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食
    取下传感器后,没来得及查看购物传送机上显示接收的东西,沈青便直接进了空间。

     这空间是沈青在末世时得到的一颗珠子化成的,当时他和组成的异能小队接了任务,作为先锋队之一去往沦陷多时的a市探察情况,以便军队派异能者在之后剿灭丧尸寻找食物。他们去的是从属a市的一个县级市,任务难度不过是c级,谁也没想到那里居然会有一只精神系丧尸和变异植物结合的新型怪物,结果怪物死了,爆出的不是晶核,而是一颗绿色的珠子,他们这一支小队基本上算是团灭了,沈青也是重伤,几乎只剩下一口气,在拿到那颗珠子后,沈青便再也支持不下去,直接晕了。本以为结局就是拿着珠子被丧尸嚼吧嚼吧吃了,没成想因祸得福,珠子顺着沈青的伤口进入他体内,珠子化成了一个空间,并且及时的把沈青从丧尸群中抢回一条命,最后沈青成了唯一幸存的人。

     这次空间的进化算是第二次了,最开始空间不能装活物,即使是沈青自己也不能在空间久待,随着沈青木系异能等级的提升,空间的容积也在随之增大,也许是那颗珠子有一半是源自那只精神系丧尸,沈青的精神力受了影响,在后来几乎能和精神系异能者媲美,这算是他的底牌之一了,沈青的异能迈过第五级大关时,空间进行了第一次进化,进化后,空间多了一个泉眼和小溪,田地也有了,但到底没那些小说描写的那么逆天,没有现成的竹屋,没有华丽的宫殿,更没有什么修仙秘笈啥的,就连空间种植到成熟的速度也只是比现实快那么一点而已。

     沈青是个很知足的人,也没想过过于倚靠空间,对于吃以外,所以对空间的现状很满意了,尤其是在空间第一批作物成熟时,把他从方便面、窝窝头的世界解救了出来。

     现在沈青进入了第二次升级完毕的空间,顿时有些傻眼……

     空间的上方不再是雾蒙蒙看不清晰,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红,从浅红到深红,层层更迭,艳丽而妖冶,地面上的水流和一旁栽种的蔬菜水果看起来倒是没什么变化,不过那无风自动,张牙舞爪的样子绝壁是他的错觉,还有另一块田里他收集用作攻击的变异植物种子不知何时已经生根发芽,排列的跟军队似的,沈青不自觉的走近了两步,便察觉到那一排排奇形怪状的植物好似长了眼睛,齐齐对他行注目礼,但明显没有什么恶意。沈青是见过变异植物的,对有意识的植物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种子接收的末世能量不足,还没有发生变异,不应该有意识的才对。

     沈青试探的向其中一株川乌伸出了手,川乌紫色的花瓣颤了颤,似在激动,随之她那可无限延长和增殖的茎叶迅速向沈青延长,不过一瞬间已经缠在了沈青手上,小幅度的磨蹭着,见此,沈青的一双眼睛亮了亮,轻笑一声,还真跟个小姑娘似的,谁又能看出这么漂亮的植物在末世就是一凶残货呢,能迷人心智,也能使丧尸在很短时间内丧失行动力。要不是他幸运找到一本植物大全,在遇到川乌前便对她有些了解,那次还真得栽在一株小小的川乌上,更别说得到她的种子了。沈青想着就摸了摸川乌的叶子,川乌颤得更厉害了,顺着沈青的手臂小心翼翼的向上延伸。

     又看了看那一片还在不断摇曳想要勾搭他的变异植物,沈青胸腔震动,轻笑出声,都不过是些一级的植物就懂得争宠了,要再成长一段时间,那不是得打起来,这些种子可没有一颗是正常的,可惜他现在没有了木系异能,能不能控制这些异植还是问题。

     打发了缠着他的川乌,沈青来到小溪源头的那一处泉眼,泉眼深处便是那颗珠子,只是比他刚得到时的小了将近一半,源源不断的碧意融入水中,以前沈青只要在溪中淬炼异能,都能事半功倍,而且这水对身上的伤口恢复也有作用。而这次升级后,原本碧绿的珠子变成一半红色一半绿色,呈旋转状交融在一起,也多了一抹红融入水中。

