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食
    白旭尧一怔,还没来得及高兴呢就是迎头一盆冷水,那是从头淋到脚!

     察觉到沈青推开他的动作,白旭尧猛地将沈青抱紧,瞪着眼睛看他,牙痒痒的,可是对上沈青云淡风轻的眼神,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发生过,或者就那么算了的意思,白旭尧一时间真不知道该拿沈青怎么办才好。不高兴的哼哼了两声,白旭尧忽然就咬上了沈青的下嘴唇,不轻不重的磨了几下,沈青却依旧是睁着眼睛,任他动作的淡定模样,只是被咬痛了才会蹙眉,抿一下唇,却又像是含吮着白旭尧的唇瓣,白旭尧莫名觉得被安抚了,胸口浮着的那点子闷气早就消失无踪。

     白旭尧挫败的将沈青按进怀里,“你在逗我呢吧!反正盖了章你就是我的了,谁敢打你主意,我弄死他们……”

     沈青转了转头,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在白旭尧肩头,没有回话,安静的看着远方,神色恬淡而安然,半晌才在白旭尧腰际戳了下,“我饿了。”

     白旭尧在沈青耳廓吻了下,“我也饿了。”

     “……”

     跟二货在一起,智商真的会拉低的。

     作为地府进口食品的最大且唯一供销商,沈青也不指望从别人那儿弄到吃的了,算算时间,空间里的咸鸭蛋和皮蛋也不知道好了没?

     “带我去个安静的地方吧。”

     白旭尧领着沈青到员工宿舍申请了一个最大的房间,那宿舍管理员虽然没见过沈青,但也听说了小道消息,所以二话不说的拿出一个小木牌,当着白旭尧他们的面摆弄了几下,才十分殷勤的双手呈上,“这个房间已经加上临时厨房了,请不要嫌弃!”

     “嘿!小子挺懂事儿啊!回头给你加薪升职!”白旭尧冲管理员眨了下眼睛。

     管理员惊悚的打了个颤,避开白旭尧的视线,低着头说,“能让我先占个位买吃食吗?这么久我就摇上过一次号,所以……”

     “没问题,等会通知你啊!”白旭尧尽量保持自己和煦如春风的笑脸,但管理员依旧吓得够呛,以往凶神恶煞的过来拆房子打架,现在白旭尧一笑,他瘆得慌。

     白旭尧心口一堵,刚说这管理员上道,怎么转眼就这智商!演戏都不会!要是让美人知道他的凶名还有干的那些事儿,嫌弃他怎么办?没办法,白旭尧只有急急揽着美人,在木牌上输入魂力后,转眼就消失在原地了。

     不过是眼前一黑,等沈青再睁开眼睛时,眼前的场景已经转换成普通的住房,水晶吊灯照得整个空间很是明亮,装修是华丽而低调的简欧风格,空调彩电等电器一应俱全,全是市面上最新款的,就连临时厨房都比出租屋里的大了不少,正对门的位置是一面大大的落地窗,还带了榻榻米,上面放了几个抱枕,窗外是一望无际的黑暗,隐隐有些许微弱的荧光。

     “你们地府还真是与时俱进啊。”沈青四处看了看,卧室书房就不说了,还有健身房和小阁楼,摇着头感叹着地府公务员的*,沈青坐到沙发上,那软得,刚一落座就整个人都能陷下去,包裹在其中,别提多舒服了,眯着眼蹦了几下,沈青这啧啧出声,“要不我就待这不走了。”

     “你就是这两天新鲜。”白旭尧走过去,俯身撑在沈青上方,“不是饿了吗?要不要我帮你?”

     “你挡光了。”沈青无情的将白旭尧推开,往厨房走去,进去后又伸出脑袋来,“你……想吃什么?算了,我做什么你吃什么,你还能嫌弃不成。”自言自语的,沈青神色间有些懊恼,转眼就投身于厨房大业。

     “你做的我都喜欢吃。”白旭尧坐在沙发上,低声回答着,凝神望着沈青在厨房忙碌的身影,看他如今毫不避讳的从空间拿出各种食材,白旭尧黑眸沉沉,恍如望不到尽头的深渊。

     如沈青之前的猜测,将咸鸭蛋和皮蛋放入土里,时间流速和空间中的动植物感受的一样,并不会停滞不前,而那几台酿酒机的时间就停留在刚放进空间的那一刻。

     沈青发现这厨房里还有烤箱时,眼睛一亮,手上麻利的处理了一只鸡和一条鱼,准备做蜜汁烤鸡和香辣烤鱼,烤鸡烤鱼里在加上些土豆片黄瓜条什么的就行了,他只需做点酱料,炒点配料之类的即可。咸鸭蛋拿出来都懒得煮了,一门心思弄这烤箱。

