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红圈擂台
    一座普通的宅院之外,一位青年正端座在院子顶着和旭的阳光正惬意的写着什么。

     一道宛若出谷黄莺的女声却响了起来“先哥哥,你又在练字呢?”

     青年头也没回温温的一笑说道“芳儿你来了,随便座,等我先把这些字写完。”

     女子也不见外,径直走到青年身边看着那虎跃龙腾的几行大字不禁开口打趣道“先哥哥,你的字真是越写越好了。”

     青年似乎有些腼腆的笑了笑说道“哪里,还差的远呢。”说着就有些抱怨的开口说道“整天练字我都快烦死了。”

     女子嘻嘻一笑仿佛早就听过无数次一般摇晃着脑袋说道“唉,还是习武更好,也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不教我武技,非叫我练字。”

     青年不禁苦笑了俩声,这妮子分明就是在模仿自己说话呢。

     看到青年脸上的苦笑女子可爱的吐了吐舌头开口说道“嘿嘿,先哥哥你为什么那样喜欢习武啊?”

     青年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说道“一个男人当然是应该学习武技啊,这样才能保护住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

     这青年自然就是当初的那个孩童了,只是时间流逝的太快,如今孩童已然长成了一个小男人,向往着世界的巅峰,众生的顶点。

     至于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家中,如今的他哪里还记得半点,时间早已抹去了他曾经的所有痕迹。

     “先儿叫你练的字写好了吗?”一个老迈的身影边走边说道。

     奉先顿时便恭敬的开口道“写好了。”说着就将先前所写的字递给了老者。

     老者接过奉先的字打量了俩眼便皱起了眉头:这么多年了,这字还是一如既往的充满着王者霸气。

     想到这里老者不禁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奉先不禁有几分紧张开口问道“怎么了爷爷,是我写的字不够好吗?”

     女子也在一旁开口道“我绝的先哥哥的字写的挺好的啊。”

     老者微微摇了摇头望着奉先开口道“再写,直到写出和现在不一样的字为止。”

     奉先闻言顿时有几分不甘愿,小声的嘟囔了起来“又练,每天都在练字,烦死人了。”

     老者自然也清晰的听见了奉先的嘟囔,不禁开口道“叫你写你就写。”

     女子嘻嘻一笑在一旁开口说道“吕浩爷爷你就教先哥哥几招武技吧,别整天就光叫他练字嘛。”

     奉先顿时就开口接话道“是啊爷爷,我保证我一定会好好练武的。”

     “胡闹!”吕浩不禁挂上了几分怒意开口说道“成天舞刀弄枪的像什么话?”

     “可其它男儿都成天舞刀弄枪的,就我一个人整天都在练字像个大姑娘似的。”奉先再次小声的嘀咕了起来,身形却还是重新座了回去再次写起了字来。

     吕浩不禁再次叹起了一口气,奉先日愈浓重的从武之心他自然感受得到,可他应该学武吗?

     再次打量了一下有几分不耐的奉先,吕浩长叹了一口气刚准备离去,眼角余光却注意到了一旁女子眼中有几分爱慕的神色。

     吕浩的心中也不禁琢磨了起来,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这应该是住在隔壁的严家小女,从小就跟奉先走的特别近,二人的关系也异常要好。

     突然吕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微微轻笑了起来,低声喃喃道“真是越老越糊涂啊。”边说吕浩也边摇晃着脑袋离开了此处。

     看到吕浩终于离开后,女子也不禁松上了一口气望着奉先说道“先哥哥,你慢慢写吧,我先回去了。”

     奉先望了望女子,点了点头便又回过头去一笔一划,一丝不苟的认真写了起来。

     虽然看上去奉先似乎特别认真的在写字,但他的内心可不如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什么时候写出不一样的字来就可以不用练字了。这短短的话语一直回荡在他的脑海,久久不能褪去。

     神色仿佛的奉先不知不觉间就又写满了一整篇的大字,望着那一如既往的大字,奉先不禁摇头苦笑了起来。

     刚准备再次写上好几篇,誓要写出不一样的字来为止,但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吵嚷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来啊,来啊,凡是可以把我摔倒的就可以得到一锭金子了。”

