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食
    “崔判官,城内已有十分之一的鬼魂受到感染,东城墙损坏,防护结界也消散了……”

     站在枉死城城门之上的崔钰眼见着往日如同一潭死水的城沸腾疯狂的模样,面色却极是镇定,让汇报的阴兵也平静下来,顺利的汇报目前的情况。

     崔钰闻言很是沉默,只是时而点头,在阴兵提到解决之法时,却突然问道,“你们卞城王呢?他才是负责枉死城的老大,前段时间他公务繁忙让我帮他看着点,我理解,但现在城都快破了,也不过来?”

     “这……”阴兵愁眉苦脸的回想了下,抬眼忽见高空弥漫的黑雾中越发清晰的红光,惊喜的叫道,“白老大!”这一声也引得崔钰转身往上空看去,一时间也就忘了正在问阴兵的话,阴兵暗里松了一口气,见崔钰顾不上自己了,连忙往边上退了几步,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你怎么来了?魂力恢复了?”崔钰皱着眉,显然并不赞同白旭尧这个病号跑到这里来。

     “我不来你搞得定?怎么回事?”白旭尧说着也往枉死城里看了看,正常的鬼魂都被赶进了石屋内,由阴兵守在外面,而状若癫狂的一群大头怪呲着牙蜂拥在东城墙边上,缺了一部分的城墙看起来更加破败,鬼差阴兵在鬼王的带领下合力施了一个魂力壁补上了,虽然有镇妖铃加持,但效果一般,能抵挡住大部分的发狂的鬼魂,可因为防护结界消失了,总有几只厉害的鬼能溜出去。

     白旭尧也等不及崔钰解释了,向东城墙飞去,还不忘吩咐道,“把你们的锁链拿过来,越多越好。”

     刚才和崔钰汇报的阴兵小头头十分积极的下了城门,去拿锁链。

     白旭尧就凌空站在缺损的城墙之上,居高临下,浑身的气势毫不收敛的向那些发狂的大头怪压去,幽黑的眸波澜不惊,但被他冷冽的视线扫过的鬼魂愣是颤了颤,张着嘴,吼声都压在了喉咙里,齐齐的往后退了一步。

     收回视线,白旭尧手随意一挥,鬼差收集过来的锁链连成一串飞到城墙的缺口处,一条又一条几乎没有空隙的将缺口两边的壁垒连接起来,此时白旭尧指尖也多了两簇火焰,皆幻作花朵状,一朵妖艳如血,一朵纯白芳华。若是以往,白旭尧并不曾在意过它是何种形状,可是如今——

     有种花,超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生于若水彼岸,炫灿绯红,那是彼岸花。[1]

     他沉睡了几百年,忘却的事太多,现在都逐渐浮现出来,白旭尧大概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但他心里的不安和不确定却越来越浓。白旭尧垂眸定了定心神,然后将两簇火焰抛到了锁链上,那火一沾到锁链就蹿成了一条条密集的火线,红白交织,安静的燃烧着,极寒与极热两种温度矛盾而和谐的共存着,煞是诡异,不过片刻已然形成一大片火墙,生生将大头怪和一众鬼差阴兵逼得不断倒退,独留白旭尧伫立在火焰之上reads;。

     白旭尧双手握拳背在身后,压抑着体内翻涌的魂力,他还未恢复,运用本源火种还是勉强了点,若是他实力没有收到限制,又何须大费周章的用上锁链,只需再设一个结界将枉死城笼罩起来就行。

     “咳……”腰腹处突然出来一阵痛感,白旭尧一时不察,一个趔趄差点没从火墙上摔下去,从伤口处外泄的几分魂力让白旭尧体内的魂力乱窜得更加厉害。

     一只盯着白旭尧的崔钰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不对劲,但有那火墙存在即使是他也无法靠近白旭尧,只能传音询问,但白旭尧看了下自己腰腹处流血的伤口,又哪里还有多余的心思去注意崔钰的担心。只有沈青转移过来的伤害才会流血,不能自主愈合,伤口也需要他亲自用魂力抹去才行,所以是美人受袭了?该死!

