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食
    沈青可没有和白旭尧在空间谈情说爱的打算,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把白旭尧带到山坡上,把任务目标指给他看。山坡下那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地,牛羊成群,以木栅栏为界,另一边则是猪,还有一侧连接着草地的是一小片树林,树下的灌木丛中,繁茂的绿丛中露出不少干草铺成的窝,里面装的蛋都快溢出来了,一只只肥美的鸡鸭鹅在树林和草地之间撒欢的来回奔跑着,从小溪引过去的水渠绕林而过,栅栏两侧的农畜家禽都能喝上水且互不干扰。

     白旭尧吞了吞口水,赞了一句,“你这空间都成独立的小世界了。”

     “还行吧,别废话了,你把那一群,凡是会走能跑的活物都杀一部分,内脏不要丢,清理干净,空间会自动分类储存的。”沈青兀自吩咐着,自己则往那一块块整齐的农田走去。

     “我……真没干过这事儿。”白旭尧眼见沈青越行越远,貌似挣扎的说了句。

     在农田这边,沈青就看不到白旭尧的身影了,尤其是把所有心神都用在控制空间收割这件事上,自然无法分神去看白旭尧是怎么处理的,不过那偶尔冲天而起的红光,还有不正常的寂静,倒让沈青好奇上了。

     初步所需要的蔬菜收集到一起,沈青在溪边坐了会儿恢复精神力,还是没忍住好奇,起身往山坡上走去。

     那就是血淋淋的屠宰场,土地净化的速度根本就赶不上血液覆盖的速度,使得那一片青草地都染红了,鸡毛鸭毛羊毛什么的漫天飞舞,还存活的家畜被栅栏拦在远处,瑟瑟发抖。而这混乱中心却有一片净土,白旭尧独站其中,神色间带着一点烦躁,眼睛也不眨的,动动手指,又是一头牛四分五裂,血液内脏还带着热气,迸溅而出,却无一滴掉落在白旭尧周围,反而极其听话的落在那水渠里……

     对白旭尧简单粗暴的做法,沈青是哭笑不得,不过他真的是服了。

     “血凝结成块后也能吃的,你悠着点。”沈青不过是正常音量,却准确无误的传达到白旭尧耳边,白旭尧眉眼间那一丝丝因为重复枯燥动作而产生的烦躁瞬间就消失了,惊奇的看着沈青的方向,“血也能吃?”

     “毛血旺、辣子蒜羊血、鸭血粉丝汤、青椒炒猪血、猪血糕……”

     白旭尧瞬间心痛的看着那一地血色,可惜的咂咂嘴。

     沈青笑着横了白旭尧几眼,“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还是留在这儿看看?”

     白旭尧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回到沈青身边,“看你吧,我可是绝对臣服你的。”

     “那出去吧,豆包应该快醒了,下次带你们一起进来。”

     话落,眼前的场景再次转换,沈青已经将白旭尧带出了空间。同时,白旭尧的心悸还有某种陌生而熟悉的蠢蠢欲动也消失无踪,手上握着的拳头终于松开,若是在沈青的空间多待上半刻,他还真不一定能控制自己不会一猛子往溪水里钻。

     “你怎么了?”沈青见白旭尧望着手掌出神,问道,“身体不适?”

     “没有,”白旭尧声音软了下来,平白添了几分温柔,他转身顺势将沈青抱个满怀,“只是很意外……你愿意让我踏足你的世界,我就说,你怎么能抵挡我的魅力呢?喜欢我喜欢得要死吧,我就勉强答应和你在一起好了。”

     沈青都被白旭尧这贱贱的口吻逗笑了,“我还是不强求了,你可千万别勉强自己。”

     “那不行!委屈我也不能委屈你啊!”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说的就是白旭尧。

     “你这意思是,和我在一起,委屈你了?”沈青语气渐冷,白旭尧也看不见沈青此时的脸色,真以为把沈青惹毛了,恨不得给自己这嘴两巴掌,抚着沈青的后背,白旭尧急急的辩解道,“我不是这意思啊,那不是开玩笑嘛,美人……你真生气了?”

