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食(二更)
    “起开,我不想说第二遍。”沈青听了白旭尧有头无尾的话,意外的没有生气,抵在白旭尧胸膛的那只手施力示意白旭尧起来,白旭尧紧紧抱了下沈青才松开,抬头时,脸颊缓缓滑过沈青的脖颈,唇角若有若无的触碰让沈青敏感的别过头,情情爱爱这方面的神经再粗,沈青也察觉出有点不对劲了。之前他能感觉到白旭尧靠近他想黏着他,更多的是因为空间里的一切或者某种东西对白旭尧特殊的吸引力,所以他能纵着他,但现在好像有什么不同了……

     沈青迅速和白旭尧拉开距离,探究的视线对上白旭尧,白旭尧坦荡的回以一笑,难得没有耍无赖,“抱歉,刚才我失控了。”

     沈青一点也不想问白旭尧因为什么失控,整理了下自己湿答答的衣服,就到衣柜里随便拿了件居家服准备出门去换,白旭尧心虚的摸了下自己的鼻尖,“你就在这换呗。”

     门已经打开了,沈青听了白旭尧的话动作都没停顿一下就反手关上了门。

     换了衣服,沈青也没急着回屋,而是坐在客厅里,任由黑暗将自己包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末世的记忆和这一段时间经历过的事交织在一起,一时间也理不清楚。不知何时,玉盘似的圆月从乌云中探出头,浅淡的月光从窗户洒进来,落在沈青身上,驱除了他周遭的暗色,披上浅浅一层银华。沈青抬头看向窗外,心里算了下时间,到中秋了吧?然后第一念头是——该吃月饼了!原本混乱一片毫无头绪的大脑瞬间就被各种月饼占据了,莲蓉月饼、豆沙月饼、五仁月饼、水果月饼……沈青吞了吞口水,觉得自己在这瞎想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还是吃最重要!

     沈青搓了搓手,盘算着做哪几种月饼,忽然崔钰那间房的门打开了,崔钰直直走向沈青,用说今晚天气不错的口吻告诉沈青,“你家豆包长尾巴了。”

     “啊?”沈青眨巴眨巴眼睛,第一次懵逼了。

     白旭尧也出来了,听了崔钰的话,再看看呆呆坐在沙发上还没回过神来的沈青,心里某个角落突然就软乎乎的,他家美人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二话不说上前牵着沈青的手站起来,跟哄小孩似的,“美人,跟我走,乖~”回过神来的沈青似笑非笑的甩开白旭尧的手,“乖你大爷。”说罢扬长而去,直奔崔钰的房间。

     这是美人第二次骂脏话吧?白旭尧暗自思考着美人的清冷淡定人设是什么时候崩坏的。

     豆包蹲坐在床上,脑袋上的头发浓密了不少,隐藏的小耳朵尖尖的立在其中,乌溜溜的圆眼睛变成了幽蓝色,一条毛茸茸的灰黑色尾巴在身后一扫一扫的,见到沈青后,立刻兴奋的摇起来,“嗷呜~嗷——”的更像是小奶狗的叫声了,一边叫还一边歪歪扭扭的往沈青的方向爬来。

     如果说豆包原来就是个萌物,现在的萌那必须是max的程度,杀伤力十足,沈青心都要化了,两三步上前就把豆包抱了起来,豆包眯着眼惬意的窝进沈青怀里,尾巴也缠上了沈青的胳膊。但沈青近看后终于发现豆包的身体是若隐若现的魂体,就像是之前白旭尧魂体透支时的状态,沈青抚摸着豆包的后背,像是在顺毛,豆包也舒服得哼哼出声,又往沈青怀里钻。

     白旭尧摸了下豆包毛茸茸的脑袋,眼睛只一瞟沈青,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随即安慰道,“你别担心,你看崔钰这样儿,就知道他有办法。”

     “你可真了解我。”崔钰语气里带着淡淡的无奈,然后温声解释道,“豆包就是传说中的阴阳犬,我一开始只是怀疑,毕竟我只在古籍中见过,着墨不过寥寥几笔,但是现在倒是能确定了。阴阳犬是由某种极具灵性的器物常年吸收魂力和灵气而成,阳为人形,以灵气聚,阴则为犬魂,由魂力现,每逢月圆时,阴阳逆转,凡沾魂力之物,皆可为食,古语有云,若不善,是为大凶。”

     “大凶?”沈青看着怀里的豆包,心里琢磨着跟在自己身边的好像都是凶残货啊,物以类聚这个词果然不靠谱!豆包懵懂的抬头看着沈青,耳朵颤了颤,在沈青下巴舔了下。

     “意思就是小时候没有人教导,一门心思想着吃,迟早变成凶残货。”白旭尧一言以概之,顺道捏着豆包的后颈往后拉,让你个蠢货再舔。

     崔钰别有深意的看了白旭尧一眼,毫不客气的嘲笑道,“对,就和你差不多。”不等白旭尧发火,崔钰又是一本正色的说,“他现在是第一次阴阳逆转,需要大量的魂力,吃饱了会睡个两三天,进行吸收,等醒了会再次变作人形,就是会长大点,到时候应该就能说人话了。”