     奉先在意的可不是这锭金子,而是说话之人话语中那强烈的自信。这个人一定是个高手,否则不可能这么自信。

     越想便越是心痒难耐,倒不是奉先想和他较量,而是因为这意味着只要有人挑战,自己就可以在一旁偷学个一招半式。

     偷偷的打量了几眼空荡荡的四周,奉先终于座不住了,顺着墙角的大树就爬到了墙上打量起了外面的状况。

     只见外面正聚满了人群,而在人群的正中间画上了一个大大的红圈圈,一个壮硕却不显肥胖的浓须男子正声若滚雷的招呼着周围的人前去挑战。

     面对着一锭金子的诱惑,不少人跃跃欲试的走上前挑战可都是去送上台费的。

     没有人是傻子,连续数十个人落败之后,人群顿时就猥琐了不少,纷纷只是看个热闹,再无一人上前。

     奉先望着那鹤立鸡群一般的男子,心中不禁流露出了几分向往。

     专心注视着外面情况的奉先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俩道注视目光。赫然正是吕浩跟另一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望着专心打量外面的奉先不禁叹上了一口气说道“父亲,依我看不如就让先儿习武吧。”

     吕浩也微微叹了口气说道“良儿,为父又何尝不希望后继有人,可惜先儿他命中注定了不可习武,否则当祸乱天下啊。”

     中年男子正是奉先之父吕良。听到吕浩说完,吕良不禁开口说道“可是父亲,我看先儿这般向往武技若不让他学习只怕是有害无益啊。”

     吕浩再次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天意已定,我们不可害了先儿啊。”

     吕良却再次开口说道“父亲,你不是说天意已定吗,那无论我们教不教先儿他总会习得,何不我们自己教或许还可为先儿争的一线生机。”

     吕浩不禁愣了愣,是啊,这就是先儿的命,命中注定他早晚有一天会走上武的道路,自己又何必非要改变呢?

     奉先可不知道自己身后发生的一切,依然目不转睛的望着外面的情况,心中却在反复思量着刚才男子战胜挑战者时的一些技巧。

     看到迟迟无人上前,男子不禁高声说道“无胆鼠辈,可敢上前一战乎?”

     周围的人群闻言顿时就有不少人眼中浮现了愤怒的神情,不过在想到男子连胜十余人后终于还是没人敢发出什么其它的声音。

     一旁一个卖艺人打扮的男子见状也不禁叹上了一口气说道“我们走吧,看来是没人敢来挑战了。”

     男子闻言也是顺从的点了点头,大踏着步就准备就此离去。

     一个同样声若滚雷的声音响了起来“呔,燕人张飞在此,汝可敢跟我一战乎。”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不禁回过头去望向了那声音的来源。

     一个黝黑的浓眉少年赫然正直挺着腰背,仿佛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注视着那魁梧男子。

     看清了来人竟然是个小屁孩,人群不禁露出了几分失望的神色,一个小屁孩能做些什么?

     “哈哈”魁梧男子顿时就大笑了起来,指着张飞便开口说道“哪里来的小屁孩,还是回家喝奶去吧。”

     张飞大大的眼中不禁露出了几分怒意,但还是张嘴高声说道“燕人张飞在此,汝可敢一战。”

     “哈哈”魁梧男子不禁再次笑了起来,有些癫狂的向着周围的人群说道“听到了吗?他竟然想挑战我,这个小屁孩想挑战我。哈哈。”

     被人一口一个小屁孩,张飞哪里忍的住。当下就怒声喝道“无胆鼠辈,敢战便战,不敢战便滚回娘家去。”

     魁梧男子闻言,顿时就被激起了满天怒火,开口道“小子你会后悔的,这挑战我接了。”

     一旁卖艺人打扮的男子却微微眯起了双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高声说道“好,还是老规矩,只要俩个铜钱便可挑战,胜则可以拿走一锭金子,败则失去俩个铜钱。”

     魁梧男子却摆摆手说道“我看这小屁孩也没钱,这俩个铜钱便不要了。”

     张飞眼中怒意一闪,挥手便是扔出了一锭金子落在了红圈之中说道“我张飞可不止值俩个铜钱。赢了我分文不要,输了金子归你。”

     “哗”周围顿时就响起了人群惊讶的声音,这是哪里来的土豪,这么有钱还打什么擂呢。

     奉先也是一阵惊讶,这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小子这么有钱,还打什么擂台呢?难道跟自己一样也是个武痴吗?

     就在奉先思索的时刻,一道老迈却又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先儿你在看什么呢?”

     奉先的思索顿时被打断,身子不禁一个哆嗦,仿佛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开口说道“爷爷,我错了。”

     发出声音的吕浩顿时就开口训诫道“给你说了多少次,男人错了就是错了,不要像个妇道人家小声小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