     等了半晌都没有回应,只有耳畔的呼吸声逐渐变得绵长,白旭尧笑着叹了口气,手往沈青膝盖下一抄,打横抱起沈青放进被窝里,然后半躺在沈青身边,撑着头看他,偶尔整理一下沈青额角的碎发,神色平静而安宁,好像就这样简单的看着,就能度过那漫长无边的岁月。

     掌心在沈青面上滑过,确保沈青陷入更深的睡眠后,白旭尧中指食指并拢覆在沈青眉心,另一只手依旧是两指并拢置于自己眉心,指下红光潋滟间,沈青光洁的前额多了几株细叶状的纹路,而白旭尧额上勾勒的却是微微绽放的花朵状。针形花瓣自眉心向外延展,卷曲婀娜,层叠蜂拥,极尽妍丽,依旧是火红的颜色,但经过白旭尧多日的努力,那无论是叶子还是花瓣状的纹路都勾勒了一层金边,继而金光一闪,所有的纹路都消弭于无形。

     随之各有一滴精血自沈青和白旭尧眉心涌出,呈水滴状悬空在白旭尧掌心上方,缓慢旋转着,随着白旭尧双手的靠近,那两滴精血也恍如有线牵连着,慢慢靠近,最后融合在一起。白旭尧几乎将所有的魂力都聚集在了手上,再缓慢的流经那融合在一起的精血,本是水滴状的精血几经拉扯,在白旭尧魂力的冲击下,逐渐的出现了一朵完整的植株状雏形,连花带叶还有细茎,只是这化形并不稳固,叶子好像随时都可能脱落,再推回到沈青体内的过程中,即使白旭尧已经对这流程熟练了,事后仍然是一头的汗水,十分疲惫的躺在床上,进入了深眠。

     ……

     翌日,沈青将可维持三天左右的食材放进了私房菜的储藏库,经过几大阎罗的力量加持和崔钰的技术加持,沈青可是一点都不用担心食材的泄露问题,和采购处的对好账,估摸个良辰吉日就能开张了。

     阴间私房菜的售卖方式和原来的食品分卖点差不多,也是通过网络订单和系统摇号,只是现在可以有固定的地方吃饭了,菜单更加完善,当然价格也更贵。沈青那几个鬼徒弟也被白旭尧给弄到地府来了,毕竟他们业务比较熟练,是野鬼的都给了个地府户口,安插到厨房、大厅等各处,继续帮沈青做事。

     就在沈青忙着张罗开张的一切事宜时,豆包终于醒了!沈青直接把手上的事甩给别的负责人,直接去了崔钰的宿舍。其实白旭尧租得那间宿舍和崔钰的相隔挺远,但只要有崔钰房间的木牌号,又经过了主人的事先允许,只要沈青是在员工宿舍楼范围内,默念门牌号就能直接进入崔钰的房间。

     所以,经过几秒钟的黑暗,等沈青再次睁眼时,豆包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最初见到豆包时,看起来大概两岁左右,经过这两次的成长,豆包已经长成了四五岁的小正太了,两颊嘟嘟的软肉没了踪影,显得他的五官越发精致和立体,不知是谁还特意找来了一身小西装,穿在豆包身上,像一个精工细琢的仿真娃娃。

     “妈妈……”豆包羞怯的扯了下衣角,想要上前抱着沈青撒娇,可是一想起之前自己不听话,偷偷跑出去被坏阿姨抓了,又怕沈青生气不理他,所以喊了声妈妈后,只期期艾艾向前挪了两步,就用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沈青,张开手臂,“妈妈,抱抱!”

     啊!我家豆包长大了,又萌又帅!好想抱抱蹭蹭……不行!

     沈青抿着唇,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豆包,叫叔叔,我不是你妈妈。”

     豆包委屈的收回手,嘴巴一瘪,眼珠子就掉了下来,泪眼朦胧的看了沈青一眼就可怜兮兮的转过身子,拿屁股对着沈青,抽噎着说,“豆包惹妈妈生气了,所以妈妈不要豆包了……是豆包活该!呜呜……”

     沈青听着豆包的哭诉,心里也跟着一抽一抽的,心疼啊!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看来是真的甩不掉妈妈这个称呼了。沈青只得认命的走过去,将豆包抱起来,豆包立刻扑腾着抱住了沈青的脖子,窝在他肩膀上大哭起来,“妈妈……别不要豆包!豆包不会变坏的!”

     轻拍着豆包的后背,沈青张张嘴,终于艰难的承诺着,“妈、妈妈怎么会不要豆包呢,别哭了啊。”一边安慰着豆包,沈青还不忘思考着崔钰跟豆包说过什么话,豆包看起来好像对自己的情况一知半解的。视线在客厅里扫了一圈,意料之中的简洁,只有一张靠墙的长桌和几根长凳,倒是地板中央铺了一块厚厚的深色地毯,墙壁上挂了几幅看不懂的抽象画。

     “崔钰叔叔呢?”