     沈青突然有点期待了。

     这深更半夜的要做出喂饱豆包的食物无疑是个大工程,沈青想了想就把豆包抱回了自己屋,嘴里嘟囔着,“幸好我有存货。”走到门前时,沈青突然回头,对白旭尧说,“你不许进来,不然就滚蛋。”说罢,门一锁将白旭尧和崔钰一同关在门外。

     豆包对这间屋子是最为熟悉的了,从沈青身上扑腾下来就开始在床上打滚,那模样和白旭尧一个德行,沈青低哼了一声,随即找了个杯子,引了小半杯溪水出来,溪水刚一出现,豆包立马不动了,然后顶着一头呆毛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看着沈青手里的杯子,沈青走到床边时,豆包动作敏捷的抱住了沈青的大腿,尾巴也讨好的冲沈青摇着,腆着脸往被子里的水凑。

     “别急,先试一点。”沈青的手托在杯子底部,而豆包的胖爪子则紧紧的抱着杯子放到了嘴边,然后就伸出了舌尖往杯子里舔,但是水只有小半杯,伸了半天舌头,愣是没碰到,沈青被豆包的蠢萌逗得笑出声,在豆包的控诉下倾斜了杯子,水缓缓的沿着杯壁流到豆包嘴边,然后被那浅红的舌头卷进嘴里,一滴也没漏。

     喝完了,豆包把杯子推给沈青,扬了扬,示意还要,沈青又引了大半杯出来,这次豆包自己倾斜的抱杯子喝掉了,打了个嗝,眼皮子就耷拉了下来,杯子都没来得及还给沈青,一个倒栽葱就在床上睡了过去,抱着自己的尾巴和空杯子,时不时的咂咂嘴,看豆包睡得这么香甜,沈青也困乏得打了个呵欠,上床抱着豆包暖暖的身子继续睡。

     也许是惦念着做月饼,一大早沈青就醒了,煮了一大锅的蔬菜粥和现折下来的玉米棒子,还有玉米面摊的薄饼和各种蔬菜切丝后凉拌的小菜,分量都很大,既可以做蔬菜玉米卷,也可以单吃。沈青嘴里叼着一块玉米薄饼,就准备做月饼了。最先做的就是白旭尧他们也能吃的用紫薯做月饼皮的,里面能包的也只有水果馅。普遍水果馅里其主要成分是冬瓜,成本低、易成型且保质时间长,沈青所知道的也是这种加了冬瓜的做法。苹果、梨等水果和冬瓜都切块,分别放入搅拌机里打成很小的块状,汁液滤出分装做果汁,而那些小块的水果只需和着冬瓜用大火炒至软熟并收汁,之后转中火,加柠檬汁、糖、盐继续炒,最后加入麦芽糖炒干即可。外皮更简单,紫薯煮熟捣成泥状,最后再把馅料包进去压模就成了。

     而只有沈青自己能吃的,就做的比较少了,馅也直接从网上买的,有莲蓉、豆沙、蛋黄等,外皮的材料换成面粉还有冰皮月饼粉,各做了几个,加起来也有几十个了,大部分都是甜的,沈青不怎么喜欢吃咸味月饼,像是椒盐、火腿、牛肉之类的,沈青只尝过一回就再不涉足。

     也许是沈青太过专注了,白旭尧什么时候进的厨房都没察觉到。白旭尧嘴里啃着一个玉米棒子,手里还拿了一个自己卷的玉米蔬菜卷,一边啃玉米一边看着沈青做月饼,问道,“这是……月饼吗?”问话时不忘把蔬菜卷喂到沈青嘴边。

     “嗯,这都没见过?”余光瞥到那四不像的蔬菜卷,沈青心里嫌弃了一声,然后狠狠的咬了一大口,几根漏网的黄瓜丝跟着被牵出,差点落下去,可沈青嘴里正堵着呢,白旭尧十分善解人意的凑上来接着咬了一口,沈青装作没看到,继续做月饼。

     白旭尧大口咀嚼着,觉得自己的手艺可以出师了,虽然他只负责卷了一下,还漏了,可是漏得好啊!

     “以前不能吃,虽然知道人间有这习俗,但也没仔细关注过,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吃月饼吧。”

     “你死之前没吃过?”好不容易将嘴里的饼和蔬菜吞下去,不知白旭尧又从哪里变出一杯水,适时的喂到沈青嘴边,沈青从不和自己和吃喝过不去,一应接了,白旭尧也心满意足,虽然美人的话不怎么好听,总是往他心窝子插刀。

     “我没告诉过你,我睡了长长一觉,前尘往事尽忘吗?”

     “我不记得了。”

     “美人,你一点也不在乎我!”

     “是啊。”

     “……”再也不能愉快的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