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食(入V通知)
    虽是初秋,却是大雨突至,连绵两天的雨在地面上积成湍湍流水,街道上的行人越发减少,虚拟世界的人流却是穿梭如织,因而虽然经常停业,沈青的小吃摊生意倒是不错,光顾的女孩子尤其多。

     刚来的豆包,对一切都充满好奇心和探知欲,隔着窗户,睁着两个大眼睛新奇的看着从房檐滴落不断的雨水,胖乎乎的指头在水雾弥漫窗户上划拉着,似乎想去碰碰窗台上溅起的水花,一个人也玩得不亦乐乎。

     沈青在厨房里准备午餐,还时不时的往外面看豆包在做什么。这两天沈青查了不少两三岁小孩的食谱,颇有兴趣的做给豆包吃,不难发现豆包喜欢的都是空间里的食材做的东西,比如之前他做的鲜虾蒸水蛋,豆包只把虾仁吃了,蛋羹却是一口都不肯碰,但只要是空间出品,沾了菜汁儿的盘子都被豆包啃了好几个。鉴于他和白旭尧一致认定豆包不是普通小孩,沈青也不再琢磨什么是小孩不能吃的,只要用空间里的食材做就行。

     空间里除了鱼,就属一些青蛙、牛蛙长得最快,所以今天沈青抓了不少蛙类出来,准备做个干锅牛蛙,兔子也长得不错了,可以用来红烧,再一道鱼汤和两个素菜就差不多了。牛蛙切块后为了除掉土腥味并且更加入味,沈青提前一个小时就腌制上了,现在只需下油将牛蛙炒至七成熟,盛出后就是最重要的一步,配料的炒制,为小孩考虑,沈青只放了少量的干辣椒和剁椒,还加了黄瓜片和洋葱做配菜,随后再倒入牛蛙翻炒,洋葱和肉块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鲜亮的红色,辣而不呛,之后在加少量料酒和清水煮,加了酱油提色后,汤汁愈发浓郁,只要焖至入味,汤汁收干,这道菜就成了。

     红绕兔肉的步骤要更简单些,在水中浸泡了半小时,已经泡出了血水,焯水后用酱油、料酒腌制十分钟,再用油炸至五成熟,这时兔肉呈暗红色,油炸过后的肉香和干锅牛蛙焖煮的香气混合在一起,从厨房溢了出去,炸过后是和干锅牛蛙类似的步骤,先炒再加水大火煮,煮开后转小火焖到收汁。

     沈青收拾着杂乱的料理台,腿就被俩爪子抱住了,豆包仰着头,望着他的眼睛里好像盛满了星星,“嗷~”沈青笑着揉了一把豆包肉乎乎的脸蛋,“饿了吧?再等会儿。”豆包蹭了两下沈青的腿,就冲着还在冒热气的锅子咂吧嘴,嘴巴里还“咕噜咕噜”的叫,声音像是压在了喉咙里,旁边是还炖着鱼汤的砂锅,已经煮开了,同样是咕噜咕噜的声音,豆包耳朵动了动,冲砂锅呲了呲牙,不满的哼哼了两声。

     “你什么时候对我能那么好啊?”不知何时靠在门口的白旭尧,语气酸溜溜的,觉得自从豆包来了后,自己好像被打入冷宫,完全被美人忽略了有木有!

     “那你变小,我看看,比豆包萌我就宠着你,去哪都抱着你。”沈青搅着砂锅里的汤,随意调侃了白旭尧几句。

     白旭尧走到沈青背后,十分无赖的抱住沈青的腰,下巴也枕在了沈青肩膀上,“我更喜欢抱你。”

