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食
    众人众鬼不愧于吃货这个称号,一顿饭足足吃了三个多小时,小肚子被胀得圆滚滚的豆包已经缩到崔钰怀里睡过去了,等桌上最后点残汤都泡了饭被解决后,这饭局也是时候散了。

     沈青三人你来我往把两瓶红酒都干了,邹辰直接喝趴下了,唐澜的眼神也不甚清明,但意识还算是清楚,给小张打了个电话来接人,而最让蒋秦他们吃惊的是沈青的酒量,脸色如常不带酡红,眼睛更像是大雨冲刷后的澄澈莹亮,还神志清醒的和白旭尧一起送人。临走时,蒋秦一手揽着软趴趴靠在他身上的宋余,一手在白旭尧后背狠狠拍了一下,“你个吃白食的,记得收拾洗碗,让人沈青休息休息,今天做这么多菜肯定累得不清。”

     白旭尧敷衍的点了点头,余光却是一直落在沈青身上,但凡他眼神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都让白旭尧心里发虚,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美人的酒量吗?还有他醉酒后性格大变的模样,真是不能让外人看到。白旭尧见蒋秦还想着上纲上线的训他一顿,连忙将蒋秦给轰走了,砰的一声将蒋秦和宋余关在门外。

     崔钰也一早就抱着豆包回了房,现下客厅里就剩下了白旭尧和沈青,不大的空间突然就静了下来,有种人去楼空的空寂感。沈青站在原地,望着门的方向没动,白旭尧挪了几步站在沈青面前,微微俯身与沈青对视,那双浅色的眼眸里好像氤氲了一层水光,一片潋滟,而白旭尧能清楚看见自己的倒影映在沈青的瞳孔中,白旭尧突然心情很好,伸手在沈青脸上轻抚了一下,试探道,“现在要去洗澡吗?该睡觉了。”

     沈青眨了眨眼睛,突然一巴掌甩向白旭尧,好在白旭尧时刻警惕,及时后仰了一下,沈青的指尖擦着他的鼻尖划过,白旭尧轻呼了一口气,腹诽黄暴的美人果然被放出来了。

     凝视了几秒动作落空的手掌,沈青收回手,斜睨白旭尧一眼,“怎么?你要跟我一起洗?”

     “我不介意啊!”白旭尧肩头微耸,笑得乖张,幽深的黑眸带上了几丝暧昧,“要我帮你脱衣服吗?”

     “有胆子你就来。”沈青嘴角微勾,手指放在了自己衬衫的钮扣上,上下轻轻一划,那一排纽扣纷纷崩落,白皙光滑的皮肤露出几分。白旭尧倒吸一口气,默默的吞了吞口水,这样的美人儿真是太带感了,心里有点小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怎么办?太邪恶了!太浪了!

     见白旭尧死命压抑的模样,沈青得逞的舔了下唇,捏起衬衫两边,在白旭尧期待的目光下,倏尔转身,朝浴室走去。

     沈青突然的离去让白旭尧愣了下,然后咬咬牙,这人怎么这么不敬业呢?不能撩一半就跑了吧!白旭尧看着沈青的背影,脚步微动,正要追过去,就见沈青身上那件衬衫突然滑落在地,修长的脖颈,漂亮瘦削的肩膀,随着沈青走动时忽隐忽现的蝴蝶骨,还有细瘦的腰肢,米色长裤松松的搭在腰际,包裹着臀部和那双修长的腿,一晃一步的消失在浴室。白旭尧僵在原地,久久收不回目光,不自禁的拉扯了下自己的领口,只感觉浑身一阵躁热,把这具长年冰冷的身体都给灼痛了,这刺激有点扛不住啊!

     话说他第一次来这里,美人给他开门时就没穿衣服,当时就觉得惊艳,视觉享受啊!但现在怎么就那么难受呢?百爪挠心似的!白旭尧大口的喘着气回到房,刚才见到的那个画面怎么都压不下去,他半靠在床头,手腕挡在眼前,龇牙咧嘴的低咒了几声,“要再撩我,可别怪我犯错误了……不行不行,美人醒了肯定会翻脸,念清心咒!蒸羊羔儿、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白旭尧的清心咒刚念到三鲜丸子金丸子,沈青就进来了,白旭尧心里一咯噔,手都还没拿开,已经嗅到了沐浴露的柠檬味,特别是经过热气,沐浴露的芳香和沈青的气息混合之后淡淡的香味,那就是引人犯罪的味道好吗!不知不觉间,白旭尧心里默念的清心咒全都变成了吃美人儿吃美人儿!要老命了!

     沈青摇了摇脑袋,他刚才洗澡前本就不清醒,哪还记得把换气的按钮打开,结果洗个澡雾气迷蒙的好像全涌进脑子里了,现在脑子里更是混乱一片,但是看到半躺在床上的白旭尧时,沈青某一根神经又开始作妖了!