     沈青只犹豫了片刻,便蹲了下来,打算用手试试,没反应的话再喝几口看看,不过在手指即将放入水中时,沈青的动作一顿,暗自砸了砸嘴,还是先吃饭吧。

     沈青离开菜地,往东边的土坡走去,土坡上有一圈围栏,围栏那边是他畜养的动物,鸡、鸭、牛、羊之类的,那还是他费尽心思抓到的没有变异的几只,他都是省着省着吃的,走可持续发展道路嘛,所以有空间真不是万能的,他一个月也沾不了多少荤腥。

     (呵呵,好像不要命的尝试变异动物的人不是你一样,末世苦难群众依旧想糊某吃货一脸血。)

     土坡延至下方皆是一片青黄交接,期间还夹杂一些野菜,唯独不见沈青思之念之恨不得食之的——肉!

     沈青一向淡然无波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凝聚起一场风暴,犹如被死死压抑的风浪,越是压抑越是汹涌,被身体桎梏的精神力竟然爆发了,一路狂飙,几近曾经的巅峰。

     就在沈青想要做点什么发泄心里的憋屈时,一道冷水泼下,那真真是凉水啊,直接从泉眼引来的,从头淋到脚,像只被戳破的气球,沈青跌倒在地,气势全无,有些呆愣抬头,抹掉脸上的水。

     ——沈青:不仅偷了我的肉,还泼我凉水,空间成精还作妖肿么破?

     ——空间:怪我咯。

     这道冷水也让沈青冷静了下来,现在他不在末世了,即使是高级空间系异能者也不能察觉他的空间,更不用说是进入了,空间的东西消失只会是升级引起的。现在他没了肉,也可以随时买到,只要有钱,想要多少要多少。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太短,沈青还没有丝毫归属感,遇见什么事儿了有时还真转换不过来,第一反应自然是和末世的人事有关。再想想刚才的情形,以他现在这具孱弱的身体必定承受不了爆发的精神力,想必不暴毙也会重伤,沈青老脸有点发红,就为了肉,真是……吃货!

     随后沈青发现除了栽在土里的东西,他放在地面上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包括那些四处收集的存粮和锅碗瓢盆什么的,这次沈青倒是淡定了很多,也许是因为这些都不是肉,呵呵。

     虽然这顿饭是注定吃不了肉了,不过沈青也不含糊,在自家菜园逛了两圈,最终摘了几个茄子,青椒和土豆,出去前又摘了一把菜心。重新回到房间后,沈青才发现天都黑了,看来这一顿就是晚饭了,沈青打算做三个菜就够了,鱼香茄子、青椒土豆丝和蒜蓉菜心。

     按了传送机上的接收后,一阵嗡嗡声只持续了一分钟便结束了,随之一个带着触摸屏的炒锅出现在眼前,锅里还有一堆没开封的调料和姜葱蒜。沈青把东西一起提到了厨房,再一看空空的厨房,沈青猛然想起这里没有米也没有电饭煲,不过他现在也没钱买电饭煲了,还不如一会儿直接在网上买一碗白饭。

     三个菜都是快手菜,做法也很简单,青椒土豆丝无非就是切吧切吧再热油下锅炒,软硬随意,菜心则是烫熟再和蒜蓉翻炒一下即可,所以沈青很轻松就把土豆丝和蒜蓉菜心做好了。料理台上还有一些边角料没来得及整理,沈青不过看了一眼,便一手一盘菜往餐桌走去。刚出锅的两个菜还带着热气,徐徐的飘散在空气中,伴随的便是充斥了房间的菜香,沈青深吸了一口气,眼睛微眯,勾勒出弯月的弧度,嘴角也带出了浅浅的笑,心中暗叹,这才是人应该过的日子嘛。

     不过下一刻,沈青的笑容敛了下去,不动声色的外放精神力覆盖了整个房间,一切如常可总有哪里好像不对劲。沈青把菜放在餐桌上,不由自主的环抱手臂磨搓了几下,又往窗户边看了看,夜色如墨,灯火不过星星点点,繁茂的绿叶随风摇曳,不时带动着枝桠刮擦在窗户上,倒是不曾发出刺耳的声响,沈青恍然大悟一般嘀咕了两句,“忘记关窗户了,难怪这么冷……”说着就大步走过去把窗给关上了,返回厨房时,沈青仿似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桌上的两个菜,随即敛眸,不紧不慢的走到料理台前。

