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食
    因为厨房最多的就是土豆,所以沈青也不打算穷折腾,就用土豆做了个干锅土豆片,因为多了一个白旭尧,还特意做了大份,在网上买了两碗米饭,两人就在餐桌前坐定了。

     沈青把一碗饭放在白旭尧前面,却见白旭尧拿着筷子夹了一片土豆后,徘徊良久才迟疑着往嘴里送,沈青心里哼笑一声,这可是赤.裸裸挑战他这个自学成才的吃货的尊严!直接把那一锅麻辣鲜香的土豆片移到了自己面前,沈青头也不抬的说,“不好意思啊,饭菜寒酸了点,委屈您了,出门请早。”

     白旭尧在吃到那片土豆后就懵逼了,哪还注意得到沈青那点不高兴啊,只见他的眼神从迟疑转换到惊讶再到惊喜,那都是分分钟的事,筷子一动就要大快朵颐才发现那锅土豆片被人移了位,白旭尧咂吧咂吧嘴,似乎还在回味干锅土豆片的余味,手指一钩,把菜移回原位,顶着沈青逼人的目光,无辜的笑了笑,“美人厨艺这么好,谁会委屈啊?我就是有点惊讶没回过神而已……”说话的功夫一点也不耽搁白旭尧左右开弓的吃。

     这话倒是让沈青的不悦稍微淡了点,对白旭尧只吃菜不沾一点买来的米饭也没有多问,只埋头解决饭菜,实在是白旭尧那夹菜的速度太不要脸了。

     饭后,白旭尧主动承担了洗碗的事,沈青则是继续做那几个土豆小吃。

     笑脸土豆饼最为简单,土豆泥加玉米淀粉和适量盐合成面团,再擀成片状,作出笑脸的形状后放到油锅炸至金黄色即可,沈青做了几个后,在一旁看得跃跃欲试的白旭尧便主动承担了这项工作,沈青认真看了几眼白旭尧,见他不似作假就允了,“以后给你工钱。”

     “……”美人太过公事公办,态度疏离的样子让白旭尧有点手痒痒,“不用工钱,抵饭钱吧。”

     “可以。”说话的时候,沈青已经倒了一些盐和胡椒粉到土豆泥里搅拌,现在他在做的就是土豆流沙丸了,蒸好的咸蛋黄碾成沙再混合吉士粉、糖和奶粉,最后加融化的黄油搅拌均匀,这就是流沙馅料了,还需要放到冰箱中静置二十分钟。趁着这功夫,沈青开始做雪梨果,说是雪梨果,其实是土豆泥加入熟澄面、咸蛋黄,盐、糖和猪油揉成光滑的面团,再以豆沙做馅,捏成梨的形状下油锅炸。捏了十几个梨形出来后,冰箱中的流沙馅也凝固好了,沈青将馅包入土豆面皮中捏成了一个个小小的球形,沾了面粉和面包糠后放在一旁,同那一排小梨子几乎将案板挤满,这些都需要放到油锅里炸就能完成了。

     白旭尧眼见着沈青那双手跟魔术师一样,将一团团乱七八糟的泥啊面啊什么的做成可以让他入口的食物,心下蠢蠢欲动,他能直接抢吗?白旭尧那双眼睛都要直了,沈青怎么会没注意到,看在白旭尧一直在一旁帮他打下手,沈青十分大方的将炸好的雪梨果和土豆流沙丸各夹了一个放到盘子里再推到白旭尧面前,“吃吧。”至于笑脸土豆饼怎么不拿,别以为他没看见白旭尧偷吃了。