     见白旭尧匆匆离去,崔钰就猜到可能是沈青出事了,但他寻思的是白旭尧是如何那么及时的得知沈青的安危的?想这事也不过是一瞬间,毕竟现在他还要收拾这么大的烂摊子。然后倒霉的阴兵头头又被抓包了,这次面对崔钰的询问,阴兵没法再躲过去,只能硬着头皮回答道,“卞城王主动接下了去人间探查的任务,现在不在地府。”

     这就是卞城王要忙的公务?就算人间出事的地步真的到了要阎罗出马的地步,卞城王也是最不该去的,尤其在枉死城内越发混乱的情况下,他这根本就是擅离职守,简直是荒谬!

     “蒋老大怎么会允了卞城王的要求?”

     “秦广王貌似不知道去人间的是卞城王,这还得多亏转轮王的掩护……”

     崔钰将得来的信息全都串联起来,脑子里转得飞快,当整件事的轮廓逐渐清晰起来时,心里突然一滞,眼皮不受控制的跳动着,他问道,“那些受感染的鬼魂逃逸的方向是不是酆都城内?”

     阴兵回想了下才点头,“是的,崔判官,追过去的队伍传来的信息指明他们已经进入了商业街,不过只有私房菜馆损失比较大,他们都没来得及出手,那些鬼已经被众多城民们控制住了,现在正在押送回来。”

     崔钰动作有些僵硬的取下眼镜擦拭着,叹了一声,“他们竟用这种方式来逼他,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啊……”随后也急匆匆的让鬼王善后,就顺着白旭尧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

     也许是这些大头怪制造的混乱太过突然,在酆都城门口执勤的阴兵也被引了过去,沈青出了城也没有引起鬼魂和鬼差的注意。这还是沈青第一次独自走出丰都城外,他跟着缠丝的踪迹一路前行,一开始他还担心速度跟不上,模仿着陈渊将魂力淬炼成空间力量,进行瞬移,但这实在太耗损魂力,不过现在,他再蠢也发现了对方的目标根本是自己,抓豆包也不过是引自己去某个地方,所以才会时快时慢的勾着他往前走,还特意偏离了鬼魂前往投胎的路径。

     但这即使是个陷阱,沈青也不得不往里面跳,他不能冒这个险。

     和酆都城的距离逐渐拉远,转了一大圈到了酆都城出城偏向右边的方向,地势也逐渐走高,上方的灰暗色越发浓黑,渐渐地已经接近于泼墨的黑,还夹杂了几丝血红。感应到缠丝的位置没再移动,沈青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同时心里也越发警惕起来。

     当沈青赶到缠丝所在的大概区域时,一处断崖横亘在前方,沈青不得不停下来,还未靠近,已经能感受到断崖下传来的腥风血雨,鬼哭狼嚎。沈青伫立在原地,环视了一圈,四周空旷,并无能藏人之地,但这是地府,鬼魂的能力稀奇古怪,防不胜防,沈青放出精神力,如同以往般向四周探查而去,奇怪的是,沈青的精神力无法延伸出去,独独困在此处。

     探查无果,沈青向崖边又走近两步,断崖下血黄色的河水便映入眼帘,与此同时,空间里的溪水也翻滚沸腾起来,原本只带了些浅红色的溪水,颜色突然变得越来越浓,成了最纯正的血色,平地刮起一道大风也只在水面掀起微澜,当真是浓稠如血reads;。沈青惊奇之余,脑袋却突然涨痛起来,随着空间里的异常,他的脑袋也像是受到了冲击,神经末梢的痛感也好似被放大了数倍,沈青扶着脑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整个人都痛得痉挛起来,慢慢地软倒在地。

     突然一道劲风从背后袭来,若是打在沈青身上,不是重伤也会掉进河里,沈青忍着头疼,靠着川乌及时的拉力才惊险逃过一击,但那道袭击的余力还是打在了沈青腰间,豁出了一道口子,刚有血液沁出,伤口又诡异的愈合了,但残留的痛感再加上胀痛的脑仁让沈青几乎无还手之力。

