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食
    在忙碌中,三天时间一瞬而过。

     厨房里几个砂锅里都炖上了东西,料理台上也被几个炒锅和各种蔬菜和肉都快占得没地儿了,好在这次宴会有几只鬼徒弟打下手,比沈青预想中要松快不少。用自制的卤料卤好的鸡鸭鹅和兔子等都切成了块,一盘盘的端了出去,还有凉拌的黄瓜,泡好的凤爪鸭掌等和油炸的花生米这些小菜也早就摆上了桌,繁忙中透着欣欣向荣的劲儿。

     沈青刚把拌好口水鸡装盘时,就听见了豆包奶声奶气的声音,沈青眼睛一亮,这崔钰带着豆包消失了好几天,终于出现了。也不用小鬼帮忙,沈青亲自端着两盘口水鸡走了出去,第一眼就看见豆包正兴奋的抱着白旭尧的腿喊“祖祖~”呢,白旭尧满头黑线的捏着豆包肥嘟嘟的脸蛋,让它重新喊,引得豆包越发清晰洪亮的喊着,“祖祖~祖祖!”他发现豆包好像长高了点,才几天而已,应该是他的错觉吧?

     沈青刚步入客厅,豆包就跟装了雷达似的,立刻发现了沈青的存在,他小脑袋一扭,嘴巴咧开就扑了过来,嘴里嚷着,“妈妈!”豆包说话时还带着鼻音和明显的奶音,但这并不妨碍那小嗓子发出来的嘹亮声音,差点没把沈青给震到地上坐着,他不可置信的半蹲下来与豆包平视,看着被教坏的豆包,不肯相信的问道,“你叫我什么?”

     豆包抱住沈青的脖子,贪恋的在沈青脸上蹭了蹭,“妈妈~豆包好想你!”一旁围观全程的白旭尧憋笑憋得脸都僵,他突然觉得祖祖这个称谓比妈妈不知道好到哪儿去,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当然如果豆包叫自己爸爸,他会更高兴的。

     沈青慈祥的表情裂了,狠狠瞪了白旭尧和极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崔钰一眼,勉强笑道,“豆包乖,先放开,让我把菜放桌上去。”

     豆包乖乖的放开沈青,在沈青站起来后,他发现自己的妈妈已经没有多余的手牵自己了,于是嘟着嘴委屈的牵住了沈青的衣角,乖乖的跟在沈青后面当一条称职的小尾巴。

     砰的一声,沈青没好气的把菜放在桌上,“崔钰,你怎么教豆包的?我知道小孩都渴望有一个妈妈,但我长得有那么像女的吗?”

     白旭尧和崔钰默契的同在心里点头,而且你比女的还漂亮。

     似乎察觉到了沈青对崔钰的怒气,豆包站到了沈青和崔钰之间,小身板还想着挡住崔钰呢。他无辜的看着沈青,“不是翠翠教我的,你就是我的妈妈啊!你不想……当豆包的妈妈吗?”说着说着,豆包那双乌黑的大眼睛蒙上了一层水气,看起来好不可怜。

     沈青很想心疼豆包的,但听到他对崔钰的称呼——翠翠?沈青肩膀抖了抖,愣是没忍住笑出声来,而白旭尧更是可恶,直接揽住崔钰的肩膀,调戏道,“翠翠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的名字这么洋气呢!”

     崔钰无奈一笑,“现在你们相信不是我教豆包这样喊人的吧?”

     “我相信你!翠翠!”白旭尧十分义气的拍了下崔钰的肩膀,然后哈哈大笑起来,揉了一把豆包的脑袋,“豆包,你太有才了!”

     豆包懵逼的看着突然好成一团的三个大人,然后也跟着咯咯咯的傻笑起来。

     纠正豆包无望,沈青只好化悲愤于厨房,将豆包甩给白旭尧玩。

     看着和白旭尧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人,崔钰问道,“你就没想过豆包怎么会和你那么相像吗?”

     “想过啊。”白旭尧有一下没一下的逗着正在他身上攀爬的豆包,“我之前到姚家去了一趟,摸到他家的密室里去了,里面躺着他们姚家的先祖姚修之,他脖子里带着一个千年桃木雕的小玩意儿,就是一只狗,我拿着把玩了一下,想来就是那时吸了我的魂力,当时我本就是魂体状态,这并非难事,再加上那玩意儿本身便极具灵气,跟在姚修之身边时肯定也吸了不少的魂力,我那魂力应该就是他需要化成阴阳犬所需要的最后一点,会化成我的样子也不奇怪,等他再长大点,容貌应该就会变化了。”

     “竟是姚家先祖……”崔钰想过无数可能,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就是和姚家扯上关系,结果却是如此。

     “你知道他?”姚修之是他极少数看得顺眼的人之一,所以对有关他的事也挺感兴趣的,当然最顺眼最感兴趣的的还是自家美人,这是必须强调的!

     “没什么,只是曾经看过有关姚修之的记载。”

     “在哪看的?给我看看。”

     “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你觉得我会为了你浪费时间吗?”

     “行了行了,不用突出你的刻薄无情了,我改天自己去找,不敢劳烦翠翠您嘞……是吧,豆包?”豆包趴在白旭尧身上,也不知听懂他们说的话没,小大人似的摸着白旭尧的脸,认真的说道,“祖祖不能欺负翠翠,翠翠很乖哒~”白旭尧憋着笑转头看崔钰,重重的点了下头,“嗯,我怎么忍心欺负乖乖的翠翠呢,豆包放心。”豆包心满意足的咧开嘴无声的笑,露出两颗白白的小尖牙,然后奖励似的在白旭尧脸上mua~了一下,夸奖道,“祖祖乖!”