     “翠翠……嗝!”豆包打着哭嗝,皱着眉说着,“翠翠让豆包在这里等妈妈,他……嗝!他去找祖祖了!”

     沈青亲了亲豆包湿润的眼角,“都哭得打嗝了,我给你弄点水喝吧。”

     豆包舔了舔嘴角,脸上的泪痕还没干呢就腆着脸笑起来,“妈妈,我饿了!”

     ……

     不同于沈青那里的其乐融融,白旭尧这边可就沉重的多。

     “你带我来枉死城干什么?”因为崔钰的郑重其事,白旭尧路上没有多问,可都到了枉死城里,这崔钰还闷着,白旭尧可没那么多耐心和时间跟崔钰耗着。

     枉死城位于第六殿右侧,在酆都城出口外,临近奈何桥和血盆苦界,这里就像是一座古代的边关城市,高大的石墙使之与外界划为两地,终日被灰暗的天色所笼罩,荒芜的环境充满了特有的苍凉和颓靡。城内的鬼魂因为种种原因集中在此地,直至生死簿上原有命数注定的寿命终结为止,才能走出这座城。漫长的等待消耗着他们的热情,使他们对现在的处境越发麻木,如行尸走肉般在枉死城中飘荡。

     比起地府其它地方来,枉死城更像是一个死城。

     而如今,崔钰一言不发的带着白旭尧来到枉死城的管理处,和管理的鬼差打了个招呼,崔钰和白旭尧就来到了一间宽敞的石屋内。

     石屋左侧的墙壁镶嵌有无数缠绕的锁链,七八个鬼魂被锁在上面,面目狰狞的挣扎着,而右侧的情景相似,只锁了两只鬼魂,不过锁住的鬼魂似乎失去了主观意识,呆滞的站在那里,眼睛望着前方却没有焦距,两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白旭尧左右看了看,仍然不解其意,“什么意思?”

     崔钰指着那凶残的张着嘴做噬咬状的几只鬼魂解释道,“这几只都是前段时间被咬死的,初期保有神志,不过两日,失去意识,再然后就成了这样子,而右边两只是最近进来的,情况发展和前者类似,我猜想不错的话,现在就是第二阶段。”

     “他们也是被咬过的?那很正常啊。”

     “我查过记录了,医疗事故,被注射了不明药物,死亡后尸体并未火化,成了实验体之一。”崔钰继续说着,“当然之前那些猜测是我观察后判断所得,具体的情况还需要再做观察。”

     白旭尧凝眸注视着那两只没有意识的鬼魂,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眼里却染了几丝嘲讽的意味,“告诉我有什么用?查得再清楚,地府也不能插手。”

     “我们不能,你跟沈青却可以。”眼见着白旭尧的神色迅速冷下来,崔钰的话停顿了下,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有件事我没有告诉你,我去往阳世并且留在沈青的出租屋里,是因为我接了一个任务,暗地里探查清楚沈青的底细,我们怀疑他就是……”

     “闭嘴!”白旭尧沉着脸打断崔钰的话,眉眼间戾气横生,“我说过他不是。”

     “你不用这么紧张,如果沈青真的有那种能力,没有人会伤害他,反而会尽一切所能满足沈青的要求。”崔钰摘下自己的眼睛,兀自擦拭着,在白旭尧发火前又不紧不慢的补充了一句,“探查结果,我还没往上报呢,你急什么。”

     “操!你说话说一半是故意的吧!”白旭尧没好气的一拳打在崔钰肩上,崔钰闷哼一声,不受控制的后退了两步,他咳嗽两声,“你还来真的啊!”

     “别拿沈青的事儿开玩笑。”白旭尧下巴一抬,理所当然的要求崔钰。

     崔钰无奈一笑,重新戴上眼镜,“阎罗殿的几位跟你说过人间的大劫吧?我没想到你第一个动作是把沈青留在阴间。”

     “不然呢?”白旭尧嘴角一挑,挂上了一贯的吊儿郎当的浅笑,眼底却全是淡漠,“要我去救世?现在还只是苗头,堂堂的阎罗就想着自保,推不相干的人出去,我这个免费打手可没那么大能力。”

     “他们总有办法逼你走那一步的。”

     “再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