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食
    在这奸.情四溢的夜晚,除了房里亲得如火如荼的一人一鬼,外面的野鸳鸯也是不少,借着酒兴,尽做那生命大和谐之事。

     就说唐澜和邹辰,平日里自持身份的邹辰那是扭扭捏捏,极尽闷骚之能的和唐澜划清一切界限,即使前一晚他俩还在床上打得火热,现在已经喝趴下的邹大师还不是任我们大明星搓圆弄扁。唐澜刚把邹辰弄进了车里就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他早就想试试在车里把这闷骚给哔——哭了。

     听着后座嗯嗯啊啊的快真枪实弹上场的妖精打架声,来接人的小张只觉得瞎了自己的狗眼,这么久了,他居然没有发现邹大师和陛下的奸.情!听话的将车子停在一偏僻小巷中,小张恨不得多长一双腿,有多远跑多远,然而他还得苦逼的去望风,时不时看几眼隐在黑暗中激烈摇晃震动的车子,小张咬着外套领子嘤嘤嘤,心中抹泪,“我的陛下啊,你怎地就弯了?”

     而蒋秦那边可就纯洁多了,不过是揽着自家微醺的鱼蛋散散步,聊聊天。

     “这附近怎的野鬼都没有一只?太过冷清了……”宋余半靠在蒋秦身上,眯着眼四处打量了一圈。

     “是奇怪了点,不过有我陪着你,你还嫌冷清?”蒋秦眼睑半垂,似笑非笑的看着宋余,视线不经意的扫过宋余浅色的唇,喝了点酒倒是格外的水润。

     察觉到蒋秦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宋余垂下头来,眉心都蹙了进来,闷声抱怨道,“你又这样看我,每次与你独处,总会落得不自在……但你不在,又总想着去找你,所以你以后不要看我,不然我就忍着,不去寻你了。”

     “我怎么看你了?”蒋秦捏了捏宋余的掌心,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他未曾想过宋余会对他的目光如此敏感,也算是件好事。

     “嗯,说不清楚,反正我不自在,你看别处去!”宋余抽回自己的手,蛮不讲理的一把推开蒋秦。

     蒋秦拍了拍手掌,落在宋余身后,纵容的说道,“好好好,你自己走,我跟在你后面。”

     走了不过几步,宋余又突然回头,没好气的说,“你还看!”但蒋秦只是低着头兀自走着,并没有再看他,可他分明察觉出有一道视线一直落在他身上。蒋秦这会听了宋余的话才抬头,无辜的耸了耸肩,“我真没看了,别闹了,再走一会散了酒气就回去。”

     宋余理亏的快步往前走,和蒋秦拉下好一大段距离,渐渐的又缓了步子,别扭的等着蒋秦上前。待蒋秦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宋余抬头瞄了一眼蒋秦,见他脸上未有恼意才放下心来,“我不想走了,回……”回去吧三个字还未说出口,蒋秦突然把他拥入怀中,宋余挣扎了两下就作罢了,拉着蒋秦的衣角,“你干嘛?”

     蒋秦摸了摸宋余的脑袋,低头贴着宋余耳语,“我突然有点冷,想抱抱你。”他说话时还带着笑意,但他眼里却含着警惕与阴戾,隐晦的扫向四周,那些充满了污秽的阴暗处,有一双眼睛如影随形。

     “你语气不对,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他们早就相处了上千年,长长久久的时间,即使是对方一个口吻一个气息的变化,都能将心思猜个五六分。但宋余此时却极是不喜这种默契,每次出什么事,蒋秦总想着挡在他前面,将他护在羽翼下,但他也是一殿阎罗,不是老弱妇孺。

     宋余算是看出来了,不论他修炼得多强大,蒋秦都不会把他放在并肩作战的位置上。美其名曰是保护,实质不过是蒋秦对他的能力的不信任,他从来如此自以为是。宋余突然就剧烈挣扎起来,从蒋秦怀里退开来,他脸上是不逊于蒋秦的凌厉之色,只是这份凌厉如今对上的是蒋秦,面对蒋秦神色间来未来得及收起的阴戾之色,宋余面色冷淡,“我最烦你这样。”

     “好,是我不对,别在这吵,我们回去。”蒋秦对宋余是一贯的妥协,只想着把宋余先哄回去,他再回来查看。

     显然,宋余早就摸透了蒋秦的想法,但这次他不想再买账了。宋余后退两步,周身像是水波荡漾一般出现一圈圈振荡的波纹,身体也逐渐变成虚幻,他垂着眸竟是一眼也不想再看蒋秦,就这样一声招呼未打就撇下了蒋秦,消失了。

     蒋秦站在空荡荡的路上,叹了口气,他怎么也想不通和宋余突然就剑拔弩张起来,却只能循着本能去找宋余。

     阴暗处,被黑色侵蚀的玉佩早就失了莹白温润,现下越发晦暗阴冷,中央那处雕刻出来的“宋”字已经模糊的看不清晰,唯有垂吊的红须鲜艳如血。

     ……

     初秋的早晨,风里已经带上了凉意,顺着窗户的间隙一丝丝漫了进来,晨光也透过窗户照进房里。

     沈青睡眼惺忪,还不甚清醒,只觉得周身有些冷,大半的身子都像是沁在冷水里,本能的往后退,立刻察觉到自己的手脚都被压着困着,潜意识里便觉得是白旭尧又钻到自己床上来了,未曾细想。待略微清醒了些,沈青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懵逼了。