     ……

     大部分菜都做好了摆上桌,看了下时间已经过了六点,敲门声响起,沈青正好在客厅里就去开了门。门外是邹辰和一个穿着黑色连帽卫衣的男人,他不仅将帽子扣了上来,还戴着口罩,架了一副墨镜,虽然看不见重重遮挡下的脸,但光是看这身全副武装的打扮和那似曾相识的身形,也能猜到是唐澜了,沈青侧身让两人先进来,“欢迎光临,邹辰大师还有大明星!”

     “我还以为你没认出我。”瓮声瓮气的说话声从口罩传来,显然唐澜也挺烦这套的,动作迅速的解除武装,没有化妆的唐澜没有了在舞台上初见时掌控全场的王者之气,但也跟记忆中的那个人更加相似了,让沈青总是不受控制的回想。眼前突然化作一片黑暗,原来是白旭尧伸手挡住了他定格在唐澜身上的目光,同时,白旭尧压低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冷冰冰的,没有一丝人气儿,“我不喜欢你看他的眼神。”

     “我家美人见到大明星就是不淡定,你们先坐吧。”白旭尧的手依旧覆在沈青眼前,假笑着招呼了两声。

     唐澜不是没有感受到白旭尧对自己毫不掩饰的敌意,不过嘛,他理解,所以唐澜也不恼,率先走到沙发前坐下。而邹辰粗神经的丝毫没有发现白旭尧和唐澜之间的暗潮汹涌,兴奋的在餐桌前绕了一圈,然后将自己和唐澜一起准备的礼物,两瓶红酒放在了桌上,“这些都是沈青你做的吗?太神奇了!”毕竟邹辰这个吃货曾经也有个厨师梦,然而现实是残酷的!

     沈青揉了下眼睛,“还成吧,厨房里还有几个菜。”

     “是吗?我必须去围观一下表现我对你这个好基友的支持!”说罢,三步并两步的就去了厨房,沈青嘴角抽了抽,邹辰这玄学大师也是个捉鬼师,和里面的鬼应该能和谐相处的。

     邹辰看着厨房里忙得热火朝天的几只……鬼?这是鬼吧?鬼都能做菜,他这个捉鬼师却是厨房杀手,苍天不公啊!邹辰一点都没意识到自己的重点错了,他走进厨房,这里瞅瞅,那里摸摸,碍事的行为被两鬼差白了好几眼,几只已经被调.教好的野鬼也当作没看见邹辰,尽管曾经他们看见捉鬼师就要绕道走。被隐形的邹辰越发不忿,他是玄学大师还是捉鬼师,这些鬼竟然不理他,苍天无眼啊!

     #苍天恨不得降下一道雷劈死这货#

     接下来,最后两名客人,蒋秦和宋余也来了,众人齐聚一堂,本就不大的客厅显得拥挤不少,当然也是十分热闹,尤其是有豆包这个萌物在场,一点也不用担心冷场,每当豆包嘴里时不时的冒出“妈妈”“翠翠”这些称呼,气氛必定达到最高.潮,沈青和崔钰已经可以淡定的视而不见了。

     开宴前,厨房几只鬼缩在一起,说什么也不敢出去和那些传说中的阎罗坐一起啊,两只鬼差也是两腿颤颤,原谅他们没有见过大场面!沈青只得让他们拿了些菜去三楼那头的出租屋吃。

     桌上的菜已经叠了一层,不说那些色泽诱人,香味勾人的卤菜和凉菜,还有小鸡炖蘑菇、干锅翅膀、酸菜粉丝鸭、跳水蛙、麻辣小龙虾、白灼虾、水煮鱼片、烧鳝段等各种肉,几只鬼默默的吞口水。再说这糯米酒,刚酿出来的糯米酒味道甘甜,口感柔顺,酒味却是很淡,但对于千百年都难得一尝酒味儿的几只鬼来说已经足够了,而且来日方长,好酒还在后头,所以这糯米酒喝着也十分助兴了。不过沈青喝了几口糯米酒后,就眼巴巴的看向了邹辰他们带来的红酒,在白旭尧控诉的眼光中,沈青十分愉快的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还没忘记白旭尧捂着他的眼睛冲他发火的事儿,什么他不喜欢的眼神,管得宽!但是沈青忘记了这具身体酒量不咋地。

     几只鬼吃着丰富的菜,尤其是有这么多肉菜干货,就着甜酒那不是一般的高兴,唐澜、邹辰和沈青一人一杯红酒,也喝得很尽兴。但是唐澜那是十分纳闷啊,心里的吐槽都要憋不住了好吗!几个大老爷们逮着糯米酒喝是怎么回事?亏他一开始看到这么多人高马大的男人时,还想着应该带点白酒来,两瓶红酒太少了,结果呢?还有,虽然他们是第一次见,但男人嘛,感情是喝出来的!吃饭就该就着酒侃大山吹牛,全都埋头吃菜又是怎么回事?虽然他也承认这菜味道真心不错!

     问:当吃货围了一桌,如何侃大山?说哪道菜是自己的心头好?说某个地方什么什么东西好吃吗?

     答:不!有闲把话聊,兄台何不多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