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食
    也不知怎的,自蒋秦进店后,竟再也无一人光顾,店里的人排了号后也不像以往的留在店里坐着等,就为了多闻一会儿从厨房传来的香味,现在还不到八点,店里就只有蒋秦这一位顾客了。

     蒋秦负手在这古意雅致的店里走了一圈打发时间,然后在一幅字画前驻足,他微眯着眼,视线扫过画中烟雨朦胧中在湖畔颔首弄发的女子,眉心微蹙,看起来认真而沉稳。更不用说,蒋秦这样貌本就生的是丰神俊朗,高大挺拔,三十左右的年纪,经历过岁月的洗礼也不失朝气,正是男人最为迷人的一个时间点。然而我们迷人的蒋秦视线早就不知道穿过这幅画飘到了哪里,经过几千年的时间,他对这些舞文弄墨的东西早就烦不胜烦了,心里还在嫌弃这家店的老板动作真是太慢了!

     再次坐回到桌子前,鼻尖萦绕的香味更足了,蒋秦喉结滑动了下,脚尖已经指向了厨房的方向,突然,蒋秦脸上多了一抹浅笑,一闪而过,然后故意带上些许无奈和烦躁的表情看向门口。

     未曾听见脚步声传来,隙开的门缝却突然冒出一个脑袋来,好奇的往里面打量,蒋秦揉了揉眉心,掩饰眼睛里快要溢出的笑意,他咳了一声,沉下语气,“谁让你过来的?”

     沉下语气说话的蒋秦,再配上他严肃的脸,那股子威严一瞬间就迸发出来,不说小鬼一类,即使是其它几殿的阎罗也会收敛几分,唯独第三殿,宋帝王余,也就是宋余,也不知时不时神经太发达了,从来感受不到蒋秦所谓的威严气势。还有一个原因是宋余最怕的是沙华,在他眼里,蒋秦装得再凶,跟沙华一个笑比起来,直接被秒成渣。

     宋余好像没听见蒋秦的话一样,推开大门,一边细细打量这间汤菜馆,一边走到蒋秦邻坐坐下,“真能闻到味儿诶!好你个为老不尊的!居然来吃独食,你就不能先告诉我一声,我也可以帮阎包子、老黄带点回去啊。”

     这人毫不害怕自己的威势,蒋秦就懒得装了,笑容慈祥的在宋余头上轻拍了两下,“鱼蛋总能找到我,我就懒得说了呗。”

     宋余听蒋秦一喊他鱼蛋,顿时就炸毛了,这是他的黑历史好吗!他抓住蒋秦的手就要往嘴里送,“你再提这两个字,我咬死你信不信!一千多年了,你就不能把它忘了吗?大哥……”说着说着,宋余自己都软了,抱着蒋秦一条手臂,苦着脸做嚎啕大哭状。

     “啧,还是这么活泼!”蒋秦捏了捏宋余的脸,“你担心什么?我又不会给他们说。”

     宋余的哭脸僵住了,嫌弃的一把甩来蒋秦,转眼看起了桌上放着的餐单,“你点了什么?”

     “就店主推荐的那些,要和我一起吃吗?”蒋秦两手交握,大拇指无意识的摩挲着虎口处,那是和宋余交握的地方。

     宋余本要一口答应,忽然想到了什么,斜睨了蒋秦一眼,“我说你是不是傻!这是虚拟世界,你要当着别人的面吃数据吗?”

     ……蒋秦第一次被宋余噎得回不了嘴,所以他一直在这等到底是为什么?吃货的逻辑请不要深究。

     转角处云娘两手端着汤,指骨被她捏得发白,她看着手里的汤水,眼神复杂难辨。再次出现在蒋秦面前,云娘已经恢复了温婉的模样,笑得大方得体,“让您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各种汤菜药膳已经打包好,您付款时会自动定位与帐户相连的传送机,等您下线就能接收到了。”

     “嗯,多少钱?”这蒋秦在虚拟世界买吃食还是头一回(沈青那不算,他就没给过钱),自然也没有所谓的传送机,他做了点手脚,定位在了沈青那出租屋里。

     给钱后,蒋秦拉着宋余急急闪人,要让白旭尧占了便宜给吃了,他会忍不住弄死那混小子的!

     直到此刻,云娘的视线才没有顾忌的落在蒋秦和宋余远去的背影上,想起刚才看见的那一幕,蒋秦对这个男人可真好,那种专注放纵的眼神,而她却只能躲在黑暗的角落里旁观……云娘低着头,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簪子倏然无声的滑落,发髻也随之散开,像是一朵早就凋零枯败的花,透着腐烂的味道。

     这一刻,她的心里空洞得厉害,但多可悲,她再也流不出泪了。

     ……

     本是无功而返,谁知道下线后会见到传送机有东西待接收的提示,还是来自云娘汤菜馆的传送端,数量还不少,有六七个菜,不过这接收人竟然是蒋秦。沈青看了眼不算宽的电脑桌,这就算腾空应该也摆不下,所以沈青没有直接接收,而是出了房间门去找白旭尧。

     下午白旭尧就吃了几个蛋和馒头,这会正在餐桌前吃各种各样的小吃呢,都是准备卖到地府的,沈青扫了眼把餐桌都快占满了的空盘子,啧了一声,坐到了白旭尧对面,“你这肚子里装了个黑洞吧。”