     这鱼香茄子比前面两个菜稍微多几个步骤,也就是要先把茄子切成长条撒上盐腌制个十分钟左右,这时间正好够沈青准备要用的酱汁,之后就是热油煸炒再放酱汁改小火翻炒两分钟即可。

     沈青专心制止的做着菜,看起来并没有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这让一众飘荡在餐桌旁的齐齐给了个白眼,果然够笨的,被吓了那么多次还不长记性。

     “刚才为什么不直接把人吓晕过去才好?现在眼巴巴的看着是什么意思……”典型的饿鬼代表吸留着口水,鼻子不停的耸动着,凹陷的脸颊看起来就像只批了人皮的骷髅,说话声也是尖尖细细的,及其刺耳,“要不我来试试,这绝壁能吃啊!”

     其他几只鬼投以白眼,做鬼之后都知道能吃的能闻到的不过就是香蜡而已,再不然奢侈点的有钱人能在阴市买些地府吃食,可那终究不是真的食物,而人间的食物他们则是碰不着的,即使有鬼怪得了秘法能吃上少许,那也是要以魂体虚弱或是损失魂力为代价的。因此,即使他们是闻到了菜香才奔来的,却也不敢轻易尝试。

     本就是饿死的那只鬼却没那么多顾忌,他已经做了好久好久的鬼,久到他都快忘了前尘俗事,也快忘了人间食物的滋味,终日饥火中烧,痛苦不堪。此次却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真真切切的闻到了食物的香味,就算是折在这个地儿,魂飞魄散也值了。

     想罢,饿鬼缓慢而坚决的伸出了罪恶之手。当指尖碰触到实体而不是空落落的穿过盘子时,饿鬼兴奋的尖叫起来,其他几只鬼眼里也发出了青油油的狼光。

     小倩也是这几只鬼中的一只,一直这片区域游荡,偶尔也会来这里晃荡一圈。她生前并不是贪吃之人,但做了几年鬼才知道,死了之后最念想的竟是各种吃的,热菜热饭小吃零食,若是鬼也能做梦,那小倩确信自己梦到的一定是食物,帅哥暖男正太大叔是什么,能吃吗?

     在尝到指尖的油星时,小倩觉得自己幸福得能再死一次!不自觉的就向了厨房的方向,那个人类还在做菜!这一转头,小倩正对上沈青的眼睛,那双眼睛如琥珀,眸色清浅而澄澈,这是小倩第一次正视沈青的眼睛,那里分明映不出她的鬼影,但小倩却是心尖颤颤,忽然就僵在了原地。她不曾发觉,在沈青貌似平静的视线下,一群鬼不受控制的停下了动作,不敢打闹,不敢嬉笑,若是他们有呼吸还可以说是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鱼香茄子出锅时沈青就尝了一下,茄子软糯可口,吸收了酱汁之后在舌尖爆发一阵浓香,还带有一丝回甜,沈青心情真的很好,可总有东西要打扰他,为什么呢?他这个人真的很讨厌麻烦啊!

     刚来到这的时候,他有一瞬间以为周围有人,所以才会本能的戒备起来,只是之后他被眼前见到的一切转移了注意力,才没有多想。现在再看餐桌上那明显被动过的两道菜,沈青笑了笑,眼里却不带丝毫笑意,不受控制的放出了自己的精神威压,他想只要有精神波动的东西总会受影响的。

     精神威压一步步的增强,沈青却跟没事人一样,嘴角浅浅的弧度就没消失过,在网上买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坐在电脑前就着唯一一盘鱼香茄子吃饭,视线则是分秒不离空无一人的餐桌。

     夜晚的凉气从房子的边边角角涌进来,一阵又一阵的夜风穿堂而过,将空气中的余香吞噬,随之而来的似乎不只有风,使这屋子莫名多了一种拥挤感。

     听说这一片区域都闹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