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五章
    总之就算韩大人再怎么舍不得他的烧烤跟烫酒,他还是准时出现在了刘彻的书房。

     “臣韩嫣见过陛下。”即便内心不断地嚎着所谓的“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但是实际举动确实很让这具话的作者鄙视一遍。

     “阿嫣来了?快起来起来。”刘彻一副贤良君主的模样,很是亲切的亲自扶起了韩嫣。

     其实比起烤肉来说,我一点都不想来……韩嫣内心面露纠结,因为一天没吃饭真的好饿啊!

     “不知陛下宣召韩嫣是为何事?”韩嫣毕恭毕敬的冲刘彻发问道,其实潜台词就是——你没事儿就放我走吧!如果追月脚程快点儿这个时候赶去郊外我说不定还能捞到点烤鸡啥的吃点。韩大人觉得自己真的好凄苦啊!为国为民连饭都吃不上,真是不知道司马迁是怎么舍得在《史记》里那么写自己的!

     “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刘彻边说边在那堆被刘彻堆放的乱八七糟的竹简里头翻啊翻,韩嫣老老实实的站在下面,忍不住唾之以鼻的想——每次都骗自己没什么大事,结果哪次都给自己忙够呛!

     人一饿脾气就容易不好,吐槽技能很容易就满点。正在兴致勃勃的皇帝陛下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被韩嫣疯狂吐槽到不忍直视。

     于是在韩嫣偷偷揉着肚子已经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刘彻总算是找到了那卷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竹简,韩嫣看着那乱成一团的桌案忍不住同情一下每天给刘彻整理桌案的王公公和春陀。

     刘彻站起来走过来对身后的一个小黄门使了个眼色,小黄门立刻领命去把大殿的大门关上,厚重的大门合上后大殿里瞬间暗了下来。韩嫣莫名觉得事情绝对不像刘彻说的那样所谓的“不是什么大事”——虽然他本来就不相信。

     刘彻微微垂眸看着少年低着头左右翻弄着那卷竹简模样,忍不住微微吞咽了下口水,黯哑着嗓子低声呼唤道:“阿嫣……”

     “嗯?”韩嫣抬头,清清亮亮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出刘彻那近在咫尺的脸庞。

     “阿嫣,我……”刘彻曾经在书里读过“心如擂鼓”这个词语,一直不清楚人的心怎么会跳动的如同擂鼓的样子,原来不是作者夸张只是没有遇到那个让自己怦然心动的人罢了。

     暧昧的气氛在发酵,情窦初开的少年莫名有些紧张。记忆中刘彻刚刚见到韩嫣的时候,韩嫣还比他高一块儿呢,一身月白色的衣服衬的小小的娃娃像个圆滚滚的面团子。多年过去,少年身量早已拉长,可是还是喜欢穿着素雅的颜色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冷眼旁观这个皆为利往的朝堂。

     “阿嫣……”眼前的面容似是有些模糊,待刘彻刚要凑近些的时候门外非常不合时宜的响起了瑞喜嘹亮的嗓音:“启禀陛下,长乐宫刚刚来报,馆陶长太主入宫想请陛下跟皇后娘娘一去去长乐宫叙旧。”

     刚刚酝酿出来的美妙气氛瞬间被冲淡的一点儿不剩,韩嫣眨着大眼睛看着刘彻的表情瞬间从刚刚浓情意蜜变成了暴躁如雷,简直堪比四川变脸!刘彻直起身子握了握拳深呼吸一下不知道念叨了句什么,韩嫣仔细听了听貌似是:“有空朕一定要扣光瑞喜的月俸!”

     充分诠释了什么叫“躺着也中箭”的瑞喜冷不丁仰天打了个大喷嚏。揉了揉鼻子,瑞喜自顾自的念叨着:“长命百岁,长命百岁。”

     他似乎没有想到长命百岁的代价是破财免灾。

     暧昧的气息消散后,这幅举动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种莫名的尴尬。刘彻掩住嘴角轻轻的咳了一下,对韩嫣道:“我先去下长信殿,你先回去休息吧。”

     韩嫣咔吧咔吧眼睛,稀里糊涂的点了点头道:“臣告退。”走出大门的时候韩嫣松了口气的同时莫名有些小失落,韩嫣拿着手里的竹简敲了敲脑袋。揉了揉差点奏响饥饿交响曲的肚子,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先吃饱在想那些有的没的。

     韩嫣捧着竹简心想刘彻这么小心翼翼的给自己这么个东西是想干嘛呢?总觉跟捧个随时会爆炸的手榴弹一样。

     “陛下今天带回了个宫女回来,你说这宫女什么身份?”

