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食
    这是沈青第三次来到修罗场了,上次带路的是个话多的胖子,这次带领沈青进场的鬼倒是异常沉默,从始至终没有和沈青多说一句。沈青坐在休息室里,突然想起上次魂斗时,身体诡异的愈合速度,之前练出了融合之术太过兴奋,一时之间把这事都忘记了。

     在魂斗场上站了一会儿,还是没有对手前来,沈青捏了捏手腕,长身玉立,冷冷淡淡的,不带一点急色,反倒是观看席上一片喧嚷声,这临时怯场或是后悔不敢应战的事可是有几十年没发生了,他们权当是看稀奇,还想着修罗大人会怎么收拾那个临时反悔的选手。

     突然,一道清亮冷冽的男人声音响起,在一众嘈杂喧闹声中何谓是一道清泉,“抱歉,来迟了。”随之,一个穿着休闲运动服的男人从观众席的高台缓步而下,寸头,脸上线条犹如刀削,眉骨微凸,一对剑眉下是漆黑的眼眸,看不出情绪,散发出的气势却是凛冽十足。

     这个男人一出现就引起了所有看客的吸气声,嗔目结舌,皆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怜悯的看向沈青。在阴间私房菜吃过饭又见过沈青这个老板的更是为沈青可惜,怎么运气这么不好,直接对上一个常胜将军。按理说以沈青的级别不可能挑战上他,但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这种可以说是碾压的对战,所以这些看客虽然吃惊,却并不奇怪。

     不用听看台上那些鬼的惊呼,沈青也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很强,但这不是沈青惊奇的原因,他惊讶的是在原来的末世中,他见过这个男人,xx基地的军区掌控者,左渊。

     “擂主——陈渊,挑战者——沈青,现在,魂斗开始!”裁判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看台上瞬间安静下来,齐齐看向魂斗场中央。

     沈青双手背在身后,刚放出来的血藤就在沈青脚边,幻形的血藤只有沈青这个主人能看见,作为沈青的第一道防御。

     “你的魂力太弱了,我让你三招。”陈渊的声音很好听,但没有起伏的话便蒙上了一层冷漠之色,甚至直到现在,除了下场时片刻的打量,陈渊就没再正眼瞧过沈青一眼,怎么看都是对沈青的轻视,再加上他说的那句话,要是一般人早被他激怒了。

     沈青却是轻笑一声,顺势应了下来,“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听了这话,陈渊总算是挑起了些微兴趣,做了个请的姿势reads;。

     沈青右手前伸,五指微张,浅红色的能量从指尖溢出,转眼间化成一道利刃,凌空旋转,隐隐有破空之声,正是上次沈青从黄赌鬼那里融合的魂术。显然,看台上也有一些看客认了出来,他们可忘不了那魂力刃的威力,但这要用到陈渊身上,就不够看了,毕竟陈渊可是出了名的攻防一身没有死角的怪胎。

     魂力刃依旧缓慢向前,看客们没看出区别来,但陈渊却是有些惊讶的虚着眼睛捕捉起魂力刃的轨迹来,飘忽不定的轨迹让陈渊想起某个人来,心下瞬间了然,难怪修罗要让他上场了。

     沈青在融合了白旭尧那簇小火苗后,就一直试着将火苗和魂力刃的优势结合起来,现在看来效果还不错。同时沈青也注意到陈渊站在那里,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动作,果然不是一般的瞧不起他的魂力啊。

     “轰——”地一声巨响,半空中漾起一圈圈波纹,就像是一粒小石子砸进了平静的湖面,除了水纹,浪花都没翻起一个,那道看不见的屏障完美的挡住了魂力刃的攻击。看台上的众人心里有些失望,谁知异变突生,魂力刃消散之际竟生成漫天的大火,附着在那道屏障上,熊熊燃烧着。

     这还不算完,看台上的鬼察觉不出,陈渊却能清晰感觉自己布在周身的空间盾能量正在迅速消失,这火消耗魂力的速度有这么快?

     陈渊的右手举到身前,从左向右平滑而过,空间盾也随之消失,剩余的能量汇集成团,被陈渊收在手里,那火苗就在能量团中,陈渊只看了一眼,忍不住眼底的惊讶看向沈青,他要是没有感应错的话,这火源是属于白旭尧的,但稍稍又有些不同,还融合了沈青的能量,但白旭尧那霸道性子,他的本源火种也从未和任何鬼或者人的能量成功融合过,真稀奇!接下来,修罗又该抓狂了吧?他可不止一次觊觎过白旭尧的本源火种。

     还不等陈渊细想,手里的火苗连同他的魂力团都消失了,这就是……融合之术?

     沈青可以说是成功引起了陈渊的重视,但现在沈青可是撑得够呛,刚才他的一击除了明面上的魂力刃和火苗,还隐藏了菟丝子,但这菟丝子也不知道是饿了多久,就没考虑过她自己还有他这个主人能不能承受,一个劲儿的吃吃吃,把陈渊那道防护屏障蚕食了不说,人收回去的魂力都不放过,现在沈青哪个地方都不舒服,陌生的魂力一时间不能完全融合,就在体内流窜,经脉血管跟针扎似的,胀得发疼。

     “不知你刚才的一击算作几招?”