     白旭尧吃的速度一向很快,但从不会给人狼吞虎咽的感觉,也许是因为颜值?听了沈青的话,白旭尧色气十足的舔了下唇,嘴角一勾,“要真有黑洞,那我肯定先吃你了。”之前白旭尧扭扭捏捏的正经了几天,现在这话一出不仅是故态复萌的节奏,还有点变本加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我怕你消化不良……”沈青的语气像是一般的回嘴,眼神也是波澜不惊,并没有多余的意思,但这话到了最近神经比较敏感的白旭尧耳朵里,就变得意味深长了。

     “行了,我说正事,蒋秦在云娘那买了几个菜,传送到我这里来了。”说话时,沈青顺手将桌上的空盘子叠放在一起,心里嘀咕着养这么只大胃王真是太亏了。

     “嘿!他动作还真快,既然送到我们这了就接收呗,我们必须得仔细研究研究。”说罢白旭尧主动去了沈青的、喔不,现在是他们共同的房间,须臾,白旭尧出来了,七盘菜排列好的放在一片魂力化成的巨大树叶上,顺着白旭尧的手指放到了餐桌上,那片树叶也瞬间消失于无形。

     七道菜的造型大部分都十分精致,不论是药粥,羹汤还是蒸菜,用料都十分丰富,比较起来,放在最中间那道红豆陈皮可以说得上简陋了,琥珀色的汤水铺了一层软烂的红豆,夹杂有几片黑得发乌的陈皮,闻起来很是甘甜,而装汤的碗,说好听点是格外古朴,但实话是十分陈旧,甚至还有几个小缺口。做菜讲究色香味俱全,甚至更讲究点的还要求色香味意形,即使香味出众,大部分人还是愿意选择其它几道更好看的,但不得不说这道红豆陈皮汤是最为显眼的了。

     白旭尧俯身在这几道菜上都嗅了几下,又将魂力化作丝状伸进菜里检查了一番,最后白旭尧对沈青摇了摇头,“无异常,但也发现不了是什么原因能让鬼吃了而无丝毫损伤。”

     沈青还在纠结那具象的血红色魂力丝将所有菜都搅动了一遍,莫名的倒胃口啊……

     “你怎么不吃?”忍了忍,沈青还是没把那点纠结说出口,太打击白旭尧办事的积极性了。

     “我只吃你做的。”白旭尧一昂下巴,坚决不再多看那些诱人的膳食一眼,沈青却是不知,白旭尧担心自己受不了诱惑,做出啪啪打脸的事来,直接封闭了自己的嗅觉。

     沈青笑骂一声白旭尧幼稚。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蒋秦出现在出租屋里,后面跟着的是宋余,沈青对宋余还是第一次见,而宋余虽然早就听过沈青的大名,却一直没有时间见面。这次初见,自然少不得一番介绍和寒暄,而蒋秦早就等不及的坐在了餐桌前,先是嗅了嗅,赞叹了一声,“虽然那老板动作慢,菜还挺香的,你们也来坐下,一起吃啊。”

     宋余本要坐蒋秦对面的,被白旭尧轻轻一推就推到了蒋秦身边,宋余就在蒋秦身边坐下了,而白旭尧和沈青自然一起坐在了他们对面,沈青推说他和白旭尧都吃过了,蒋秦自然乐得如此,兀自吃得开心,也不忘给宋余夹菜,宋余则是来者不拒,埋头苦吃。

     看蒋秦和宋余吃得专心,沈青也不打扰,白旭尧也没说话,无聊了就拉过沈青的纤细修长的手指把玩,即使被沈青横了几眼也没放手。

     好在这些鬼都是吃得快的,等桌上的菜解决了大半,连最少被品尝的红豆陈皮汤也少了些许,蒋秦终于有心思说事了。他手上是不知从哪掏出的绢布,擦了擦嘴后,餍足的靠在椅背上,“这菜不错!”

     “没把你毒到是不错,那要跟那些鬼推广一下吗?或者也和美人这样,合作?他一个人应付那些饿鬼还是吃力了点。”白旭尧正色道。

     蒋秦不作考虑的摇头,“暂时不用,这家店突然冒出来,背景也不清楚,最重要的是不能把那些鬼养刁了,整天就琢磨着吃怎么行,哪天非得把地府拆了!”

     一人几只鬼就这事又讨论了一番,蒋秦也准备告辞了,沈青顺势邀请道,“三天后,你们有空的话,一起过来吃个饭吧,我酿了点酒,也是准备以后卖到地府的,不过时间太短了,度数太低,只能沾点酒味儿,也算是庆祝一下和地府的合作。”

     “那必须有啊!”蒋秦高兴的拍了下沈青的肩膀,“卖酒这玩意儿,小伙子有钱途!”宋余也很高兴,拉住沈青的胳膊说道,“谢谢你啊,沈青,不瞒你说,我们地府还有很多……”话还没说完,宋余就被蒋秦捂住了嘴,只能狠命的瞪着蒋秦,蒋秦打着哈哈就把宋余拖走了,他脑筋不用转就猜到宋余是想把地府的那几只都带过来吃饭,这个缺心眼儿的事儿妈!幸好他机智,不然那几只货一来,不说以他们的胃口会不会累到沈青,他自己都别想捞到几片肉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