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USQKNP"><table id="MWOYKZJ"><samp id="jrcvopabyk"><q id="q5z0RKC"><object id="nedrjgthcw"><q id="ny3u7sP"><span id="dqhyiuwt"></span></q></object></q></samp></table></address>
<noframes id="327814"></noframes>
<canvas id="9278153"><tfoot id="gwbhqfd"></tfoot></canvas>

<acronym id="znevLpQZ1t"></acronym><del id="fbdxhomqsa"></del>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分节阅读_5
    近问过子杰知道你这稳定了,我才赶过来。”

     那个大姐对是一脸和气人,俩人都没有披金戴银,穿衣打扮跟普通路人一样,就是气质很好。

     何子杰大姐跟这个“阿姨”问了陶丽几句后,还各自从手提袋里拿出个红包,塞到陶丽枕头下说:“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拿出手。”

     陶丽忙想动,但很被那两个人都拦住了。

     陶丽真是惊讶可以,她都不知道何子杰把自己事情给家里说了,而且对方还专程过来看她。

     那俩人也没多说什么,客气几句人就走了。

     陶丽几次想起来,都被对方用力按下,那直摆手说:“别动,你现大,等孩子上下来,咱们再一起坐。”

     陶丽感激看着对方,虽然知道何子杰跟对方感情很淡漠,但是对方能坐到这一步已经算是给了他们天大面子。

     陶丽说明自己情况后,对方也没有一点瞧不起样子,只是埋怨何子杰说:“要是早点办婚礼多好。”

     陶丽只是笑,她不敢乱说话,对方虽然和言语色,但想来那种脑子心机压根就不是自己能比,她唯有管住自己嘴巴,不给何子杰添麻烦。

     等人走了好一会儿,陶丽才给何子杰打去电话,问何子杰怎么没告诉她这个事。

     何子杰刚忙完了工作,倒不是很意这些说:“不用紧张,她们是顺道过来看看你,做做面子,你该怎么办怎么办,没必要往心里去。”

     陶丽却是感慨道:“我没想到她们那么和气,人看着那么好,知道我身体不舒服,也不多待,客客气气,一点没看不起我意思,按说我没跟你办酒席就怀了孩子……而且她们真没必要过来看我,人不来我也挑不了他们什么毛病……”

     何子杰却是沉默半晌才说:“能容下我,跟我父亲恩爱过日子女人,那种心机不是你能想,我轻易不跟她来往,你也多注意。”

     陶丽哦了一声,挂了电话后,摸出枕头下两个红包看了看,里面自然没装钞票,却比钞票还要吓人,一个是碧玉如意坠,就算陶丽这种外行都能看出这种玉绝对价值不菲了,另一个红包里包东西就简单多了,就一条款式大方镶钻手链,证书是全英文,陶丽看了直咋舌。

     第 67 章

     陶丽医院还算顺利,肚子也是明显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保胎效果不错,陶丽翻身偶尔坐起来什么也都不怕了。

     就是夏嫣然正沉浸跟妇产科男大夫谈恋爱甜蜜中,陶丽有时候想夏嫣然了,夏嫣然才会过来看看她。

     其实倒不是夏嫣然怎么样,而是她是有工作人,又是热恋中,自然很多时候就顾及不到陶丽这里。

     陶丽其实挺闷,偶尔叫人把病房门打开时候,听到外面走廊里有人说话声音,什么妹妹过来看姐姐,哥哥过来看弟妹,还有父母各种照顾,虽然听着都是普通人小日子,会为了医药费愁,会因为工作忙怕抽不出空来看孕妇什么,可总归是暖融融,有家感觉。

     跟那些人一比,她这里虽然看护不少,医院也额外照顾着呢,可就是显得凄凉了一些。

     幸好陶丽是外柔内刚性子,现一颗心都扑孩子身上,偶尔伤感一下也马上就想开了。

     何子杰倒也经常过来看她。

     只是俩人从开始无话不谈,渐渐变成了问答式对话,颠来复去也就是你睡好吗,工作忙不忙,身体怎么样。

     对话不像情侣也不像夫妻,倒像是同事过来问候。

     陶丽敏感察觉到了什么,但看着何子杰眼睛,何子杰看着自己样子还是含情脉脉,也没有那种变心迹象。

     只是还是忍不住担心了一下,陶丽也就话里提醒何子杰说:“我现身体不方便,你一个人家……没什么吧?”

