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第76食
    新功能试试手,没看到正章的小仙女不要急,几个小时后就好咯~

     除了宴会厅的饭局,潘承晏还安排了饭后的娱乐,唱歌打牌拼酒什么的,时间晚了可以直接去客房部休息,一条龙服务。所以饭后沈青提出离开时,在校草和班长有意无意的引导下,所有同学都让沈青留下来,别那么扫兴。

     见校草绝不放人的架势,沈青也不恼,点点头算是答应了,唱歌期间罚了几杯酒后提前去了潘承晏安排的客房。

     沈青这间房在酒店的倒数第二楼,还是总统套房,进门前沈青就看了看布局,这层楼的客房绝不超过三间,而且他的走廊是弯曲弧形的,所以如果不是刻意,绝不会碰见其他客人,想来是潘承彦刚才刻意安排的。

     “出来吧,什么时候来的?”沈青坐在阳台前的大沙发上,整个人几乎都陷进了柔软的沙发垫里,即使是说话都没睁开眼,像是自言自语,尤其是他的房间里并没有别人。

     不知是过了几分钟还是良久,带着些酒后的微醺,沈青感觉自己已经半梦半醒的时候,沙发突然因为重力凹陷下去,随后遮挡在上方的沙发垫被移开,夜风带着某只鬼的气息袭来,沈青半睁着眼看着离他不过一个拳头远的脸,遮挡了大部分的光线,陷入阴影后的这张脸,五官越发深刻而锐利,即使嘴角那以抹似有似无的痞笑也弱化不了多少,倒是那双眼睛,似乎是有那么点桃花眼的轮廓?沈青伸出一根手指戳到白旭尧眼睛上,恶劣的笑了下,“哟,还是只风流鬼呢。”一句调侃的话在沈青放慢而没有声调起伏的语气下愣像是已经公认的事实。

     “什么鬼玩意儿……”白旭尧抓着沈青的手移开来没有放手,反而心痒痒的摸了几把,攥在手里把玩起来,软软的手指只有一层薄薄的指甲,戳在他掌心像是在挠痒痒,白旭尧笑了声,视线从沈青雾蒙蒙的眼睛移开,又凑近沈青微张的唇闻了下,有淡淡的酒香,“嘿,美人喝醉了!知道我是谁不?叫声哥哥来听听!”说着还流氓似的向沈青带了些酡红的脸吹了口气。

     沈青眼睛受了风,有些难受的闭上眼,再睁开眼时,近在咫尺的依旧是白旭尧的脸,呼吸了几口从阳台吹来的冷风,沈青的头依旧有些不清醒,即使知道这种情况很危险,奈何这具身体似乎很少沾酒,这会还清醒不过来,甚至越来越模糊了,沈青动了动手指,随即被握紧,冰凉而干燥,这种感觉对酒后产生高温的人来说很舒服,沈青也就不挣脱了,耳朵里还有白旭尧跟复读机似的声音,诱导着他叫哥哥,沈青不耐烦的蹙眉,什么玩意儿……

     “你们鬼打炮吗?感觉你挺荡的,是欲求不满了?”沈青面无表情的打断了白旭尧的话,“唔,要不我介绍几个好地方给你。”沈青歪着头还真像是在认真思考那回事,而且光听这流利有逻辑的话,任谁也不相信说话的人已经醉了,然后这么的……肆无忌惮。

     打炮?荡?!!卧槽!特码的居然有人说他荡还欲求不满!白旭尧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说完话后再次闭目养神的沈青,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伸出手来一把捏住沈青的两颊,捏得沈青脸颊深深凹陷下去,一片深红从指下沁开。沈青睁开眼,浅色的眸依旧淡定而冷清【——只是眼神聚焦不准ORZ】白旭尧半虚着眼,盯着沈青的目光似乎想一口咬死他,像是只蓄势待发的豹子,“老子就对你欲求不满了!怎么着?今儿想成全哥哥!”

     当疼痛传到神经末梢,这脆弱的身体自然的泛起了生理性泪水,沈青两只眼睛变得湿漉漉的,当他皱着眉眨巴了两下眼睛,极其无辜的问道,“你哪位?”

     “你……”

     白旭尧,卒。

     阳台的门一直大开着,白旭尧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下,不然要被某只醉猫给气死。单人沙发虽大,但坐了两个大男人仍旧有点拥挤,尤其其中一个还是以半躺的姿势。白旭尧又看了眼薄毯包裹下安安静静睡着的沈青,仍旧是憋不下心中那口气啊,可那白净的小脸上已经多了一道显眼的手指印,看起来可怜兮兮的,脑海里再次闪过沈青两只湿漉漉眼睛看着他的画面,白旭尧撇嘴,真是白吹这么久冷风了!

     “你怎么还在这儿?”沈青揉捏着有些僵硬的脖子和肩膀,坐了起来靠在沙发靠垫上,他还以为白旭尧因为察觉到那粉雾了,过来这晃荡一圈,所以那会他刚进房间时,白旭尧没有特意出现就离开了。

     “你说我为什么在这!”白旭尧咬牙切齿的看着沈青。

     “因为那粉雾?那你应该去调查潘承晏啊,找我干嘛?”沈青说话时已经停止了揉捏的动作,这才注意到两人肩臂紧靠的距离,几乎是习惯的站了起来,在房内走了几步。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白旭尧有点不相信,沈青并没有喝多少酒。

     “需要记得什么吗?”沈青头也不回,注意到时间不过是凌晨四点,他是十一点回的房间,所以他大概睡了五个小时,若是白旭尧这么久都没离开过的话……沈青转身随口问了白旭尧一句,“你在这守了我五个小时?”