     金黄透亮的丸子和雪梨果只在盘子中间占了小小一角,看起来愈发袖珍可爱,不过分量嘛……这是施舍吗?绝壁是啊!白旭尧深深看了沈青一眼,然后十分没骨气的拿了起来,用手指夹起丸子后直接丢进嘴里,牙齿穿透酥脆的外层,浓郁的奶香瞬间袭击味蕾,滚烫的流沙顺着缺口流淌出来包裹住舌尖,白旭尧已经说不出话了,吞下去后又忙不迭的拿起雪梨果,同样是外酥内软,甜味和咸味的冲突被土豆中和得很好,满口生香,不过比起雪梨果,白旭尧倒是更喜欢土豆流沙丸。

     白旭尧吃的时候,沈青也在试味道,所以他是知道加热后流沙的温度的,即使是小口小口的边吃边吹气,他的舌尖也被烫的有点发麻,可见白旭尧一口吞却不受丝毫影响的样子,眸色深了些许,问道,“好吃吗?”

     “嗯嗯,美人再来几个吧!”白旭尧毫不客气,“最好是那个丸子,我喜欢!”

     “不烫吗?”沈青饶有兴趣的问白旭尧的试吃体验。

     “还好。”见沈青既没答应也没拒绝,白旭尧就当他默认了,又开始对流沙丸下手,就跟自个儿的东西似的,没见一点不好意思。

     “行了,”沈青继续手里揉面的动作,“你都吃光了,我今晚卖什么?”

     “我全包了!”

     “……滚。”

     即使是夏末,到了六点钟的时候,天色依旧很亮,倒是虚拟世界中,已经是夜色初挂,灯火明亮了,攒动的行人挤在一个又一个小吃摊上,许多人都是直接从游戏区过来觅食当作晚饭的。

     因为白旭尧后面的捣乱行径,沈青也没有再多准备现场炸制的东西,直接把准备好的甜点和小吃摆在了摊子上,顺道把捣乱的白旭尧给赶走了,白旭尧像是有事,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倒是临走时奇怪的叮嘱了一句,“你……小心点。”说着揉了一把沈青的脑袋就嚣张的笑着消失了。沈青随手理了理被揉乱的发,脸上也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那保持着客气微笑的嘴角僵了僵。

     沈青的摊子随意取了一个“吃货角落”的名儿,因为是个新摊,零零落落有几个尝新的吃客,倒是摊子周围渐渐的围了一群人,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那几样摆在外面的小吃,跟狼见了肉一样,但又像是害怕什么似的不敢尝试,不过这一圈围观的人倒是把想尝试的人给挡住了,隐约能听见几句国骂渐行渐远。

     沈青环视了一圈围观的人,发现有好几个长得有点……那什么的,比如正中间那个,穿着一身大红的衣服,过大的鼻子跟牛鼻子似的,在那站了那么久一直是单脚站立,另一只脚似乎是盘在脚上还是挂在腰上?残疾人?还有不远还有一个大个子,最大的应该是他的脑袋,一直用手托着,是太重了怕掉了?还有一个长得跟长颈鹿似的,他站在外圈,偏偏头都伸到最里面来了……其他的,沈青都不愿多看了,只是敏感的觉得四周的温度降了下来,可虚拟世界是恒温的,而且这圈人似乎将这里和整个虚拟世界分隔成了两个世界,沈青精神紧绷,全神戒备起来,他可时时记得这个世界有鬼,指不定鬼也与时俱进能上网玩游戏呢。【呵呵,还真猜对了】

     另一边,难得没有上线打游戏,安分的在书房处理公务的蒋秦,谁知一个人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蒋秦笔下动作飞快,头也不抬的责怪了一句,“阿傍,是天塌了还是地陷了?我跟你说的话都当耳边风了是吧?”