     她话说直接,她对着何子杰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何子杰多么精明人,当下就笑着宽慰陶丽说:“别乱想,我忙工作事,很多事情要提前处理好,到时候我就可以家好好陪你坐月子了。”

     陶丽倒没想那么多,她只是伸手摸着何子杰眉眼,“到时候请个月嫂就好了,我不想你太累。”

     何子杰握着她手半晌没有说话。

     他身边诱惑那可不是一般多,应酬场合还有那些主动贴过来,近一段时间他没陶丽身边,跟陶丽感情也生疏了一些,再加上生理上需求,他不是没动过心思,说白了,有点事业男人,谁还没个尝腥时候,这种事只要做好工作,瞒好了,偶尔为之话,陶丽从哪知道去?

     可是到了医院,看见大着肚子陶丽,听着陶丽轻柔细语说话,何子杰就觉着自己要那么做话就太辜负陶丽了。

     陶丽从不跟他要求什么,看着柔柔弱弱,可到事上,陶丽也是能豁出去。

     何子杰思前想去也是不敢轻易犯险,主要是他跟陶丽感情太纯粹了,纯粹不掺一点假,一旦自己做了对不起陶丽事,就算一时瞒住了陶丽,可他总归是有了个心结,说白了,痛一时而已,后他想白头到老还是这个陶丽,这么一比较起来,孰轻孰重还用说嘛。

     幸好临产日子一天比一天近了,何子杰就盼着陶丽赶紧把孩子生下来。

     只是陶丽这个时候忍不住想到了一件事,现她已经见过何子杰父母了,她父母那还不知道她消息呢,虽然她跟自己亲生父母关系都淡了,可总归是自己亲人,到时候说起来自己生孩子都没告诉他们,也是说不过去。

     可现大着肚子,就算那两位老人没怎么管过她,看见她这个样子也免不了要说几句话,训训她。

     陶丽一想起来就头疼,她也就把自己想法给何子杰说了下。

     何子杰跟陶丽想法可一点都不一样,他很清楚陶丽找了自己,只会让陶丽被她父母高看,说白了,现社会风气就是这样,瞎贫不笑娼,何况他跟陶丽还是合法夫妻,别人也说不着那个闲话,顶多就是埋怨他们瞒时间太久了。

     “也没事,我去给他们说,就说你怀孕初期不稳定,怕说了有个什么让他们担心,现稳定了才说。”何子杰很会找借口,把话给陶丽对了对,陶丽也觉着这个说辞虽然不算多好,可总归是给了大家一个面子。

     陶丽也就让何子杰去说去了。

     果然,何子杰上午去说,下午陶丽父母就都到了。

     陶丽妈尤其紧张,那直拉着陶丽手问长问短,也没问陶丽怎么怀孕了,这个结婚证是怀孕前领还是怀孕后领,她妈是很好避开了。

     陶丽听着,心里明白,这一准是何子杰过去做工作。

     她父亲也没说上什么话,就是给陶丽送了点水果,让陶丽好好保重身体。

     后陶丽妈还以过来人身份说了陶丽两句:“你可真是,我还担心你呢,你啊,真是一点口风都不露,你都跟何子杰领证了,你还有什么好瞒啊,多好啊,你俩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又是那种背景,你可真是要享福了,我是知道贫贱夫妻百事哀,还是这种有条件好,至少不为钱愁。”

     陶丽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自从跟何子杰结婚后,她对外界话就少了,也就跟夏嫣然还说点真心实意话,只要是何子杰身份那摆着,偶尔自己说错个什么,就容易给何子杰添麻烦。

     这段时间大概是她要生了,何子杰身边一些下属还有朋友也都知道了消息,有些就66续续过来看她。

     原本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病房很就成花圃了,花篮绕着墙摆了一周,一些当季水果补品也都墙角堆满了。

     越到后面,陶丽感觉越多,孩子她肚子里来回动,偶尔踢上一脚,她肚子都会鼓起个包来。

     何子杰过来时候,看到了,就会开心把头贴陶丽肚子上听半天。

     后何子杰也到医院住下了,主要是不想错过孩子出生第一眼,他想随时都守陶丽身边。

     68、第 68 章

     何子杰虽然一直盼着亲眼看到孩子出生样子,可偏偏就给错过去了,那天他前脚才去公司,后脚陶丽就有临盘反应了,医院里对她是重中之重关注,一看见她这样,忙就给她安排了剖腹产手术。

