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一定在做梦
     这一定是在做梦,而且是一个稀奇古怪的梦!

     陈耀祖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变得稀奇古怪了。

     自己倒还是自己,就是身上的衣着打扮有些古怪。

     首先觉得奇怪的是,自己明明是寸头,现在却有一头长发,在头顶上盘成了一个发髻,还用网巾固定了下来。

     再说衣服,现在自己身上穿的也很奇怪,里面一件窄袖交领袄,外面套着一件方领对襟比甲,脚上则是穿着一双短筒布靴,一条直筒裤的裤脚扎进了靴筒里,靴筒还用绷带扎得紧紧的。

     这种打扮,陈耀祖只有在电视里面才看到过,像是明朝时代的服饰。

     如果陈耀祖不是打了一盆清水照过自己现在的模样,确定水里映射出的面孔确实还是自己,陈耀祖绝对会怀疑自己一定是穿越了。

     这只能是在做梦了,做梦前所发生的事陈耀祖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段时间对陈耀祖来说是一段悲伤的日子。

     含辛茹苦地把自己抚养大的老父亲陈光宗,还不到60岁,就因为早年积劳成疾病逝了。在去世之前,父亲清清楚楚地交代,他死后一定要把他的骨灰送回乡下祖坟安葬,并且要为他在陈家祠堂立上灵牌。

     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除了这个遗愿,还有就是一串古怪的钥匙。

     看完遗书后,陈耀祖大概明白了些什么。

     父亲的遗愿是要遵循的。

     待父亲火化过后,陈耀祖边带着父亲的骨灰返回了乡下老家。

     待回到乡下之后,陈耀祖这才知道,老父亲早就安排的一切。

     陈家的规矩很多,关于这点陈耀祖很早就知道,只是他以前不想听老父亲唠叨。

     接待自己的是陈耀祖还算熟悉的一位族伯,在他的安排之下,老父亲的身后事基本无需自己过问,族伯就组织族人用很高的规格安排好了一切。

     “耀祖啊,现在你父亲已经过世了,按照家族的规矩,也按照你父亲的遗嘱,该由你来继承家族的荣光了,钥匙你带回来了吧!”

     等父亲的身后事安排妥当之后,族伯又找上了陈耀祖,有要事要跟他交代。

     陈耀祖知道,重要的事情来了。

     还在很小的时候,每当逢年过节的时候,陈耀祖就得跟父亲回乡下,去接触陈氏家族的那些人和事。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父亲的身份特殊,是陈氏家族的嫡系传人,也是当今陈氏家族的族长。

     作为族长,虽然家族内的事务有一众族老去主持,但族长却是一种荣誉和地位的象征,每逢族内大事,父亲是绝对不能缺席的。

     现在父亲过世了,这个位置轮到自己来坐了。

     因为按照陈氏家族的族规,族长虽然不管具体的事,却必须由嫡长子来继承,除非嫡系后继无人,才能由族老选择血脉最近的血亲来继任。

     一个很古怪的规定!

     就这样,陈耀祖被族伯带到了陈氏宗祠旁边的一栋青砖红瓦、砖木结构的古楼里,从现在起,这栋古楼就属于陈耀祖来继承了。

     在古楼里面,有一个特殊的房间。

     “这就是家族的荣耀室,除了族长、族长指定的人员、家族指定的专门负责清洁的人之外,没有任何人被允许轻易进入。”

     在那特殊的房间门前,族伯开始介绍了。

     “我也是受你父亲的委托,在他过世后带你来了解这里面的一切,事关陈氏家族的荣光。”

     这个房间陈耀祖是知道的,小的时候他就见到父亲常常进去,但不管他怎么哭怎么闹,父亲都没有让他进去过。

     现在,终于轮到自己来见识里面的神秘了。

     从那一刻起,陈耀祖开始了他稀奇古怪的梦境之旅。

     这个特殊的房间里面并没有什么珍奇的宝贝。

     房间内的墙上挂着一些古老的画像。

     据族伯介绍,这些都是整个家族历史上有名人物的画像。

     “这就是咱们广东大鹏湾陈氏家族的老祖宗陈海生。还别说,你和老祖宗长得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族伯指着最中间的一副画像说道。

     还别说,真的很像,陈耀祖觉得这幅画像就是按照自己的模样画出来的,就是着装有些古老而已。

     整个房间里面,最多的是整齐地堆放着一些看似古老的书籍。

     据族伯介绍,这些书籍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整个宗族的族谱,记载着陈氏家族从晚明到现在的所有成员的资料,整整64代。

     其它的,就是对宗族有过重要贡献的一些族内杰出人物的生平事迹记载,也就是所谓的人物传记。

     然后,其它的就是族规、家族历史、家族大事记的文字记载了。

     “作为整个陈氏家族的第64代嫡系传人,你该好好地了解家族的历史了,整个家族的荣光必须由你来继承。”族伯按照父亲的遗愿发出了指令,这也是族规之一,无人可以违背。

     “还有,除了这些书籍之外,其它的物品都是组内重要人物的遗物,你要妥善保管,最好不要乱动。”

     说完之后,族伯就走了出去,只留下陈耀祖独自一人来了解家族的荣光。

     一开始,陈耀祖还看得津津有味的。

     陈氏家族真的太奇怪了,作为当地一个不算小的大家族,在如此发达的现代,竟然保留了那么多神秘的古老规矩,肯定有秘密。

     对于这一点,陈耀祖小的时候很好奇,但父亲总以自己还小就随便打发了,等自己大了的时候,自己又不愿意听老父亲唠叨,所以他对此其实是一无所知。

     现在终于有机会来了解这神秘的一切了。

     确实很有意思。

     陈耀祖是从家族的历史开始看的,这些书上记载的历史表明,陈氏家族在历史上还真的大有来头,也很有波折。

     看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看着看着,陈耀祖就觉得困了。

     在房间里面,陈立这一张古老的木床,木床打扫得很干净,上面还有着一个方形的木质枕头。

     古人真奇怪,睡觉竟然用硬邦邦的硬质木枕!

     作为现代人,很困的陈耀祖立马就忘记了族伯的交道,鞋一脱,就躺到了古式木床的上面,枕上了那个硬邦邦的木质枕头。

     让我也来体会一下古人睡觉的滋味!

     ……

     接下来就不用说了。

     陈耀祖很快就睡了过去,一觉醒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衣着打扮变得古怪了。

     我一定还是在做梦!

     陈耀祖只能这么想了。

     “小子,休息好了?”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陈耀祖的脑袋里冒出来,就像他带着耳机在打游戏一般。

     陈耀祖摸了魔头上,确定自己并没有戴任何形式的耳机。

     我一定是在做梦!

     陈耀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