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食
    白旭尧的声音分明很低,语气也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喃,但落在“阿宛”耳朵里不亚于一场山呼海啸,她的瞳孔已经放到了最大,犹如濒死的人,嘴唇微微颤抖,但话都被掐在了咽喉处,该死的,突然和最后一根缠丝失去了联系,她已经控制不这具身体了。

     白旭尧很快就发现了“阿宛”的不对劲,眼前突然就出现了沈青最后看过来的一眼以及他嘴角那极浅的笑意,白旭尧呼吸重了两分,嘴角却同样带出一丝笑,看着“阿宛”的眼神多了些嘲讽,“你败局已定,倒是我多事了。”白旭尧收回手,余光扫到她耳边垂落的几丝长发,眉梢微扬,“吸收了怨气的缠丝藏在发间,你倒是聪明。”白旭尧握住那几根长发,轻轻一扯,几根长发就握在了手心,恰是五根,而“阿宛”在失了几根发丝后,目眦欲裂,脸色迅速灰败下去,几道黑色的裂痕出现在她外露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看起来很是诡异。

     “不如,我还给你?”白旭尧手掌摊开,几根缠丝灵活的扭动起来,升到半空中,纷纷围住了“阿宛”的身体,其中一根正对着“阿宛”的心脏,白旭尧视线从上到下扫过“阿宛”,几根缠丝就像是得到了命令一般,缓慢的往“阿宛”身体里钻去,柔软的发丝轻易破开皮肤的阻挡,一点一点的没入,随即化作千百根发丝逆着血管流动,或是刺破血管,或是缠绕住脏器收紧搅动,尤其是“阿宛”心脏被上千根发丝包围住,争相往里面涌去。而发丝还带上了怪异的灼烧感,摧拉枯朽的在“阿宛”体内肆虐,血管和脏器破裂,骨头一点点的化为灰烬。

     所有的痛感都被放大,“阿宛”的喉咙咕噜咕噜作响,所有的血液都堵在喉间,眼球也早已破裂,剩下两个血洞,几根猩红的发丝从里面钻出,又从嘴巴里钻进去,滴落下来的血液还未落在地上就消失了,随之消失的,还有阿宛这个躯壳,在怨魂尝到粉身碎骨的痛楚后。

     怨魂周身的黑雾被缠丝吸收,她的样子也出现在白旭尧面前,和真的阿宛的相貌已经有五六分相似,不过她更加苍老,眉眼间布满了阴翳,只是现在,被恐惧所占据,魂体也被缠丝钻出了密密麻麻的小洞。

     白旭尧凝在半空中的视线收了回来,重新落在怨魂上,收回缠丝,“你说我该怎么处置你呢?”

     没了躯壳的禁锢,怨魂虽被困在原地,但魂体至少能动了,也能说话,她摇了摇头,“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声音嘶哑而虚弱。

     白旭尧伸出手,掌心是两朵火焰化成的花朵,一朵纯白,一朵猩红,“好看吗?送给你的。”手一扬,两朵花没入了怨魂的魂体,只一瞬间她就筋挛的倒在地上,手指僵硬的□□了自己的魂体,不住的打滚。

     白旭尧歪了歪头,仍旧觉得不够,为什么呢?

     突然三道身影出现在白旭尧身后,呈三角之势将白旭尧包围起来,白旭尧转身,见是熟人,不耐的说道,“又是你们。”

     宋余上前几步,脸色紧张的在白旭尧身上晃了几圈,随即在白旭尧视线的阻止下,不情不愿的的移到了蒋秦身边,“小白啊,你没事吧?我一看地府有异,就猜到是你这儿出问题了,我可担心你了,你说你在网上陪我们打打游戏多好,你技术又利害,装备排行榜还是第一!你没事到人间瞎晃荡干什么……”

     “闭嘴,谁是小白。”白旭尧广袖一翻,不胜其扰的打断了宋余的唠叨。

     一直站在一旁的阎罗可就没那么多家常跟白旭尧唠了,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将那怨魂交予我们,我们自不会管你的去来。”

     “交给你们?”白旭尧眼睛危险的眯着,额头上的纹路越发鲜艳。

     “诶!诶!别动手啊!”这热闹看不下去了,蒋秦只得出来打圆场,“阎包子退后!整天绷着一张脸,跟谁欠了你钱一样,你也别怪白旭尧要跟你打架。”阎罗瞪了蒋秦一眼,却也没当场翻脸,退后了两步,让蒋秦去解决。

     “你又不是不知道地府花样多得是,一百多种酷刑你还嫌不够啊?交给我们你就继续逍遥,多好!”蒋秦摊摊手,一副为白旭尧全新着想的模样,让宋余直翻白眼,阎罗哼了一声,也不忍直视了。

     “呵。”白旭尧手心向下,横向一划,那光滑的地板就多了一条一米见宽的缺口,从缺口向下看,能看见一条不见尽头翻涌着血色的河流,两岸是大片大片妖娆艳丽的血色花朵,极有开到荼蘼之势。

     蒋秦他们惊疑的看着白旭尧的举动,宋玉更是紧张的说着,“小白你别冲动啊!”

