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食
    随着云娘的娓娓道来,蒋秦觉得自己的膝盖已经中了无数箭,而每当从云娘口中吐出“鱼蛋”一词时,宋余看过来的目光让蒋秦更是坐立难安,他就想不通了,他到底错哪儿了?宋余知道自己陪他去尘世中历练,不是应该别别扭扭的拉着他的手说点推心置腹的感激之言的吗?

     云娘已经开始讲述起那些年杀过的人来,顶着殿内是不是扫过来的诡异目光,蒋秦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挥手打断了云娘的回忆,“我并不知那红豆汤的意思,那玉佩是别人赠予我的,不慎落在了你的店内,想来我也从不曾说过对你有意的话,这皆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且不说你杀那害你之人可以算是有理可循,但这一千多年,因你之故,无缘投胎轮回之人何止千百,再大的怨气也不能成为你伤及无辜的理由。”

     蒋秦这番话不可谓不绝情,将云娘曾以为的一切美好都打破,云娘呆怔的望着高高在上的蒋秦,惨白的脸色越显得灰败,“我……一厢情愿……”云娘手上尖利的指甲刮在地板上,无声却莫名刺耳,外翻的指甲透着黑气,她不可置信的环视这威严无垠的大殿,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好像都带着怜悯和嘲笑,恍如无数根刺扎在她早已经腐烂的心脏上,生生的疼出泪来,她是流不出眼泪,只有一串串血珠从眼眶滴落。云娘摊开手掌接住那一滴滴血泪,脸上的表情似笑似哭,“蒋公子你说你是捉鬼师,我做了那么多恶,为何你不来捉我?一千多年啊,你一次都不曾出现过,我都要忘记你的模样了……”

     又是一箭直插蒋秦膝盖,蒋秦嘴角抽抽,哔了狗了!害人的原因竟是为了引他出现,该说这云娘是偏执还是蠢?要不是那玉佩的庇护,地府早就将她抓回听候发落了。蒋秦可不会觉得这云娘对他有多痴情,从她开始杀人起,云娘只不过是是众多恶鬼之一罢了。“押下去,一殿一殿的审,务必将她害过的性命逐一查清,我看这十八层地域都不够你轮的。”

     “呵……”云娘低着头笑起来,声音嘶哑而凄厉,她身上冒出的黑气也越来越盛,阴兵一时间都无法靠近,等她再抬眸时,双眼已成血红,不过此时她看去的方向不是蒋秦,而是宋余,“你就是鱼蛋吧,蒋公子可真在乎你啊……”那恍如实质的黑气将捆绑在她身上的锁链都腐蚀了,落在地上,在一阵惊讶声中,云娘也化作黑气的一部分,向宋余扑去。

     蒋秦大怒,起身就要将云娘打个魂飞魄散,宋余却好像料准了蒋秦的反应,第一时间阻止了蒋秦的动作,同时将手上的幽冥之火挥向云娘。幽蓝色的火焰,安静无声的将那团黑气整个包裹起来,与其说那是火,更像是氤氲了极寒之气的幽泉,一点点的将那黑气扑灭,直至云娘再次出现在视野中,没了黑气的保护,云娘被静静燃烧的火焰困在其中,她死死的咬着唇,盯着宋余,虚弱的魂体止不住的痉挛。

     宋余手一招,那包围圈瞬间缩小,悬空漂浮在手心上,像是一个透明的玩具球,云娘就是被困在其中的装饰娃娃。宋余戳了戳幽蓝的火球,意有所指的说道,“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小看我呢?我长得很弱吗?”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宋余恶劣十足的对云娘微微一笑,“忘了告诉你,我也是阎罗,第三殿宋帝王余,下一个审你的就是我,你可以慢慢说,另外,那个玉佩,是我送给蒋秦的。”

     蒋秦听了宋余这番话,心头微喜,宋余竟是知道吃醋了,好极!

     “喔~~”殿内一片嘘声,阎包子更是严肃的总结了一句,“原来,千年前你们就有私情了。”

     “谁跟他有私情!”宋余当即反驳,将已经被气得没有意识的云娘甩给阴兵,余光都没扫蒋秦一眼,就甩袖匆匆离去。蒋秦笑眯眯的整理了下衣襟,也不介意他们打趣的眼神了,“私事不可外传,懂?”说罢也懒得管这一群无聊透了的货,不急不缓的走出殿外,一转弯就步履匆匆的去寻宋余了。

     看了热闹,又赢了赌注的白旭尧和崔钰都很愉快,又能逍遥几年,不管地府的公务,至于沈青却是突然想到豆包的事,“现在豆包应该不受云娘影响了吧?”

