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老者
    巨虎巨大的双眼中有几分诧异的打量着这小小的幼童,这是个什么妖孽。

     没有等到巨虎的回答,孩童不由再次张开口嘴问道“为什么?”

     巨虎心中竟然不知为何有了几分惧意,语气有些不自信的说道“神经病吧,脑子瓦特了。”

     孩童却突然大喝了起来幼稚的童音却让人升不起小看的念头。“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攻击我。”

     巨虎庞大的身躯竟然在孩童的喝声下抖上了一抖,语气满是故作的强硬“你这小娃娃,竟敢这样跟你虎爷爷说话,不想活了不成。”

     巨虎话音刚落,一道幼小的身影就径直出现在了它的身旁,双拳狠狠的握起,一拳照着巨虎的脑袋便是砸落而下。

     “嘭”的一声入肉的闷响清晰响彻了这片天空,巨虎硕大的脑袋上赫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拳印。

     摇摇有些眩晕的脑袋,巨虎满心暴虐的想要将这个该死的小破孩狠狠撕裂。可眼前,哪里还有半个人影。

     巨虎巨大的瞳孔中有着一丝不可置信,人呢?去哪儿。

     “吼”巨虎的念头刚落,一阵剧烈的难以忍受的痛楚就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脑袋。

     只见在巨虎朝向地面的腹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正高举着小拳头一拳接着一拳轰击了起来。

     “吼”巨虎现在已经顾不得说人话,狂野的暴吼几声便挥动着爪子想要将这个该死的东西拍成个饼形。

     然而现实却与巨虎的想象有些不太一样,幼小的身影竟然没有丝毫躲闪的意思,而是挥动着小拳头迎向了巨爪。

     “嘭”一人一兽,一爪一拳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巨虎的身影不禁倒退上了几步,而孩童的身影竟然连移也未曾移动一步。

     “吼”巨虎好歹也是一方霸主,怎的受的了这窝囊气,当下就暴怒的吼叫几声,四爪并用飞速的冲向了孩童。

     “啪”一条巨大的尾巴从巨虎背后猛的甩出,仿佛一条漆黑的鞭子一般在孩童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血痕。

     一击得胜,巨虎哪里肯罢休,连连甩动着尾巴便抽向了孩童。

     仅仅只是短短片刻工夫,孩童的身上就遍布上了一道道血痕。

     “啪”巨虎再次故技重施甩动着尾巴就抽向了孩童,然而这次却发生了意外。电光火石的一瞬,孩童后发先至的一把捉住了巨虎的尾巴,嘴角竟然勾起了一丝残忍的笑意“够了吧,接下来到我了。”

     巨虎庞大的身躯终于抖动了起来,四条爪子四处乱刨着想要挣脱这不安的束缚。

     孩童嘴角的笑意反而愈加浓厚了起来,小手猛的一个抖动,就见巨虎如同涨潮的波浪一般抖动了起来。

     “咔嚓”一声清晰可闻的脆响从巨虎的腰间传来,骨骼错位的痛苦让巨虎发出了巨大的哀号声,嘴里也吐出人音道“我错了,放过我吧,我愿意当你的座骑。”

     之前那有几分老迈的声音也不禁响了起来“就饶过它吧,很少见到妖怪会臣服的。”

     孩童却那么是不屑的说道“就凭它,还不配。”话音刚落,小手便是一用力,提着巨虎的尾巴就四处乱砸了起来。

     天空飘起了一丝丝血花,地面之上也是混合着巨虎哀号的滴滴鲜血。

     远处一个有几分苍老的老者望着这一幕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为什么现在的此子跟之前完全判若俩人,好重的杀心。

     然而就在老者思索的时刻,孩童不知何时已经松开了巨虎的尾巴,巨虎也一动不动的躺在了地上,浑身上下满是血污,只有从那微微起伏的胸膛才能看出它还活着。

     孩童可没有就此作罢,踩着巨虎的鲜血便一步一个血印的走向了已无力抗衡的巨虎。

     来到巨虎的脑袋前,看着其随时就会闭上的双眼轻蔑的说道“不自量力的东西。”说罢小拳头便是雨点般的照着巨虎的脑袋落下。

     “嘭嘭嘭”的一阵巨响终于惊醒了老者,老者看的这一幕顿时开口喝道“不可妄造杀孽。”声音刚落整个人就窜了出去。

     孩童完全无视了老者的话语,又是一拳砸下,巨虎不禁发出了生平的最后一声哀号四肢轻轻抖动了几下便再不会动弹。

     见到巨虎的脑袋流出了丝丝的白色,老者也终于无力的停住了脚步,望着孩童有几分怒容的喝道“你的杀心太重,留着你只怕会祸乱天下,老夫今天是留你不得。”