     阿傍牛眼睛瞪得老大,凶神恶煞的脸被蒋秦说得一红,硬生生的变成了受欺负的老实汉纸,“秦老大,属下错了成吗?可那群崽子都快失控了,属下才……”

     蒋秦的动作顿了顿,这才抬起头不耐烦的哼了一句,“又怎么了?不安分的都给我下放到十八域去不就成了,在不成,让白旭尧那小子把他们给揍老实了。”

     阿傍嘟嘟囔囔的说,“白老大不知道去哪了,因为虚拟世界出现了带有魂力的食物,引得去那的鬼越来越多,所以……”

     “什么?”蒋秦眼睛一瞪,“带魂力的食物!你不早说!”说着人就消失了。

     阿傍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房间,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属下忘了说这事似乎和白老大有关了。”

     蒋秦直接出现在虚拟世界的地方自然是游戏区,一上来就察觉出魂力源,根本就不需要再去问阿傍地方在哪,再次消失,出现在人堆外,为什么是人堆而不是小吃摊呢?因为小吃摊完全被淹没了,更糟糕的是这里的鬼聚集在一起,阴气过盛竟生成了结界,正常的人类就像是没看到这里的混乱,睁眼瞎的从那一处绕过去了,若是鬼持续增加,虚拟世界的服务器都得弄崩溃,偏生这虚拟世界的服务器和活人的精力生魂息息相关,到时候一乱,倒是便宜恶鬼了,更重要的是带魂力食物在哪啊?都挡住了,他看个鬼啊!更不用说吃了!这群不省心的……

     蒋秦的邪火腾一下就冒起来了,两只眼睛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幽蓝色,身上的便服也换成了血红色的长袍,骤升的魂力使他整个人都若隐若现起来,无风却腾空而起,那纤长的手缓缓抬起,幽冥之火从指尖溢出,阴冷寒气四散,周身的空间似乎都扭曲了……

     “老蒋,住手!”忽然出现在耳畔的声音让蒋秦停住了动作,此时他才察觉到白旭尧的气息,正是在那人堆之中,想必是先前白旭尧那混小子完全掩住了自己的气息才没让他发觉,也难怪这些小鬼胆敢围上去,这些年白旭尧脱了混世魔王的皮,安生下来,倒是让一些新鬼胆子大了些。

     不过你说你安生就安生吧?现在闹什么幺蛾子?呵!还抓人手……被甩了吧!等等,活人!这混蛋还想为祸人间了!

     蒋秦从人群中穿过,直奔白旭尧而去。

     因为不知道围在这的是人是鬼,沈青嘴上尽量客气的招呼着,“这里有成品试吃,各位要尝尝吗?”暗里已经将精神力凝成丝呈网状向四周探去,谁知穿过人群后竟遇到了屏障,是结界?在末世时,他听说过异能最强的几个人已经可以用异能设置结界,制造绝对领域,没想到在末世没看见,现在倒是遇见了山寨货。

     若是不想惹事,沈青直接下线即可,所以尽管途中查探出几种未知的能量,沈青也没多做纠缠,而是不动神色的将精神力收回,脑袋却突然一阵刺痛,是有人攻击还是精神压迫?与此同时围着的一群人突然躁动起来,有些竟直接倒在了地上,痛苦的翻滚着。压迫感越来越重,沈青胸腔中气血翻涌,几乎直不起腰来,也许是察觉出主人的危险,沈青脖子上慢慢浮现出川乌花朵的轮廓,随着微弱的红光,那道印记越来越明显,同时蛰伏在沈青体内的两股力量也躁动起来,争相在经脉中蹿动。沈青捂着发热的脖子,与川乌的联系越来越强,就在川乌要挣脱出来时,忽然一个人贴了上来,不由分说的拉住了沈青捂住脖子的手,奇怪的是就在那只手攥住他的手腕时,沈青手掌下那微弱的红光突然湮灭,与川乌的联系也消失了。

     沈青第一时间侧身甩开那只手,摆脱来人气息的笼罩,皱着眉看过去,是白旭尧。

     白旭尧看着沈青那双冷清的眸子下毫不掩饰的怀疑,在心里问候几句老蒋,现在对着美人耸肩做无辜状似乎来不及了……啧,玩脱了,还把美人惹急了怎么办?挺急的,在线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