     豆包看了看沈青,又看了看白旭尧,然后小胖腿挪挪挪,把白旭尧的一条腿也抱住了,蹭着白旭尧的腿“呜呜呜……”的叫唤着。

     白旭尧垂下眼帘,鉴于豆包把沈青和他的腿一同抱住了,沈青没有暴力的推开他,白旭尧笑骂了一句,“二货……”然后就随豆包抱着了。

     虽然腿上和背后各多了一个挂件,沈青依旧淡定而顽强的准备好了午餐。

     餐桌前,豆包挨着沈青坐,白旭尧坐对面。沈青手里拿着特意买给豆包的木质碗勺,在豆包期待的眼光中舀了小半碗鱼肉鱼汤,这是用鲶鱼做的汤,刺少且易消化,熬出来的汤也很是浓郁鲜美。

     “我教过你怎么用勺子的,今天自己吃。”

     豆包一手撑着桌子边缘,一手拿着勺子往汤里戳,肉没舀起来,汤汁倒是溅出来不少,要不是沈青盯着,豆包得把桌子舔了,看得到吃不到,豆包张着嘴都要急哭了,可怜兮兮的看向沈青。沈青握着豆包的手舀起一块鱼肉后就放了手,豆包盯着那快鱼肉,晃晃悠悠的喂到嘴里,勺子都还没拿出来就迫不及待的嚼起来,隐约有咔嚓声传来,等豆包拿出来准备再舀时,手上就剩了个勺子柄了。

     白旭尧顿时毫不客气的嘲笑出声,“豆包你个二货,蠢死你算了……”

     沈青踢了白旭尧一眼,对上豆包无辜的神情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幸好我买了一打。”

     ……

     托□□的便利,沈青买了个儿童式的传感器,豆包便能和他一起上网进入虚拟世界了。刚回来之际,沈青已经把原来租用的非自动摊位升级成了全自动的那种,他只需把下午做的那些小吃的种类和数目输入,他离开后会有虚拟摊主帮他守摊。

     白旭尧在一旁逗弄豆包,沈青就在摊位后面输入数据,除了原来的几样,这次沈青还加入了紫薯山药糕、奶香水果饼、橙香鸡蛋羹和鲜虾清蒸水蛋。除紫薯山药糕,其他几种都是为了豆包才捣鼓出来,奶香水果饼就是在牛奶鸡蛋糊摊成饼状前,在上面加入水果,看起来有点像缩小后的匹萨,奶香浓郁,水果清甜。而橙香鸡蛋羹是最好看的,蛋壳上面只有一个硬币大小的空洞,蛋液蛋黄加了牛奶和橙汁再注入蛋盅内蒸,只八分满,蛋羹上还放了很小的一块橙子和一片薄荷叶,金黄的蛋羹带着淡淡的橙香,沈青做的时候自己都吃了好几个。

     数据输入后,摊位上就有了数据化的虚拟物,沈青还未走开,几个眼熟的女孩子就围了上来,嘻嘻哈哈推攘着和沈青打招呼,“漂亮老板,你终于来了!”

     “嗯,你们好!今天想买点什么?”沈青站在摊位后,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

     几个女孩子虽然红了脸,但还是没舍得把目光从漂亮老板脸上移开,有个胆大的甚至连老板都调戏上了,“漂亮老板,我们想买你行不行啊?”话一落,几个女孩子都嬉笑起来。

     “当然不行!”白旭尧手臂上托着豆包站在了沈青一旁,在几个女孩惊讶的视线中将沈青肩膀一把揽住,“有主的人了,连孩子都有,小姑娘别想了啊!”白旭尧冲豆包下巴一点,豆包眼珠子一转,及其配合的探身抱住了沈青的脖子,还冲几个女孩子耸了下鼻子,自以为威胁的低吼了一声,“嗷呜!”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帅哥和小孩,几个女孩最初是惊艳和讶异,交头接耳一番,还拿出了手机看,突然有一个女孩兴奋的尖叫了一声,“啊——肯定是他们!”

     “对对对!还真是嗷呜叫的!我天!一开始怎么没认出来啊!”

     “漂亮老板只有一个侧脸,还被小孩儿的身子挡了大半,也难怪……”

     “你们在说什么?”沈青出声,总算打断了几个女孩子的莫名兴奋。

     一开始调戏沈青的姑娘眼里冒着幽光,神秘兮兮的上前,“美人老板,你们一家三口红了!你不知道吗?”