     “据说是平阳长公主献给陛下的,你说什么身份?”

     “唉,估计人家今天是宫女明天就变娘娘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这皇后娘娘在,那种鼠辈也敢在陛下面前邀宠?”

     “这话酸的,皇后娘娘一天到晚不是在院子里赏花就是去给太皇太后请安,陛下也就初一十五会去椒房殿,平时皇后娘娘连门都懒得出呢,你说娘娘会在意这么个狐媚子么?”

     “以前总听说皇后娘娘如何骄纵蛮横,其实这么看着似乎跟传闻也不同呢。”

     几个小宫女叽叽喳喳的结伴往这儿走,似乎并没看到韩嫣正站在她们的面前,其中一个小宫女不知道在笑什么,一个回头看到了韩嫣正歪着脑袋摸着下巴听她们八卦。登时脸色吓得刷拉一下白掉了,赶紧慌慌张张的道:“奴……奴婢见过韩大人。”

     “起来吧。”韩嫣看着几个小宫女花容失色的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们都是宫里的人,背后谈论娘娘和陛下是你们该做的事情吗?”

     “大人恕罪。”几个小姑娘赶紧行大礼,韩嫣微微摇了摇头道:“都起来吧,今天的事儿我就当没看见,以后说话做事注意点。碰到了别人说不定你们就要在永巷舂米了。”

     “诺,奴婢们谨遵大人教诲。”小宫女们站起来,待她们抬头的时候只能看到韩嫣那卵青色的衣摆。

     “都说韩大人相貌人品都是一等一的,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为首的那位小宫女忍不住露出倾慕的神色。

     身边的另一个小宫女忍不住笑了笑道:“算了吧,人家是世家公卿,你啊还是别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再让人听见我们都得去永巷服苦役了。”最后面的那个宫女摆了摆手,几个小姑娘收敛了话头儿,笑嘻嘻的走远了。

     曾经穿着一身大红宫装张扬肆意掐着腰跟刘荣对骂的阿娇居然也在这深宫中无奈的收起了自己的脾气,究竟是为人妻了于是学会贤惠了还是这深宫里真的有一种无言的魔力能够悄无声息的让那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姑娘变得如同深宫怨妇般一日一日的对着那扇永远敞开的宫门盼望着那人能够走进?

     走回了家后,韩嫣将缰绳递给了门口候着的小厮,听着院子里似乎又是鸡飞狗跳的争吵,忍不住问:“怎么了?”

     “回二公子的话,老声音了。”那小厮无奈的一耸肩,然后接过韩嫣手里的缰绳将还在仰着脖子看热闹的追月拽回了马厩。

     所谓的老声音究竟指的是什么?看着在花园里飞舞的长鞭就知道怎么事儿了。对于韩则夫妻俩两日一小吵,三日一大吵的行为,整个韩府都表示见怪不怪。反正这对儿夫妻俩在外面装的如胶似漆,在侯府关起门来自己打自己的也没挨着什么事儿。就是偶尔会气的韩颓当直咳嗽外,也没什么直接影响。

     反正当初是这老头子执意让韩则娶灌夫的女儿的。后世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自己作的死,跪着也得作完。这就是这句话的真实写照!

     韩嫣揉着饥肠辘辘的肚子,还是忍不住的想着那烤的香气四溢的野兔跟野鸡,想到李敢他们就着十年陈酿配烤野味。韩嫣觉得自己的肚子更饿了,简直就是汉朝版的小白菜!根本不能再凄楚!

     “来人呐,给本公子弄点儿吃的。”韩嫣趴在桌案上有气无力的吩咐着人去给自己到厨房去搜刮些吃得来。

     “公子不巧,这侯府刚刚开完饭,这剩下的饭菜都赏给下人了,再说您是公子怎么能吃剩菜呢。要不小的着人去酒楼给您打包点饭菜回来?”今天早上刚刚触完韩嫣眉头的小厮正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韩嫣的脸色。

     “小单子?”韩嫣似笑非笑的冲那小厮招招手。

     “公……公子,小的叫福单。小单子那是公公。”小单子皱着一张脸小心翼翼的挪了过来。

     “小单子叫着顺口。”韩嫣把那卷竹简仍在桌案上,然后不耐烦的道:“你凑近点,既然要去酒楼,那么就点些我爱吃的!”