     白旭尧视线在那血色花朵上停留了几秒,随即眼尾一扬,冲蒋秦他们绽放出一抹肆意张扬的笑来,“不用你们多管闲事。”与此同时,怨魂已经被他丢了下去,河中突然涌起一道波浪,将那女怨魂卷了进去,其间夹杂饿鬼邪灵无数,统统张着嘴,朝女人咬去,活脱脱就是一幅恶鬼抢食图,旋即被河水压下,恢复成无波无澜的模样,只是众鬼见女鬼魂体破碎后不一会又恢复过来时,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波澜,他们都知道,等待女鬼的是永无止尽的噩梦。

     “你……”阎罗眉心皱得紧紧的,这厮实在太放肆了!一阵气急就忍不住要动手,蒋秦急忙将他拦住,“你急什么!你信不信,我数三声,他就得给我倒下?”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这话说得极是大声,没有一点避讳当事人的意思,宋余还不嫌事大的真的数出声了,“一,二,三!”

     宋余拉长的第三声还未落下,白旭尧就无声的倒下了,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只是看起来虚弱得厉害,魂体都是若隐若现的,看起来随时都要消失一样。

     宋余率先上前查看了一番,“没什么事,魂力透支了,休息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不过我就是好奇,他怎么突然就醒了?”

     “受刺激了呗。”蒋秦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什么刺激?”宋玉觉得自己的八卦魂又燃了起来。

     “我怎么知道!”

     “你就知道吃!”宋余呛了蒋秦一声,甩给他一个后脑勺就逃之夭夭了。

     ……

     再说沈青这边,事先压制小红和小青,诱使缠丝深入,让他这次伤得不清,失了意识就直接被空间收进去疗伤,这也是沈青敢走这一步的原因,只是忘记了空间当时发生的变化,不然怎么也得考虑考虑。

     溪水依旧沸腾着,像是由血汇聚而成,沈青端坐其中,自己的血液也没入了溪中,被血染红的身体经过溪水重复的冲刷,露出一条条细密的伤痕,不少血红的溪水顺着伤口渗入,像是输血一般,之后在小青的治疗下,那些细密的伤口只剩下浅粉色的痕迹,只是左胸的伤口较深,且那根缠丝还留在里面,致使伤口一直无法愈合,只能等沈青醒来将缠丝拿出去。

     而在溪水底部,趴着一根懒懒的血藤,在闻到沈青血液的味道时,它活动了下身子,甩掉自己身上附着的泥土,慢腾腾的挪动着向沈青靠近,沿途落入溪水中的血液皆被他偷食了去,那根血藤看起来越发剔透莹亮了,像是一件工艺品。碰到沈青时,血藤顿了顿,将自己尖利的刺都收了起来,然后继续慢腾腾的往沈青身上爬,当触到沈青左胸的伤口时,血藤像是犹豫了,左摇右晃的在伤口周围打转,随即他把自己缩小到了极限,像一根红线,只比缠丝粗那么一点点,随后像是下定了决心,往伤口深处钻去。

     缠丝挡道,血藤一扭一扭的就把缠丝挤了出去,然后继续往里爬,也不贪心,只小口小口的吸着沈青溢出的血液。渐渐的,血藤彻底进入了沈青体内,而小青十分积极的治愈沈青的伤口,就那样将翻身回头也做得慢腾腾的血藤困在了里面。

     血藤感觉自己很委屈,他只是想要偷点主人的血吃吃,主人的血液太香了,他只是没忍住,但他从没想过要害主人的,为什么那团红色的能量要攻击他?还有那朵川乌,他以前也见过她,长得多好看啊,没想到刚醒就用鞭子抽他,把他都给打散了,真是太暴力了!虽然不怎么痛,但血藤还是很委屈,想着反正打不过,也就懒得动了,随便找了一处地方就盘着准备睡觉了,结果川乌又和那团红色能量打起来了,血藤又扭了扭,决定看完热闹再睡觉。

     而在沈青的左胸处,也多了一道血色纹路,缠绕的藤蔓护在心口,像是神秘的图腾,依然是一闪而逝,犹如当初的川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