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兵临白马
    白马县又称白马津,因白马山而得名,《开山图》有记载“山下常有白马,群行山上,悲鸣则河决,驰行也山崩”。

     如今的白马山上,不但早已没有了马群的踪迹,就连平日里熙熙攘攘的人群也不见了,白马山下一片硝烟弥漫、满目苍痍。

     白马县城古老发城墙上,满是战争留下的斑驳痕迹,残缺的垛口不时还有夯土簇簇滚落。攻城时被打烂的城门随意的用木板修补了一下,看起来更像是几个破烂的栅栏,要不是城门口站着一些凶神恶煞的黄巾士卒,城里的百姓只怕早就跑光了。

     时间刚过晌午,白马山下的官道上就突然间尘土飞扬,一支近千人的队伍远远的朝白马城开了过来。队伍里人人都骑着战马,后方还压着十几架装满物资的马车。

     没错,这正是韩馥和他率领的部曲,因为生怕郭图反应过来会后悔,他在拿到物资之后就马不停蹄的拔营直奔东郡,还美其名曰“兵贵神速”。虽然黄巾起义军号称十万之众,但是韩馥根本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根本没有隐藏踪迹就这样直接一路朝白马城推进。

     “报!”

     远远看到韩馥的大军,城头上负责瞭望的黄巾士卒急忙向南门守将禀报:“将军城外有一支汉军正在逼近,请将军定夺。”

     “汉军?有多少人?”镇守白马城南门的黄巾将领名叫白熊,是白绕的同宗兄弟,也是黑山军的一员骁将。因为白马城毗邻黄河,是入寇东郡黑山军重要的退路,所以于毒派出重兵镇守白马城。

     那黄巾士卒不假思索的回禀道:“大约一千骑兵,押送着一大批物资,不知道是途经白马还是奔着我们而来。”

     “笑话,区区一千骑兵也敢来犯我白马城?我看他们这是给你我送物资来了。”白熊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霍然起身喝令道:“来人,点起兵马随我出城领取物资去了。”

     “将军,要不要先通报平汉将军?”士卒迟疑了一下问道。

     平汉将军陶升原是内黄县尉,从贼叛乱之后也是黑山军中少有的大将之才,所以于毒也就把镇守白马城重任交给了他。陶升虽然无奈从贼却也良心未泯,所以在接手白马城之后,就明令禁止任何人掳掠滋扰百姓,甚至不惜为此斩杀了几个违反禁令的黄巾士卒,用血腥的手段震慑了满城的骄兵悍将。

     “休要提那姓陶的家伙,这个不许,那个不让,生生把本将都快憋坏了。若是让他知道此事,定然又要多加阻拦,说一通有的没的大道理。”白熊显然对陶升心里颇有怨气:“我等乃是杀官造反的逆贼,不打家劫舍、不劫掠良家,那兄弟们吃什么?好不容易眼前有人自个送上门来,你可别再给我把事搅黄了。”说着,他便点起兵马打开城门朝着韩馥等人杀将过去。

     ――――

     白马山下,韩馥军中。

     “主公,这般磨磨唧唧有何用处?等我大军开到白马城下,只怕那帮黄巾贼人早就有所防备了。”韩猛本就是个急性子的人,此刻见韩馥迟迟不肯发兵已经有些急了:“主公不如分我五百精锐,待我出其不意直插白马城下,定然能够在黄巾贼反应过来之前,一举攻下城门。但有闪失,末将情愿提头来见。”

     韩猛说着话,还故意拿眼睛挑衅一般看着张郃,显然韩馥说自己不如张郃的事情,韩猛依旧耿耿于怀。

     张郃当然不知道韩猛这是何意,不过初来乍到的他当然不想这时候去和韩猛争这份功劳,所以并没有开口搭腔。

     “仲虎果然勇武过人,若是此般出兵定然可以一举攻下城门不难。”韩馥满脸笑意的赞叹了两句,随后话头一转说道:“虽然出其不意确实有可能成功,可是想要全取白马县城只怕不易。我麾下就尔等这不足千人,切不可将士兵们的鲜血抛洒在无谓的巷战之中。”

     “那如果不选择硬攻,莫非这帮无胆匪类还敢出城与我等野战不成?”韩猛显然不相信黄巾军会有这样的胆量,看到近千精锐骑兵还敢出城接战。

     可是韩猛话音刚落,就远远看到白马城城门大开,数千步兵乌泱泱的从城里冲了出来。似乎怕韩馥等人会逃跑,那领兵的将领甚至连军列都来不及整顿,留领着那群乌合之众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韩猛没想到自己会一言中的,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就听身后传来韩馥清冷喝令声:“仲虎整军迎战,隽乂便率领本部三百精骑绕后截断他们的退路,务必不使一人走脱。”

     “喏!”韩猛和张郃四声应喏。

     随着韩猛一声令下,五百先登勇士纷纷从马背上跳下,很快就形成了一个严密的阵势,百余具强弩分分上弦,齐刷刷的直向狂奔而来的黄巾士卒。

     三百步,两百步,一百步……五十步。

     “听我将令,三段……射。”

     韩猛眼看黄巾贼已经进入了射程,立刻歇斯底里的怒吼起来。

     随着他的一声怒吼,百余重弩手十分默契的分成了三拨,“嗖嗖嗖”数十支强力的弓弩瞬间激射而出,迎面将上百个黄巾士卒射翻在地。

     这些黄巾士卒大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不要说铁甲、皮甲,甚至很多人还衣不覆体,哪里能抵挡如此锋利而强劲的弓弩?当下不是被狠狠撕裂了身体就是被生生钉在身上,顿时纷纷滚落在地,绝望的哀嚎不绝于耳。

     “快上,不要给他们再次上弦的机会。”虽然弓弩的杀伤力十分惊人,可是看到如此稀稀拉拉的弩箭,白熊不惊反喜,急忙喝令麾下士卒快速冲上去,想要凭着兵力优势一举拿下。

     可是没等那些惊魂未定的黄巾士卒回过神来,第二波强劲的弩箭再度袭来,瞬间又射翻了数十人,紧接着又是第三波……

     虽然每次的弩箭数量都不多,可是这样连绵不绝的射击,仿佛无穷无尽,再加上耳边不断传来中箭战友绝望的哀嚎声,这令原本就是乌合之众,只靠着一股血性作战的黄巾士卒们心生怯意。

     终于有人忍受不住这种煎熬,率先转身奔逃,只要有人带了头,一个见一个都纷纷转身退却,白熊等将领约束不住,反而被大军裹挟着朝白马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