     再次听到一家三口一词,沈青心里有点迷之尴尬,“红了是什么意思?”

     “哎呀!就是前两天有人po了几张你们在机场的照片到网上,高颜值家庭啊,不过一个晚上,你们就火啦!还说你们小孩儿喜欢嗷呜嗷呜叫,萌到爆啊!没想到是真的!要不是唐澜演唱会的消息把你们的风头盖下了!没准都有人把你们人肉出来了……啊!我们居然碰到活的网红了!好想去跑圈冷静一下!”

     “呵呵。”这信息量有点大啊!沈青木着笑转移了话题,“唐澜是谁啊?”

     “啊!”“你连他都不知道!啊!”几个女人一起尖叫就是一大杀器,白旭尧眉都皱紧了,低喝道,“闭嘴。”

     那低沉的不带一丝情绪的冷喝又将几个女孩子秒杀了,尤其是白旭尧不悦时眉间微蹙的线条,幽深的墨瞳,以及他冷着脸时更显深邃的五官,更是让小姑娘移不开眼,然后那视线就跟激光似的在白旭尧和沈青之间流连,恨不得用目光把他们衣服给扒了,同时还捂着自己的嘴压抑着喉间快迸发出来的尖叫。

     脸都憋红了,几个姑娘才稍微冷静下来,解释道,“唐澜陛下一开始是演戏的,天生的帝王相使他出演最多的角色就是皇帝,腻了就去唱歌了,他广阔的音域能驾驭各种类型的歌,尤其是抒情的慢歌,那磁性的尾音,啊……此生不睡陛下,妄为共.产主义接班人!唔唔……”被后面妹子捂住嘴的姑娘转头又和姐妹们打闹起来。

     眼看时间不多了,几个妹子在沈青这儿买了一大袋的小吃,就准备去演唱会了,临走前,话还没说完的那个妹子甩出两张票,“必须把我家陛下安利给你们,我有几个朋友有事来不了,多了几张,小孩儿不用票,送你们两张就行了,不用谢啊!下次来买吃的给我们打折就行!美人老板,还有帅哥老板娘,你们一定要去啊——”被拖走的妹子,余音可绕梁三日。

     帅哥老板娘是什么鬼?

     沈青转头嫌弃的看向白旭尧,不经意的和白旭尧的视线交汇,白旭尧眼里带着他自己都没察觉的笑意,得意的冲沈青眨眼,沈青默默的收回目光,拿起那两张门票,时间是今晚八点,在世博文化中心。

     世博文化中心算是s市的地标性建筑了,浑圆的银白色球体,在阳光的照耀下,不同的时辰会反射出不同的光线,颜色也会随之变化,被人们戏称为彩虹糖。在文化中心内部,舞台在一楼的正中央,可上升至三楼的高度,看台则是环绕在舞台周围,一层层往上,在球体最上方有升降绳,若是演唱会,可以在上面加上乘坐工具或是直接套在歌手身上,既能表演空中舞蹈,也能让高楼层的粉丝见到偶像的真容。

     这两张票的位置还不错,在三楼正对舞台的包厢,沈青他们去的时候,演唱会已经开始了,舞台上银白的光束照耀中是一个男人的背影,他刚结束一场热舞,粗重的喘息声传到每个人耳边,舞台之外黑暗已经被一片金色的海洋覆盖,身在其中,像是陷在一个金黄色的球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粉丝的尖叫声足以让人热血沸腾。

     包厢不大,进门右侧的墙被装上了巨大的屏幕,左侧是沙发,中间一个小茶几就将空间装满了,而正对门的是一个装了防护栏的阳台,正对舞台。沈青进去时,自然而然的往屏幕上看了下,恰在此时,舞台上的男人,也就是唐澜转身了,整个屏幕都被唐澜的身影占据,那张脸清晰的映在沈青眼睛里,沈青瞳孔一缩,心跳仿佛也停止了跳动——

     “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