也不过是降低她的速度罢了,潘夫人像是不认识人一般,抱着他的潘毅国就遭了殃,被潘夫人一口咬在了脖子上,潘毅国掰着她的脸,痛得抽气连连,嘴里嚷着,“疯婆娘,你醒醒!”姚远就在一旁,比着一些奇怪的手势,嘴唇快速的翻动,渐渐的,他手腕上的旧手表亮光大作,在上方投影出类似符咒的虚影,姚远低斥一声“去!”那道符咒就打到了潘夫人身上,潘夫人的动作一僵,不过是扭头的动作竟发出“咔咔——”声,一双已经没了眼白的眼睛像是两个黑洞死死的盯在姚远身上。

     见姚远对上潘夫人有招架之力,沈青便追着白旭尧的身影看向窗外,琉璃盏在潘家周围打了个转,不断往外闯又接连被挡回,也不知白旭尧什么时候布的结界将整个潘家都笼罩住了,白旭尧就站在庭院内,像是看戏一般悠闲,沈青收回视线。

     房内,潘家父子晕倒在地,姚远身上有几道爪痕,正在床边念咒,而潘夫人已经被姚远的压在了床上无法动弹,只是不知道从何处涌出的血液将她身下染成了一片猩红,沈青皱眉,上前握住潘夫人的手,运转体内的小青沿着手臂一丝丝的流入潘夫人体内。小青是木系能量,能够使伤口愈合,只是沈青修炼时间尚短,现在的木系异能刚到一级的瓶颈,也不知是否能救回潘夫人。

     小青发力的时候,小红也不安分,匀出一丝丝藏在小青的能量中进入了潘夫人体内,沈青这才发现小红的另一个用处,覆在眼前可见邪灵,在他人体内运转还能传给沈青这人体内是否有异,在小青修复潘夫人被桃花瘴侵蚀的身体时,小红那一丝丝能量已经团成了一颗球,就在潘夫人脑后。沈青伸出空着的那只手覆在潘夫人后脑勺,盘旋在她脑后的那一颗小球逐渐消散,同时沈青手里多了一颗米粒大小的粉黄相间小球,看起来是花粉和那粉雾凝聚而成的。沈青顺手将这小球收入空间,这期间也不过一分钟,姚远并未注意,只看到潘夫人的血已经止住了。

     而此刻,沈青脑海里出现了川乌嫌恶的娇斥声,“太恶心了!主人快来!”

     沈青奔至庭院时,那人工建造的小桥流水已经面目全非,小桥和人工渠道都塌陷了,从山间流下的水还潺潺不停的流入塌陷的渠道内,形成一个不小的湖,白旭尧正站在那个湖边,沈青走过去,正在召唤他的川乌就在这湖底或者说是这庭院地底下。

     “琉璃盏在这水底。”沈青站在白旭尧旁边,看向浑浊的水,还有几条死鱼飘在水面。

     “嗯。”白旭尧点点头。

     “你就站在这儿,什么也不做?”

     “我想你更愿意亲自抓到桃花瘴,毕竟有些秘密你还不想让我知道吧。”白旭尧扭动着手指,在他手中流动的是一团苍白色的小火苗。

     沈青沉默半晌,“你在不高兴。”

     白旭尧将指间的火苗一把握在手心,微微垂眸,笑得嚣张,“美人你瞧错了!发现秘密的过程就像是脱别人衣服,只会越来越兴奋,傻子才不高兴呢!”

     “傻子。”沈青总结道。

     “美人,你现在骂人都不拐弯了。”白旭尧揶揄道,顺手将手里的火苗丢到水里。

     “我骂的是人吗?”沈青微笑,也不再和白旭尧斗嘴,转而联系川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