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食
    刚吃了一顿大餐,白旭尧体内的魂力足以支撑几个小时的维持人形,便打发了崔钰在家当奶爸,他和沈青一起去医院看看情况。沈青其实挺不理解白旭尧为何突然那么执着以人形出现,白旭尧意味深长的看着沈青,并不解释,沈青也就没有多问。

     到医院门前,不意外的看到一大群在医院门外死死等候的粉丝还有想方设法想要潜进去的记者媒体,都被门卫和保安拦在外面。沈青之前和邹辰还有小张、卫姐等人交换电话号的,现在正好可以派上用处,沈青一开始打电话给邹辰的,没有接通,转而给卫姐打,卫姐似乎也看出来沈青和邹辰是一类人,所以在听到沈青想进去的时候十分爽快的答应了,没过多久,助理小张艰难的穿过人群带着沈青和白旭尧进去。

     唐澜是在这天早上出的车祸,保姆车里坐了三个人,司机受了点轻伤,小张安全无事,只有唐澜重伤,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里,重度昏迷,沈青他们只能透过透明的玻璃看到唐澜,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身上还插了不少管子。卫姐神色凝重,得体的妆容也掩盖不了她眉目间的忧色,将沈青两人带到休息室。小张正在看电视上的娱乐新闻,头条无疑还是唐澜的车祸,电视屏幕上正在播放媒体刚拍到的画面,小张迎头走在前面,看起来颇为狼狈,后面的沈青被白旭尧护着穿过重重障碍,而沈青的脸被拍了个清清楚楚。因为目前还没有关于唐澜具体病情的消息,这家媒体居然把重点放到了沈青和白旭尧身上,尤其是沈青,还把沈青在演唱会上和唐澜的那个拥抱以及贴近耳语的画面和这两天火了一时的高颜值家庭照片一起摆了出来,探寻着这几人之间的关系。

     卫姐眼里眼里闪过凌厉之色,跟小张使了个眼色便转身出去给相关媒体打电话,小张招呼着沈青和白旭尧,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人算计好的,邹大师刚有事离开,我们陛下就出事了,我偷偷问过邹大师,现在养小鬼也在跟着时代进步,更难被发现了……这车祸一耽搁,得推掉不少通告,不知道要便宜多少人,说不定其中就有那个养小鬼的人!”

     “那你就说说,有哪些人是能从这事儿获得好处的?”沈青问道,同时看了眼无聊的走到窗边的白旭尧。

     小张小心往门外张望了下,确定没有别人,卫姐也还在打电话,这才说道,“比如穆箫啊,以前拍戏的时候就一直就针对我们陛下,现在陛下转战歌坛,他也开始唱歌了,前段时间还跟我们抢资源;还有刘怡婧,高语歆之类的,她们……”

     小张不愧是话唠,圈子里和唐澜有鸡毛蒜皮的小矛盾的通通记着呢,一说就停不下来,但目标越多,他那话的价值也就越小,沈青不得不打断小张的回忆录,下巴往门的方向一点,小张一开始还有点懵,直到熟悉的高跟鞋走路的声音传到耳朵里,连忙闭上嘴,心虚的站起来对卫姐献殷勤,“解决了吧?快坐,你忙了大半天了,休息一下。”

     卫姐面色不虞,对休息室的人点点头,“我去补个妆,一会儿有一个简单的记者发布会,你们自便吧,要走的话,尽量不要让记者跟到。”

     从洗手间出来的卫姐看起来精神不少,尤其是唇上那一抹浓烈的红,看起来格外冷艳,那气场就是去撑场子的。小张也跟着卫姐去准备了,见天色不早,沈青也准备和白旭尧打道回府。再次走过重症监护室,白旭尧往里面看了眼,“邹辰倒是聪明,你现在不担心了。”

     “你什么时候看我担心过?”沈青语气轻快,拿出兜里不停振动的手机,是家里打过来的,刚接通,豆包急切委屈的嗷嗷声就传了过来,让沈青忍不住笑起来,“怎么了,豆包?”白旭尧不动声色的用余光描摹沈青此时柔和下来的眉眼,在沈青察觉前移开视线,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

     这边崔钰把沈青给豆包准备的零食一口一口的解决干净,就当着豆包的面,豆包抱着电话,泪眼汪汪的看着崔钰,嘴里更是冲沈青叫唤个不停。崔钰动作优雅的拍点身上掉落的食物残渣,低头时还能看见那一抹苍白的脖颈上刺眼的一片红色和清晰的牙印,伸手拿过电话,崔钰拧了一把豆包两颊的软肉,对着电话说道,“豆包饿了,让你们快点回来。”

     “我给他准备了那么多零食,都吃完了?”沈青是按豆包胃口的两倍准备的,更不用说豆包中午吃了火锅,肚子圆滚滚的,那么多东西是塞在哪里了?