     “两招……”沈青吞下喉头的腥甜,眼角一扬,“当然,你要是承受不了想出招了也行。”

     “我说话算话,你继续。”

     得了陈渊的允诺,沈青不再废话,体内红色能量将那些多出来的魂力一裹,全部运行到手上,生成的同样是魂力刃,但这次的又有些不同,若隐若现的,安静的待在半空中,像是一只幽灵,沈青呢喃着,“竟然是对空间的掌控……”手腕轻轻一转,半隐形的空间刃一闪而逝,再出现时,已经刺向了陈渊的后心。

     观众席一片哗然,这一刻,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融合之术的逆天!

     这一次,陈渊不再原地等待,身体微微一闪,避开了空间刃,他低叹一声,“空间刃可不是这样的。”话落,陈渊双脚错开,双手半敞,纯白的休闲外套无风鼓动,但他身前却并无任何攻击波动,这也是陈渊攻击最厉害的地方,伤人于无形。

     许是因为沈青身怀空间,对空间波动敏感得多,在他和陈渊之间的空间已经扭曲了,螺旋状的空间随着进攻,威力逐步叠加,像是龙卷风,从其中旋转而出的细小空间刃形成一个密集的网,向沈青扑过去,其速度之快,威力之广,不过眨眼间,在这小小的魂斗场上,即使是看台上的鬼们也觉得魂体作疼,像是被割伤时产生的痛感。

     “空间绞杀!这是空间绞杀啊!我以前见过,直接魂飞魄散了reads;!”

     “尼玛!沈青老板魂飞魄散了,我们以后吃什么!陈渊大大手下留情啊!!!”

     “是啊!这这……这该如何是好啊!天!”

     ……

     沈青怎么躲?

     沈青就没想过躲,因为躲也躲不过去,唯一能做的就是挡。沈青低头看了眼脚边的血藤,再次把菟丝子放了出来,心说,“你们可得抗住啊!”

     菟丝子整个身体都在发颤,装模作样的喊了几声,“主人,菟菟怕怕……”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那是激动的,又有魂力大餐吃了,嘤嘤嘤~血藤慢腾腾的蹭了下沈青的脚,但身体生长的速度可是不比菟丝子慢。反倒是川乌在沈青体内叫嚣,“主人!我也可以保护你的!你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我就是那个旧人……”

     川乌的能力在攻击和迷惑,吸收魂力和防御却不如菟丝子和血藤,所以沈青才没让川乌出战,但现在川乌委屈了,沈青倒是考虑起川乌迷惑的能力来,她还吞噬过桃花瘴,沈青差点就忘了。所以沈青也将川乌召唤了出来,只来得及说一声见机行事,就一心抵抗陈渊的空间绞杀来。

     无限延长的血藤一圈一圈的将沈青包裹在其中,犹如一个椭圆的茧,因带了小红和木系能量,远远看去,沈青周围就多了一丝丝红绿交织的浅色光芒,然而在空间绞杀之下,沈青实在太过渺小,鲜少有人注意到。

     密集的空间刃接连打在血藤上,每有裂口出现,木系能量总能及时的补上,沈青体内的能量源源不断的输出,但菟丝子那边吸收的魂力又不断流入沈青体内,沈青就像一个能量转换中介,那滋味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沈青嘴里的腥甜味越来越重,即使有血藤的抵挡,身上却迸裂出一道道血痕,看起来就是空间绞杀造成的。

     陈渊看到沈青身上的衣服逐渐被血痕浸湿,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渐渐的,他却看不清晰沈青的身影了,周围的喧闹也逐渐远去,一向灰暗无光的环境竟多了些粉嫩的颜色,淡淡的香气由远及近,若有若无,却偏偏勾着他的嗅觉,忍不住顺着那道香气前进,是花香吧……

     攻击的力度被不断消耗,又没有了后续力量的支撑,狂暴的空间绞杀几个片刻后失了气候,沈青再次现于人前,破烂的衣裳遮挡不住密密麻麻的伤口,连那张漂亮的脸蛋也多了几道口子,被血覆盖住,在苍白的脸色映衬下,只觉得血肉模糊。也许陈渊也觉得下手太狠了,竟没有趁势继续攻击,只是站在那里,也许是懒得多此一举,因为不用陈渊再出手,沈青力竭的倒了下去,从他身下溢出来的血液染红了那一小片地面。

     所有人都以为沈青是被陈渊伤成这样,他们再次惊叹常胜将军陈渊的厉害,但也有不少资历深的老鬼,眼睛盯上了沈青流出体外的血液,这么久都没有消失,甜腻的气味,是生魂的血液吧?

     沈青看了眼自己身上迅速愈合又不断破裂的伤口,都懒得管了,空间绞杀携带的魂力太多,他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再去吸收。反观陈渊,看似平静毫无异常,要不是川乌回来了告诉他,桃花瘴已经近了陈渊的身,沈青还真看不出来,不过就桃花瘴那小玩意儿,应该也困不了陈渊多久,只要能撑到裁判宣告结束就行,他没力气也没更多的花样再战了。

     ……

     “魂斗结果——陈渊胜!本次魂斗结束!”

     裁判的宣判声可谓声如洪钟,直接将陈渊惊醒,侵蚀陈渊魂体的粉雾被震得瞬间粉碎消失,他一双眸子黑得发亮,盯着沈青,凛冽的目光好像要把沈青从里到外的瞧清楚了。沈青对上陈渊的视线,正好几滴血滑至唇角,他伸出舌尖在唇上迅速扫过,几滴血色便卷进了嘴里,然后对着陈渊笑了笑,妥妥的挑衅。

     陈渊突然笑了起来,通身的冷冽都化作了大气爽朗,爷们儿十足,他缓步走到沈青面前,伸出自己的手,“要我送你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