     似乎是察觉到了沈青此时的状态和他伤口的愈合速度,空中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啧……”但这声音压得太低,好像就含在嗓子里,沈青一时也分辨不出是不是熟人的声音。

     而那道声音消散后,攻击再次袭来,暖黄的魂力恍若流动的光芒,几道流转就要近身,被心急护主的川乌打个粉碎,然而那破碎的点点金光竟附着在川乌茎条上,川乌微绽的紫色花朵怒放开来,嫩绿的叶子也变得翠绿,但转眼间,花朵开败,绿叶枯黄,掉落,整个植株粉碎成沫。沈青的眼睛陡然睁大,感受不到川乌的存在时更是目眦欲裂,川乌是他第一个陪在他身边的异植,女王范儿十足却独独最爱向他撒娇,像个娇气的小姑娘,现在是……没了?

     “主人……”川乌虚弱的声音响起,及时阻止了沈青体内能量的暴动,不知何时恢复过来却小了好几圈的川乌已经回到了沈青体内,只是现在的她气息太弱,一开始竟察觉不出她的存在,“主人你要小心,是川乌没用……”

     “你好好休息,血藤和菟丝子也别出来了。”

     沈青松了一口气,心思稍定,才留意到那破碎的金光还盘旋在川乌方才停留的地方,想来攻击他的那只鬼很是惊讶那莫须有的存在吧。

     脑袋断断续续传来的痛感已经快让沈青坚持不下去,现在只能速战速决,不然……沈青望了望近在咫尺的血黄色的河水,倾尽了体内的魂力和红色能量糅杂在一起,最终运用的还是白旭尧的火苗,可能是想到了和白旭尧火苗融合的场景,当火苗从指尖溢出化形时,竟是那朵艳红的火焰之花,小小的掩藏在沈青的手心。鉴于刚才那一击,沈青对敌人的判断是实力比陈渊高,所以沈青还是打算先找出对方的大概位置再集中攻击。

     “嘿!刚才那不过是我保命的一招魂术罢了,不用找了……”极力保持着话语的流畅,沈青咬着牙,已是面色惨白,无一点血色,“你引我过来,至少让我死个明白。”

     然而对方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凌厉的魂术再次袭来,但这也让沈青确定自己一定听过对方的声音,所以才会让对方避讳着不讲话。沈青艰难翻身躲避,化作箭矢状的魂力束却也跟着偏离了轨道,刺到沈青小腿上,沈青嘴里溢出一声闷哼。而来自箭矢的力道竟推着沈青向崖边前进,沈青忙拉住断崖边缘,但也几乎悬空,翻涌的水花似乎能打在他脸上。十根手指陷在泥土里,还残留有血痕,腿上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经过摩擦后更是火辣辣的疼。

     沈青两手撑着身体后退,小小的火焰就在手腕处,一跳一跳的,沈青仍旧隐忍不发,只是后退的动作慢了些,脑袋无力的埋在臂弯,似乎再也撑不下去了。但沈青的精神力却是高度集中,虽然探测不到对方的位置,但这却能让他更加敏感的察觉到别人的存在,而现在他就能感觉到对方在靠近。

     就是现在!

     那簇火焰在沈青精神力的驱使下,急速飞往后方,飞行时,一片片针形花瓣脱离花株。像是真的飞针,密密麻麻,那速度太快已经形成了光束,小小的空气爆破声时而响起,在接触到目标后就接连炸开,像是黑夜中炸开的烟花,极为炫目,借着火光,沈青恍惚瞄到了火花中的若隐若现的鬼影,对他的身份,意料之外也是意料之中。

     那鬼影想不到那微小的火花竟能炸伤自己,恼羞成怒的一掌劈了过来,可碍于沈青还未确定的身份,没有下死手,但这次总算是成功将沈青推下了断崖,却不曾想过沈青怎么会那么平静,毫无反抗之意的就这样轻易被推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