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一场游戏一场梦
     “小子,老祖宗在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那个陌生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老祖宗?死去了近400年的老祖宗竟然能跟我说话?这不是在做梦还能是什么!

     陈耀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可当陈耀祖狠掐了一下自己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了真实的疼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耀祖已经分辨不出这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了。

     “小子,别发愣了,快回答你老祖宗的话。”那个声音又一次出声了。

     我老祖宗?

     “我才是你老祖宗!”陈耀祖忍不住就脱口而出。

     “呵呵,你不是我老祖宗,我才是你老祖宗。你现在也是你自己的老祖宗。”

     乱了,全乱了。那个陌生的声音让陈耀祖更加的稀里糊涂。

     “到底怎么回事?”

     不管是在梦境,还是在现实,陈耀祖对于这种来自灵魂的声音并不畏惧,作为一个现代人,网上的各种穿越小说他看得可不少。

     “你能从养魂木枕唤醒我,再看你的长相和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你应该是我的后代无疑,我就是你老祖宗陈海生。”

     养魂木枕?

     难道指的就是家族荣耀室里古式木床上的那个奇怪的木质枕头?

     陈海生?

     如果这个来自灵魂的声音就是陈海生,那他确实就是自己的老祖宗,陈耀祖刚从家族荣耀室看过他的生平事迹记载,广东大鹏湾陈氏一族就源自于他。

     既然是老祖宗,那还真得客气一点。

     “老祖宗好,你能告诉我现在是怎么回事吗?我怎么穿成这样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不用奇怪,你现在的这具身体不是你的,而是我年轻时候的,是我的执念把你带到了这里,让你来帮我完成我的夙愿。”

     老祖宗的话又让陈海生大吃了一惊。

     这具身体确实不是自己的,经老祖宗一提醒,陈耀祖稍作对比就发现了不同之处。自己身上因为打架斗殴留下的伤疤在这具身体上全没有,而这具身体上的一些伤疤也不是自己曾经有过的。

     “这么说来,是我穿越到了你的身上吗?我到了明朝?”

     “我不知道什么是穿越,但你现在身处大明是没错的,准确地说,是万历二十八年,我16岁的时候。”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夙愿,替我完成我的夙愿。”

     “你的夙愿是什么?”

     “两个,一是重现我祖上的荣光。二是在这里开枝散叶,重建陈氏大家族。”

     “你既然能带我来这里,那为什么不自己去完成?”

     “我仅存的一点残魂是依靠养魂木枕养起来的,不足以支撑我去干这么大的事情,把任务给你交代清楚之后,我又要陷入沉睡了。”

     ……

     和老祖宗的一番长谈之后,陈耀祖大致明白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之所以有现在的一切,可以说是陈耀祖自找的。

     俗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因为没有听从族伯对那些古物不要乱动的劝告,陈耀祖睡上了那张古式木雕大床。他之前所不知道的是,那张木雕大床可是大有来头的,那可是老祖宗陈海生晚年时一直睡的床,陈海生就是死在那张床上。

     准确地说,陈海生是躺在那张木雕大床上,头枕着那个养魂木枕过世的。他死后,一丝残魂进入了养魂木枕进行蕴养。

     经过这么多年的蕴养之后,陈海生的那丝残魂变得强大了一点。

     因为陈耀祖是陈海生的嫡亲血脉,又睡上了那个养魂木枕,所以他被陈海生拉入了一个类似梦境的地方。

     没错,并不是穿越,而是一场梦。

     在这场梦里,陈耀祖用的是陈海生身体身处大明朝,同时拥有了自己和陈海生的双份记忆。

     至于陈海生的那份记忆,当然是陈海生给陈耀祖交代完所谓任务之后,强行灌输给他的。

     陈耀祖要完成的任务一点都不简单。

     开枝散叶倒是不难,不就是多娶女人多生娃嘛!

     作为一个现代的男人,谁不想回到古代,能迎娶三妻四妾?

     对于这一点,陈耀祖也不例外,甚至还非常的欣喜。

     但陈海生的另一个夙愿就不是一般的难了。

     重现陈海生祖上的荣光!

     一想到这个任务,陈耀祖就忍不住要呵呵他的老祖宗一声。

     难怪大鹏湾陈氏宗族的规矩那么多,难怪老父亲和自己的名字一定要取得这么土,陈光宗,陈耀祖!一切都缘由于陈海生那强烈无比的执念,那就是光宗耀祖,重现祖上的荣光。

     说得简单,可这个夙愿是那么好完成的吗!

     陈海生的祖上是谁?那可是大名鼎鼎的明朝开国功勋,普定侯陈恒。

     也就是说,陈耀祖想要完成这个任务,不仅要开枝散叶多娶老婆多生娃,还要拜将封侯才有可能。

     真特么的扯淡!这是有可能完成的任务吗?

     一想到这,陈耀祖就忍不住要骂陈海生他娘了,管他老不老祖宗。

     要知道,现在已经是万历28年了,也就是1600年,再过几十年,清兵就要入关了,陈海生嘴里的大明就要灭亡了,叫陈耀祖如何去做到拜将封侯?

     难道去投靠大清?

     那样等于是自寻死路,身为明朝开国功勋之后,竟然用陈海生的身份去投靠大清,那不叫重现祖上的荣光,那叫丢尽老祖宗的脸。

     可让陈海生郁闷的是,这个任务他不做还不行。

     按陈海生的说法,陈耀祖的大部分灵魂已经到了这场梦境里,他的灵魂完整地重回现实的唯一办法,就是圆满完成任务。

     真特么扯淡的任务,真特么扯淡的老祖宗,哪有老祖宗会这么来整自己的子孙后辈的!

     抱怨归抱怨,陈耀祖还必须得认真考虑如何来完成这个任务。

     不就是一场特殊的梦吗!

     都说一场游戏一场梦,咱就以玩游戏的方式来玩这个任务,来轰轰烈烈地玩上一场,也不枉自己梦回明朝来走上一趟了!

     陈耀祖很快就有了决定。

     “陈海生,你给我滚出来!”

     正当陈耀祖刚有了决定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在院子外面大喊起他老祖宗的名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