     白旭尧闻言愣了愣,他不过是看几眼沈青,再想了点事,然后再看几眼沈青,这就五个小时了?这么快……

     沈青坐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给自己倒了一杯凉水,小口的喝着解渴,瞥了一眼有些走神的白旭尧,“你是真的有病吧?要不要我烧个精神科医生给你试试,或许还能治疗呢。”

     白旭尧觉得自己对沈青果然太善良了,他怎么就没趁着美人醉酒弄死他呢!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克制着自己辣手摧草的冲动,白旭尧询问起沈青口中的粉雾来。

     原来白旭尧不是为了粉雾过来的,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沈青也没多想,解释道,“就很大一团浓雾,粉色的,粘稠,会一丝一缕的弥漫开,中心在潘承晏身上,就是校草,他面色苍白透着灰败,眼角眉梢却透着诡异的绯红,气息紊乱,而且身体已经被雾气侵蚀,想必这雾存在的时间不短了。”沈青注意着白旭尧沉思的神色,试探道,“会是桃花瘴吗?”

     白旭尧挑眉,“你知道的太多了,美人。”

     “什么意思?”

     “呵,”白旭尧神色莫测的笑道,“桃花瘴,远看七彩斑斓,如平地涌起一片粉色云霞,如梦如幻,迷人心智,蚀其身体,困三魂七魄,不得轮回。重点是除了受害人,一般人是看不见,可你身上并无桃花瘴的痕迹。”

     沈青一口饮尽杯子里剩下的水,才不紧不慢的回了白旭尧一句,“我要是一般人,你们这些鬼还窝在地下吃土呢。”

     尼玛!美人的嘴炮技能越来越毒是什么发展?清冷客气,即使被吃豆腐也默默退让,怂恿他得寸进尺的美人似乎还在昨天,人物属性是崩了吧……

     这分明是从忽视到反击的世界性进步!

     白旭尧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擅长斗嘴,只适合揍鬼,所以很是大度的决定不跟美人计较,毕竟这是美人的特权,于是默默的转移话题,“你要管那个什么校草的事?”

     “我管得了吗?我又不会捉鬼,这是你的事。”

     “笑话!”白旭尧嗤笑一声,起身踱步到沈青旁边,一只手搭在吧台上,从侧面看倒像是把沈青圈在了怀里,“那么多鬼我管得过来吗?不过我可以教你捉鬼,想学吗?”

     沈青斜睨了白旭尧一眼,见他脸上虽带着笑,看起来不过是在开玩笑,眼神却是很认真的看着他,“你教我?什么代价?”

     “哎!说这些多伤感情啊……”白旭尧手一动就搭在了沈青肩上,和沈青变成了肩并肩的姿势,“美人,咱以后做能吃的荤菜行不?”

     “成交。”说着话时,沈青打了个呵欠,又有些困了,白旭尧得寸进尺的伸出另一只手放在沈青脑后就要把他拥到自己怀里来,沈青默默的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毫不客气的呼到白旭尧身上,“你够了啊。”

     “两个大男人,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怀抱可是天然空调,你还不要!”

     “你是男人吗?呵呵。”沈青嫌弃的远离白旭尧这厚脸皮的货,见白旭尧气得要扑上来,沈青忙举起双手表示玩笑,避免白旭尧再耍无赖,沈青继续问道,“这桃花瘴和恶鬼有关吗?”

     “哥哥让着你,不跟你一般见识。”白旭尧跃上吧台侧坐着,慢悠悠的解释道,“桃花瘴和恶鬼属于相辅相成吧,恶鬼躲在桃花瘴中可以迷惑鬼差,保护自己不被捉住,而恶鬼结合桃花瘴的能力害了人后只吸食魂力,把尸体留在桃花瘴中,以血肉滋养桃花瘴。现在,桃花瘴已经很难形成了,能够害人的桃花瘴无非是凭借某种灵器残留下来,它本身会受灵器的压制,不足以害人,只能靠着恶鬼吃两口肉,所以合作的相当愉快。”

     “那好,事成后,我要桃花瘴。”白旭尧会对沈青说这么多显然是不打算让沈青置身事外,所以沈青也不带犹豫的开了口。

     “看我心情。”白旭尧脸上写满了——美人求我啊~

     “吃什么也看我心情。”沈青一点不受白旭尧影响,心情颇好的走进卧室。

     看着沈青的背影,白旭尧牙痒痒的。

     白旭尧在吃到那片土豆后就懵逼了,哪还注意得到沈青那点不高兴啊,只见他的眼神从迟疑转换到惊讶再到惊喜,那都是分分钟的事,筷子一动就要大快朵颐才发现那锅土豆片被人移了位,白旭尧咂吧咂吧嘴,似乎还在回味干锅土豆片的余味,手指一钩,把菜移回原位,顶着沈青逼人的目光,无辜的笑了笑,“美人厨艺这么好,谁会委屈啊?我就是有点惊讶没回过神而已……”说话的功夫一点也不耽搁白旭尧左右开弓的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