     不过是配料的炒制已经引得白旭尧走到厨房里来,他也不打扰沈青,就在一边专心的看着沈青,时不时咽下口水,等香辣烤鱼从烤箱里端出来时,白旭尧眼睛都直了。

     一个矩形的盘子上铺了一层锡纸,一条鱼切开平铺在上面,将整个锡纸都占满了,整齐的切口上可以看见微微翘起的鱼皮,微焦,金黄色,鱼皮下的鱼肉已经被调料汁水浸透,嫩得能掐出水来,各种配菜铺在四周,表面还有一把香菜,浓郁的烤鱼的焦香随着热气扑鼻而来,弥漫在整个空间。烤鸡也很快出炉了,整个烤鸡都是金黄的色泽,蜂蜜的淡淡甜香经过高温渗入到鸡肉中,肉质也更加细嫩,上面还洒了一些黑胡椒粒,使得味道的层次更加丰富。

     不过是两盘菜,就将餐桌占了大半,沈青和白旭尧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闻着这浓郁的香气,沈青突然有些忧虑,“不会有鬼嗅到味儿,把这屋都给围了吧?”

     “应该……不会,我设了结界的。”白旭尧摩拳擦掌,磨刀霍霍向烤鸡,“别管那些,吃了再说。”

     “嗯。”沈青重重点头,一边吃着烤鱼,一边看着白旭尧将那只烤鸡大卸八块。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员工宿舍4399房,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鉴于从房中传出的食物香气已严重扰乱了地府的秩序,现地府办公室要求立即将罪魁祸首上缴,否则严惩不贷!”——来自地府办公室广播。

     “操!”白旭尧把餐刀甩在桌子上,拿起鸡腿塞进嘴里,含糊的说道,“他们这是假公济私!美人你安心吃,我挡着看他们能怎样!”

     “嗯,你淡定点,油溅到我脸上了。”沈青头也不抬的继续奋战,十分淡定,至于外面不停重复的通知,就当没听见了,出了事有白旭尧扛着,他就是煮菜的,应该没有鬼会为难他。

     虽说两人都不怎么把那通知当回事,但不知不觉也加快了进食的速度,等外面的通知已经变成了进攻的警告时,沈青放下筷子,慢悠悠的将嘴角擦干净,打了个呵欠,对白旭尧说了声,“我先去睡了,你保重。”话落,就头也不回的进了房。房门在白旭尧的视线下砰的一声关得严严实实,此时白旭尧嘴里还叼了一片土豆,那结界就无声无息的被打破了,房里齐刷刷了多了几道身影,眼神炙热,如芒刺在背,弄得白旭尧差点被土豆片噎到。

     “私闯民宅啊各位!”白旭尧靠在椅背上擦嘴,视线粗粗扫过眼前一排,这才得瑟的笑着说道,“不好意思,你们来晚了。”

     蒋秦率先在餐桌前坐下,不死心的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香味,“小混蛋背着我们吃独食!”

     “我和美人一起吃的,怎么能叫独食呢?”白旭尧坐直,手在桌子上敲了敲,“外面真被围了?太夸张了,他们找打吧!”

     一同前来的几殿阎罗悉数坐下,宋余说道,“可不是嘛,你们这是在勾引他们犯罪啊!小白你就长点心吧,现在沈青在地府,你还能什么都不顾的去兴风作浪,到时候害了沈青我们可帮不了你,不过你要是帮我们把伙食给包了,我们自然就是一伙的,是不是这个理?”

     白旭尧嗤笑一声,“我还不信你们能眼睁睁的看着美人受伤,那你们可什么吃的都捞不上了。”

     阎包子最看不惯白旭尧这不可一世的嚣张态度,反驳道,“我们可不是一心只重口腹之欲的鬼!”

     “咳咳……”围坐在餐桌前的众鬼十分不配合的干咳着。

     阎包子恨铁不成钢的看他们一眼,接着道,“除了你,你觉得谁能时时在旁边看着他?更不用说现在人间也不平静,我们的事儿多着呢。”

     “什么意思?”白旭尧收起了散漫的姿态,神色凝重起来,“人间能有多不平静?不过是恶鬼作恶罢了,难道还有其它?”

     蒋秦看了宋余一眼,头疼的揉了揉眉心,“前两天我不是去找宋余了吗?发现除了云娘惹出来的那些事,在各地隐匿的恶鬼最近都活跃起来,我粗粗看了看四处的生机和怨气,却惊觉从各地逸散而出的死气,渐渐有包围生机的趋势,这可不仅仅是恶鬼能造成的,还和这个世界的气运命数有关,我们都不能插手,只能提前做好防护,让地府不至于被挤破了。”

     白旭尧垂眸深思,久久不言,等抬头时又恢复了一贯的漫不经心,“别盯着我了,要是馋了就自己去厨房,那里还有一袋咸鸭蛋,自己拿回去煮吧,那可是我家美人准备推出的副食产品,便宜你们了。”

     众鬼默契的将刚才的话题揭过,也不客气,拿了东西就走了,顺道把傻傻围在外面的鬼给解散了。

     白旭尧捏着桌角,恍了一会神,才起身往房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