     等沈青踱步到床前时,白旭尧已经把手拿开,睁开眼看向沈青,见沈青穿上了宽松的短袖和短裤,是他一贯睡觉的穿着,白旭尧也说不清这心里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暗自可惜。

     沈青的视线在白旭尧浑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一寸寸的描摹像是在看一件物品,白旭尧被他看得一阵不自在,只觉得美人看他的目光越发诡异了,还带着一点嫌弃,白旭尧第一想法就是美人在嫌弃他没有洗澡,遂忍不住出声道,“你在看什么?我又不是真的活人,不用洗澡的。”

     “你以为我在想什么?”沈青慢慢俯身,一人一鬼的脸越靠越近,鼻尖几乎靠在一起,呼吸交织,气息交融,白旭尧瞳孔猛地一缩,墨黑的双眸越发幽深,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在眼睑下方落下一片剪影。沈青好整以暇的看着白旭尧的眼睛,伸手抚上白旭尧的眉眼,手指还拨弄了几下他的睫毛。在白旭尧忍不住靠过来的前一刻,沈青动作迅速的按住了他的肩膀,不让白旭尧动,然后他冲白旭尧吹了口气,突然戏谑道,“你喜欢我吧。”

     ——窗户纸就这么被捅破了。

     白旭尧:“……”美人这么流氓,是要反攻的节奏啊?!!这绝壁不能忍!

     白旭尧咳了两声,捏住沈青的下巴,暗示一般揉捏了两下,然后特正经的表白道,“是啊,我不仅喜欢你,还特玛想上你。”

     “想上我?”沈青嗤笑一声,“你的丁丁硬得起来吗?也是冷冰冰的?”说着手一动就要往白旭尧那处探去。

     “卧槽!”白旭尧手忙脚乱的抓住沈青的手,“你这耍流氓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要负责的懂不?”

     双手都被困住,无论沈青怎么挣扎都被白旭尧牢牢的握在手里,要真论起来,沈青自然是打不过白旭尧的,但对喝醉了的沈青来说,白旭尧一切扼制他的动作那都是挑衅!沈青半垂着眼帘,白旭尧看不清他眼底的情绪,正想上去安抚安抚,早点盖被子睡觉了,他这真流氓都hold不住美人这间歇性流氓了,却见沈青嘴唇翕动,吐出两个字来,“血藤。”

     血藤?白旭尧挺好奇从美人嘴里说出来的东西的,所以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缠上来时,愣是坐在那儿没避开。下一刻,一条暗红色的像是枯藤一样的东西凌空出现,见风就长,几个眨眼间已经伸长加粗将白旭尧捆个结结实实,不仅如此,密密麻麻的尖刺逐渐生出,即将刺入白旭尧体内时,沈青不情不愿的出声阻止,“别伤他。”

     白旭尧一听就乐了,美人喝醉了还知道心疼他呢!虽然他现在保持着人的身体状态,也会受伤流血,但这具身体毕竟是魂力所化,伤口很快就会愈合,只是损失点魂力罢了。

     “你笑屁!”沈青恼羞成怒,一拳头打到白旭尧胸口,白旭尧配合的咳了两声,苦着脸向沈青讨饶,但他眼里的笑意太过明显,看在沈青眼里,那就是嘲笑,他冷哼了声,命令血藤,“给我收紧,我不出声不许停。”

     暗红色的血藤缠在白旭尧身上,一寸寸收紧时,几乎能听见骨头关节之间压缩挤撞的声音,格外刺耳,而白旭尧身上的衣服也已经不成样子,丝丝缕缕的挂在他身上,苍白的皮肤上,血痕格外明显,甚至有几处已经破了皮渗出血来染在血藤上,有种凌.虐的美感。白旭尧嘴角带着无奈的笑,却是一声未吭,由着沈青发气,心里却是在叹道自己真是栽在美人手上了。看着毫不反抗的白旭尧,沈青心里的火腾一下就烧起来了,脸上的表情却是越发冷漠。

     那些血色刚一沾到血藤时,就被血藤迅速吸收了,直到此刻,闻到那血的味儿了,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血藤突然就被吓醒了,再看自己捆得是什么人,尾段一僵,哆哆嗦嗦的剧烈颤抖起来,恨不得立刻变成隐形的。救命啊!嘤嘤嘤……主人!女王大人救我!藤藤要死掉了啊啊啊!

     感受到血藤的恐惧和回来的请求,沈青挑眉,将血藤收了回来,然后坐在床边,带着怪异的目光看着白旭尧。此时的白旭尧真说的上是狼狈了,一条条血痕覆盖在被碾碎的皮肤上,伤口不深却是血肉模糊。沈青撇开视线,心里有些不舒服,嘴上却骂了一句,“难看。”这一说话,才感觉嗓子渴得厉害,每次吞咽都像是有沙子碾过一样,又干又涩。

     注意到沈青皱着眉摸着喉咙不停吞咽的动作,白旭尧凑近了些,见沈青脸上终于带上了醉后的酡红,了然的说道,“让你之前喝那么多酒,现在渴得难受了吧?你也别闹了,我现在去给你倒杯水,喝了就乖乖睡觉,别……”

     “你太吵了。”沈青揉着太阳穴,不耐烦的打断了白旭尧的话,见白旭尧还要说话,沈青嘴唇一抿,忽然撑着白旭尧的肩,倾身直接堵住了白旭尧的唇。

     沈青滚烫的唇压在白旭尧冰凉的唇上,许是感觉到了舒爽的凉意,沈青在白旭尧唇上碾磨了两下,舌尖也探了出来,细细的舔舐,然后寻着白旭尧两唇之间的间隙就闯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