     崔钰垂下眼帘,嘴角挂上一如既往的浅笑,“应该没问题了,只是这次吃撑了,又得沉睡上几日,保持魂体状态恰好可以待在地府。”

     现在所有事都解决了,白旭尧兴致勃勃的拉着沈青去参观地府,崔钰自然是去捣鼓自己的事,不打扰这两位培养感情。因崔钰的住处离阎罗殿较近,所以豆包是放在他这里的,此时的豆包又多了两只耳朵和一条毛绒绒的尾巴,将他小小的身子盖的严严实实,就露出个脑袋来,鼻尖时不时颤动几下,睡得很熟。

     崔钰摸了摸豆包的耳朵,那支尖尖竖起的耳朵颤了几下,躲开外界的触碰,喉咙里还反射性的发出呜呜的警告声,惹得崔钰的眼里染上几分笑意,“又多了项不确定因素,真是麻烦啊……”

     ……

     阎罗殿在酆都城中心,呈环形分列排布,酆都城门口在第一殿和第十殿之间,而出口则是在第五殿和第六殿之间,以两道城门为界,酆都城外围地区可分为两部分,一侧是鬼界堡,就是在地府落户,排队等着投胎的鬼魂休息的地方,鬼界堡以修罗场为首,里面住的都是地府武力排行榜前列的鬼魂,另一侧就丰富得多了,包含了供养阁、天地银行、网络游戏区域、员工宿舍等建筑群。供养阁就相当于连通地府和人间的邮局,阳间亲人烧的东西都是通过供养阁发到众鬼手上的,而在地府设的几个吃食分卖点就在网络区域,以后沈青要开私房菜馆也只能开在这些地方。

     沈青来地府之前把自己放在出租屋的几个酿酒机和做菜做饭的那些工具全都收到了空间里,就怕出个什么意外,那几个鬼徒弟也是通通放假。至于沈青一个人怎么能待在地府的问题,唔,他现在也是魂体,本来就不是原装货,所以身体和灵魂分离时意外的容易,白旭尧都惊讶了许久。本来白旭尧是要设个结界把沈青藏起来的,不过沈青有空间,空间是绑定在灵魂上的,所以对于空间的使用并没有妨碍,把身体往空间一甩,一切搞定。只是沈青的灵魂属于生魂,自然不能在阴间多待,顶多一月,但也足够在地府玩上一趟了。

     “你住哪儿?”沈青一路看着地府的景色,除了光线不足,没有花草车辆之类的,也并无太大不同之处。

     “我?”白旭尧蹙眉想了会儿,“我好像没有特定的住所,鬼界堡和员工宿舍两边晃,有时在阎罗殿待,有时去野外待上一段时间。”

     想到白旭尧在地府担任的工作,沈青会意,“保安打手什么的,是该四处晃晃。”

     “诶!我听你这话……是在损我吧。”白旭尧两步上前,和沈青并肩,侧目看着沈青的侧脸,白旭尧心头一热,腆着脸握住沈青的手,“美人,那天晚上的事……你可要对我负责的!”

     沈青脚步一顿,他好不容易将这件事忽略了,这白旭尧又提,无奈的递去一眼,“我真不记得了。”

     白旭尧沉吟片刻,二话不说的将沈青带到角落处,倾身将沈青困在自己的臂弯,贴近沈青,亲昵的蹭了蹭沈青的鼻尖,“这样……讨厌吗?”白旭尧尾音渐低,略带些暗哑,一股脑的钻进沈青耳朵里,恍如一层薄纱划过皮肤时带来的感觉,有点痒又诱惑十足。

     面前是白旭尧放大的脸,漂亮的眉眼带着侵略性,那一双黑眸含了些笑意,深潭漾起的微澜不外如是,对上他的视线时,便会有种专注深情的错觉。鼻尖萦绕的气息也在提醒着沈青这个男人的存在,他们的距离如此之近,呼吸交融。沈青眨了眨眼睛,睫毛好似与之相碰,眼睑不自在的颤了颤,想要偏头避开白旭尧的视线。白旭尧却不容拒绝的抚上沈青的脸,迫使他面对自己,再次靠近,两人的唇一触即离,偏又保持了暧昧的距离,只要一说话就会再次黏连在一起,白旭尧却是明知故犯,“这样呢?讨厌吗?”所有的话好像都含在了舌尖,辗转几次才吐出,不可避免的,软软的触感,像是羽毛划过唇瓣,一次又一次。

     同样没有温度的唇,恍惚中却好像染上了彼此的热度。

     “不讨厌……”沈青回以浅浅一吻,眉眼间也带了些迷离的笑意,随之唇瓣轻启,贴着白旭尧低语,“可是,我也没说喜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