     脸颊下压着的是白旭尧的肩膀他能理解,但是那紧紧贴在一起,毫无阻隔的身体是怎么回事?还有映入眼帘的,白旭尧脖子到锁骨那一片密密麻麻的紫红色痕迹一定不是吻痕吧?“酒后乱.性”四个大字突然涌现出来,还越来越大,占据了沈青整个大脑。沈青呼吸一滞,第一反应便是坐起来掀开薄被,待看到自己和白旭尧的裤子还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沈青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余光中也瞥见了自己锁骨处也有不少的印子,不做他想,就是白旭尧这个流氓做的,沈青嘴角抽了抽,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开始回忆。

     喝断片了,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操!

     沈青这一番动作,白旭尧自然也醒了,他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姿态慵懒的揽着沈青细瘦的腰肢坐起来,十分自然的在沈青嘴角落下一个吻,然后在他脸上亲昵的蹭了蹭,大半个身子都靠在沈青身上,“早,美人~”白旭尧的声音带了些早起的喑哑和鼻音,尾音还上扬了些,心情看起来很好。

     沈青心情却是十分纠结,白旭尧吻他时,他怔愣了下,心下竟然没有丝毫排斥,就像他习惯了白旭尧搂搂抱抱的行为一样,不仅如此,两唇触碰时传来的刺痛让沈青知道自己的唇一定是破皮了,再看白旭尧的唇上也有被咬破的痕迹,他也不用再自欺欺人了,昨晚他们似乎吻得很激烈,真是见了鬼了!

     别看白旭尧慵懒闲适的埋在沈青肩窝,他心里可是虚得厉害,刚才的一番动作和神态他可是翻来覆去想了一整晚的结果,说早安时还差点把那些顺溜的菜名儿脱口而出,但直到现在,美人没有推开他,却是异常的沉默,白旭尧心里更是忐忑。

     沈青之所以沉默,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态度面对白旭尧。这段时间,他不是没察觉到白旭尧对他那点意思,白旭尧没说破,他也装作不知,但现在……

     推开白旭尧,沈青嘴巴张了张,可对上白旭尧专注看着他的眼睛,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白旭尧一看沈青这表情,就知道要糟,美人多半要说经典台词了——不过是酒后乱.性,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

     所以白旭尧先下手为强,按着沈青的后脑勺压向自己,迅速的亲了上去,那叫一个熟练!刚一触上,白旭尧的舌尖就灵活的钻了进去,另一只手也放在沈青腰间,将沈青困在自己怀里。

     沈青越是挣扎,白旭尧亲得越狠,不知不觉就把沈青压在了床上,被子也踢开了,凌乱的搭在床边。

     一大早就醒了要找妈妈的豆包推开门看到就是祖祖把妈妈压在床上欺负的画面,“哇——”地一声就哭了,撇开崔钰的手,急匆匆的跑过去,按住他家祖祖的腿,一口咬了下去,还含糊的说着,“祖祖坏!”

     豆包那两颗小尖牙可不是白长的,白旭尧小腿上立马就见血了,可白旭尧愣是没放手,还放肆的在沈青嘴里攻城略地,恼羞成怒的沈青也狠狠地咬向白旭尧的舌头,白旭尧“嗷——”地痛呼一声,迫不得已的从沈青嘴里退出来,这时还不忘立刻将沈青抱进了自己的怀里,挡住崔钰的视线。美人不穿衣服的样子,只有他能看好吗!豆包以为祖祖还在欺负妈妈,叼着白旭尧那块肉就不放了,白旭尧气急败坏的嚷着,“崔钰你还不把这破孩子给带出去!”

     一大早的兵荒马乱,沈青说不清这心里是个什么味儿,尤其是崔钰的视线总是不经意的在他和白旭尧之间来回扫过,豆包还凑热闹的抱着他的腿紧张的说着要保护妈妈,不让祖祖欺负妈妈之类的话,童言无忌,却无一不是在提醒沈青他和白旭尧之间发生过的一切,想忘都忘不了。

     就这样吧,沈青自暴自弃的想。

     十点左右才吃上早饭,为了避免餐桌上的尴尬,沈青再一次把电脑拿了过来,准备给豆包放点动画片转移他的注意力,但似乎每一次沈青要在餐桌上用电脑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电脑一开,就被接连推送的新闻弄得差点卡到关机了——

     “s市政府通知:s市三级警戒开启,全城戒严,各学校机关单位已在保护范围内,其他市民也尽量不要待在室外,人吃人事件正在调查中,末世论纯属无稽之谈,请各位市民不要造谣生事……”

     “环球天下实时新闻——今日s市街头突发一起人吃人事件,因多名路人及时阻止,被害人俞某并未伤及性命,现正在第一人民医院抢救……”

     “看世界报导,今天凌晨,s市南星区突然多名不完整尸体,从其伤痕来看,极有可能是被不知名野兽突袭……”

     “xx社最新报道……”

     “yy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