     孩童却有几分冷笑的说道“叫我杀它的是你,现在却说我杀心重,既然如此那你也就去死吧。”

     话音刚落,孩童竟然就一个箭步就窜向了老者,小小的拳头却将空气都打的颤抖不已。

     老者见状也是匆匆急退,嘴里念叨个不停“太上之祖,赐我神力,灭魔伏正,天下大同。”

     “唰”天空突然降下了一道金光笼罩住了老者,老者原本疾退的身躯也顿时止了下来。

     孩童见状几个大步就赶到了老者的身前,早就蓄势已久的小拳头猛的挥出。

     “咔嚓”在老者震惊加诧异的目光中,金光仿佛境花水月一般被孩童一拳打成了漫天的碎片。

     孩童冷笑俩声,又是一拳击向了老者,老者也回过了神来匆匆掐起了一个指决疾念了起来“草木有情,李代桃僵,木身。”

     “轰”老者的声音刚落,小拳头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打的狂喷鲜血。

     孩童冷笑连连,小拳头连连挥动直打的老者直挺挺的向后倒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起来。

     “呸,想杀我?”孩童向着老者的尸体轻吐了一口唾沫,嘴里发出了满是不屑的声音。

     突然,原本已经躺在地上的老者竟然变成了一个木头雕刻的小人。而老者的声音也在孩童背后响了起来“老夫在你后面。”

     孩童闻言顿时就是猛的回头望去,俩根并拢的手指却在眼前放大,最后狠狠点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天地在孩童的眼中突然失去了色彩,并且在逐渐远去。孩童的眼中闪起了一丝空洞的神色,整个人就缓缓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看到孩童终于倒下,老者也不禁伸手轻轻擦了擦额头的虚汗。太险了,差一点就阴沟里翻船了,真是乱拳打死老师傅。

     一边胡思乱想着,老者却一边神色复杂的打量着倒地的孩童。此子到底是何来历,竟然仅凭蛮力就能打破自己的道法。

     越想老者就感觉自己脑袋一阵空白,凝视了孩童许久末了终于还是长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天地万物终归有它存在的道理。”

     老者话音刚落,原本躺在地上的孩童却一弹而起,眼中闪过一丝疑惑跟惧意向着老者问道“你,你是谁?”

     老者有些诧异的望了孩童俩眼,语气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你当真记不得我?”

     孩童眼中却突然露出了一分喜悦说道“咦,你的衣服跟我师傅的好像。”说着却又有些失望“可惜你不是我师傅。”

     老者闻言也不禁怔了怔问道“你还有个师傅?”

     孩童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了,我师傅他可厉害了。”

     老者闻言不禁忍不住再次问道“那你师傅呢?”

     孩童闻言有几分失落的说道“不知道,师傅叫我跟着图来找马。”

     “哦,给我看看。”老者顿时开口说道。

     孩童闻言顿时拿出了那张地图,老者接过地图一打量顿时露出了诧异的神色开口问道“这就是你师傅给你的地图吗?”

     孩童顿时点起了脑袋开口说道“打啊。”说着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开口问道“对了你知道这上面的地方吗?”

     老者不禁苦涩的笑了起来,只见老者手里的地图哪里有半点的其它的东西分明就是一张白纸。

     “咳咳”老者干咳了俩声说道“这个地方老夫也不曾见过。”

     孩童闻言不禁露出了几分失望跟焦急的神色,不住的喃喃道“这下该怎么办呢?”

     老者犹豫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既然如此,你干脆就跟我吧,等找到那个地方再回去也不算迟。”

     孩童也有些迟疑的说道“可是师傅会不会……”

     老者不禁露出了几分笑意:这傻孩子,回去还能有人才见鬼了。不禁开口说道“没事,你师傅他一定会知道的。”

     孩童眼中不禁露出了几分认真开口道“真的吗?”

     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当然了,跟我回去吧。”

     孩童迟疑了会,还是点了点脑袋。老者仿佛想起了什么突然开囗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家在哪哪里呢。”

     孩童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嗯,不知道,之前明明都还记得的。”

     老者闻言再次笑了笑,现在他更加肯定孩童的来历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了。

     看了看几分拘谨的孩童,老者再次开口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孩童眨巴了几下眼睛回味一般开囗说道“好像师傅一直叫我奉先。”

     老者皱皱眉头开口喃喃道“奉先,奉先,不好听,我姓吕你往后就跟我姓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