     您叫着顺口我听着不顺耳啊。小单子苦哈哈着一张脸听着韩嫣报菜名。

     “记住啦?”韩嫣倒了杯水先充充饥顺便问着。

     “小的记住了。”小单子接过韩嫣扔过来的钱袋,认命的跑去酒楼给韩嫣打包吃的。

     撇下正盼望着美食的韩嫣不提,刚从长信殿回来的刘彻卸下了脸上的笑容,瞬间脸黑的跟暴风雨前的乌云一般,馆陶刚刚根本没把自己这个皇帝放在眼里趾高气扬的明里暗里训着自己,偏偏自己还得受着……

     自己不就从平阳哪儿领回来个宫女吗?那也不是自己想要的啊,是平阳硬塞的啊,这也怪我了?刘彻越想心里越不平衡。

     “哎呀。”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女子娇媚的痛呼,刘彻皱着眉看过去,忍不住觉得头疼。不是别人,正是给自己带来一堆麻烦的卫子夫!

     换上了宫里统一的宫装,梳着统一的发髻。不得不说卫子夫在一堆宫女中真的算是翘楚。此时的美人儿正看着手指上的血珠皱眉,看了看篮子里没多少的花瓣,卫子夫皱了皱眉,忍下了心中的不快。熟料却看到了刘彻正带着人走过来。

     于是卫子夫赶紧行礼道:“奴婢,见过陛下。”

     本想绕路走的刘彻干笑一声:“起来吧。”

     “诺。”卫子夫嘴里应着,手里慌乱的拾起掉落了一地的花瓣。刘彻知道阿娇喜欢颜色艳丽的一类花儿,于是宫里种了不少,甚至冬天的时候御花园里都有些应季的木棉,梅花,玉兰和茶梅一类的花。平时心情不好的时候刘彻也喜欢来这儿看看花,所以宫里的花匠都将这些花儿修剪的格外美艳动人也想尽办法让它们开的久一些。所以未央宫的冬季真的很美,白色的雪映着艳丽的花瓣,颇有诗情画意。

     于是阿娇要是知道自己喜欢的花儿被人摘光了花瓣估计又是避免不了的一顿闹!

     “你摘花瓣干什么?”刘彻皱着眉问。

     卫子夫愣了愣,赶紧道:“回陛下的话,奴婢是被各位姐姐派到这儿来摘花瓣回去给她们泡澡的。”

     王公公看了看刘彻的脸色,轻咳一声道:“大胆奴婢,你可知这些花是皇后娘娘命人栽种的?”

     “奴……奴婢不敢。”卫子夫慌乱的解释道:“奴婢本看这些花儿开的如此艳丽多姿也不想破坏它们,但是……奴婢知错请陛下责罚。”

     刘彻转头看向一朵开的正艳丽的红色茶梅,道:“罢了,它们总有凋谢的时候,只是早晚的问题。”

     卫子夫看着刘彻似乎神情有些低落的样子,低声的开口道:“陛下可否准许奴婢将这些花瓣带回去?”

     “你喜欢这些花?”刘彻似笑非笑的问。

     “回陛下,奴婢一直都很喜欢这些开在冬天里的花,就像那些在苦难中却仍旧不放弃的人一样,终究会有盛开的那天。”卫子夫看着含苞待放的梅花花苞不自觉地说出了内心所想。

     春陀暗了暗眼睛,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刘彻。谁料刘彻微微一笑道:“既然你喜欢,一会儿朕让人摘些盛开的梅花儿给你送去你看可好?”

     卫子夫有些受宠若惊的赶紧行礼道:“奴婢谢陛下。”

     “不用多礼,你先回去吧。”刘彻嘴角的微笑在卫子夫的身影看不见了的时候慢慢的变成了嘲讽的微笑,转过头对春陀跟王公公道:“把所有开了的梅花统统给朕剪干净然后拿去生火。”

     “啊?”两个老头子明显没跟上刘彻的思维模式。

     “啊什么啊?一个时辰内,朕不想在宫里看到开了的梅花。”

     “哦,老奴遵旨。”王公公准备打发几个小黄门召集人来帮忙,谁料刘彻一摆手道:“慢着,就你俩去。”

     “啊?陛下,老奴这把老骨头就是一个时辰连御花园都走不出去啊这这这……”王公公还没等说完,刘彻就一转身道:“嗯,就这样吧,如果人不够朕就把瑞喜借你俩。”

     王公公跟春陀俩苦了一张脸道:“老奴遵旨。”

     “都怪你!非得听长公主的弄这么个丫头进宫!”王公公悲愤的指着春陀控诉,无辜的人被牵连什么的最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