     “嗯,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在路上了,你哄着他点。”

     “好。”

     ……

     挂了电话后,崔钰取下眼镜擦拭,上面全是豆包冲他喷的口水,眼尾一扬,没有眼镜的遮挡,眼里精光毕现,豆包澄澈的双眼对上崔钰,瞳孔顿时紧张的缩起来,喉间也发出警告的呜呜声,小步小步的后退着,很快就抵住了沙发扶手。崔钰重新戴上眼镜,好像也戴上了面具一般,笑得温和无害,豆包歪着头奇怪的看着崔钰,耸耸鼻尖,试探的向崔钰靠近,见崔钰向他张开了双臂,豆包犹豫了一下,然后小炮.弹一样扑进崔钰怀里,搂着崔钰的脖子嗅了嗅,还在牙印那处舔了舔,像是做标记一般。

     崔钰揉着豆包的脑袋,“小崽子牙还挺利,就是笨了点。”

     是夜,吃了饭就到了住宿的问题,这屋子也就两间卧室,豆包来了后一般都是跟沈青睡,所以崔钰来了,如果要睡觉,自然而然的是和白旭尧一间房。白旭尧第一个反对,理由十分充分,“鬼所谓的睡觉只是凝神修炼魂力,若是两只鬼一起的话,容易发生吞噬现象,也就是无意识的掠夺另一只鬼的魂力,很危险。”

     沈青怀疑的看向崔钰进行求证,崔钰扶了下自己的眼镜,顶着白旭尧威胁的目光,压下心里的吐槽,敛目,微笑,点头,然后对豆包张开怀抱。豆包本是坐在沈青怀里的,见到崔钰的动作,条件反射的要往崔钰怀里扑去,突然间又犹豫了下,依依不舍的蹭了蹭沈青的脸,然后头也不回的扑向了崔钰。崔钰压着豆包乱动的小脑袋,“我能照顾好豆包的,放心吧。”

     沈青心塞的看着豆包这只小白眼狼,心情十分不美丽,冷淡的看了眼阴谋得逞还在得瑟的夸奖豆包不认生的好习惯,“你就在客厅睡吧。”说罢就回了房,冷酷无情的当着白旭尧的面甩上了门。

     崔钰耸了耸肩,脸上的表情是一种看了好戏后的幸灾乐祸,“我已经尽力了,好梦。”说着就抱着豆包冲白旭尧挥了挥小爪子,“跟你老祖宗说晚安,”豆包配合的嗷呜了一声,就和崔钰一起回了房。

     白旭尧站在客厅,狠狠的瞪了眼两扇禁闭的房门,然后就躺在了沙发上,决定半夜再溜进去。

     可惜,白旭尧扑了一个空,摸了下冰冷的床铺,白旭尧撇撇嘴,施施然的钻了进去,陷入柔软的被子里,餍足的叹了一口气,嚷着,“美人你不睡还让我在外边呆着,太无情了……”

     在白旭尧进门时,沈青就知道了,虽然他进了空间,但总会留一分心神在外界,这也是白旭尧平时能感受到他的原因。但那次沈青被空间强制带进去疗伤已经没有了意识,白旭尧自然也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对于沈青有空间这事,一人一鬼已经心照不宣,只是一直没有说破,所以沈青没有被发现秘密的紧张,白旭尧对着空房间也没有一点惊讶。

     白旭尧一直在沈青的床上撒欢打滚,跟唤魂似的重复喊着沈青的名字,沈青被他烦得在空间里也抵挡不了他的噪音,也静不下心来修炼,无奈之下,只能从空间出来,却忘了进空间时是靠坐在床上的,出来的落脚处自然也是床上。谁知就那么巧,沈青刚出现在床上,白旭尧就滚了过来,顺势就把沈青给扫到了,躲闪不及的扑了下去,差点就出现了电视剧经常出现的画面,然而沈青并不是身娇体弱的女主角,在倒下去的那一瞬间就伸手撑住了自己的身体,没有压到白旭尧身上,嘴巴也没有恰好的撞上去,来个一吻定情什么的,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白旭尧在沈青腰上一挠,沈青一时不备,就无力的横趴在白旭尧身上。沈青恼羞成怒的转头骂了白旭尧一句,“你大爷!”这时白旭尧才感觉到从沈青身上传来的水气,薄薄的衣服被打湿黏在他身上,而他脖子上还有尚未擦去的水珠,随着沈青的动作,滑过那条侧头时自然凸起的美人筋,滴落在白旭尧的手臂上,“啪嗒”一声轻响,在白旭尧耳畔却已经放大了千百倍。

     白旭尧心里的火已经可以燎原了,脑子里某根神经突然就断了,像是着了魔一般不受控制的箍着沈青的肩,都没怎么用力就将沈青翻了个身,自己则是压在了沈青上方。跨坐的姿势撑着白旭尧没有全部压在沈青身上,而沈青的手臂虽然看着纤细,却也是牢牢的在第一时间按着白旭尧,阻止他俯身的动作。白旭尧死死的盯着沈青那张脸,眼里的血色若隐若现,手指抚上沈青的眼睛,白旭尧头微侧,像是在考虑什么,“我……”白旭尧的嗓音意外的喑哑,他没再继续,只喉结一动,做了个吞咽的动作,而此时他的手指已经滑到了沈青还沾了水气的下巴,轻轻一捏,满指滑腻。

     确定了白旭尧的神态不像是失去理智的模样,沈青也不再忍耐,一巴掌拍向白旭尧的手腕,冷声道,“你什么你,滚下去!”

     巴掌声没有响起,因为白旭尧动作迅速的握住了沈青的手,不顾沈青的冷色,埋进了沈青的颈窝,脸颊紧紧贴在沈青脖子上,那处属于生命的脉动都能清晰感受到,白旭尧突然笑出声来,声音低沉而柔和,带着一股子豁然开朗的喜悦,“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