     这个是之前就跟医院说好,何子杰也都签了字,所以手术很,一刻都没耽搁。

     那头何子杰刚接到电话,还没赶过来呢,这头孩子已经呱呱落地了。

     等他赶来时候,母子平安,他竟然是已经当上了父亲。

     他还茫茫然,总觉着那么不真实,他走过去先看陶丽。

     陶丽刚手术完还不能下床,脸色苍白,看着就很可怜。

     何子杰心疼握着陶丽手,半天说不出话来。

     倒是跟他一起来助理忙着提醒他去看看旁边孩子。

     那孩子睡很香,就是样子皱巴巴黑乎乎。

     何子杰不敢去抱孩子,动作笨拙碰了碰孩子脸蛋。

     还睡梦中小婴儿嘟了嘟嘴,扭了扭脖子,就跟打哈欠似张了张嘴巴。

     什么都是袖珍,小小手指上竟然也有手指甲,太小了。

     何子杰也不知道父爱该是什么样,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当上了父亲。

     之前所有准备见到孩子瞬间都化为乌有,那就是个肉呼呼小东西,是陶丽跟他孩子。

     病床上陶丽感觉到了什么,茫然睁开眼睛,她身体太虚弱了,现没动一□体都是疼。

     虽然用上了止疼泵,可刀口还是隐隐作痛。

     不过一等清醒过来,陶丽第一个反应还是去看看孩子。

     那个小东西到底该是什么样,她记得自己迷迷糊糊被人退出病房时候,她有挣扎着问过护士,怎么她孩子没有哭。

     她一直都担心着,这个时候她就想坐起来去看孩子。

     何子杰一看她表情,就知道她要干什么。

     他不敢让陶丽动,这个时候陶丽还是躺着静养比较好。

     何子杰也就把放孩子小推车推近了一些,陶丽支撑着头看了几眼。

     “怎么不动?”陶丽皱着眉头,因为中间差点流产,陶丽一直害怕孩子有什么问题,这个时候看着婴儿床上小东西一动不动,她紧张心脏都缩紧了。

     “孩子挺好。”何子杰能不清楚她嘛,笑着安慰她:“睡觉呢。”

     陶丽这才放下心来,整个人都瘫软了一样倒病床上,这个孩子实来太不容易了,她是用自己命保来。

     陶丽随后就深深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时候,就听见了孩子哭声,跟小猫叫声一样。

     随后就看见何子杰雇佣月嫂正给孩子喂奶呢。

     陶丽想去抱抱孩子,可何子杰为了怕她累到,除了月嫂还把之前家里保姆也弄到了医院。

     对方手脚利索劝着陶丽别去抱孩子了,现养好身体要紧,再说她这是头胎能懂什么啊,还不如交给月嫂照顾好呢。

     孕妇本来就敏感,她不知道怎么眼泪就掉下来了,保姆没遇到过这种情况,忙就劝她,问她是怎么了,陶丽也不肯说,就是不断哭。

     她近一段时间压力太大了,为了孩子她付出太多,这个时候看到了这样小婴儿,那些情绪一下就蔓延开。

     让她想控制都控制不住。

     这下可是给月嫂跟保姆吓坏了,老板花大价钱请她们来照顾孕妇,现孕妇苦跟泪人一样,她们怎么跟老板交代啊。

     俩人一个抱着孩子劝一个坐床边上劝。

     劝了好一会儿,陶丽才终于哭够了。

     “哎呀,看哭眼睛,月子里不兴哭。”月嫂苦口婆心劝着:“赶紧拿热毛巾捂捂眼睛,你多有福气啊,有什么不开心呢,老公那么年轻有钱,孩子又壮实,你看,多好孩子……”

     陶丽泪眼惺忪看了看包裹里小婴儿,孩子可真黑,她跟何子杰都是很白净人,不知道为什么小孩能黑成这样?

     陶丽也就嘀咕着问月嫂:“小孩都这么黑吗?”

     “刚开始都这样,越是开始黑,以后越白,这孩子错不了,身体壮,没有黄疸。”

     陶丽之前看过不少育婴书,知道黄疸是什么,她想伸手去逗逗孩子,不过看着小孩子那副样子,她手伸出去也只是碰了碰孩子脸蛋而已。

     倒是这个时候陶丽亲妈过来了,知道陶丽生了个儿子后,陶丽妈喜气洋洋,头一胎就是个小子,陶丽身价何家还不是水涨船高了,本来何子杰就把陶丽含嘴里似疼,以后对陶丽肯定是百依百顺了。

     陶丽妈也难得跟自己女儿亲近了亲近。

     以前陶丽跟她妈感情很一般,可真自己当了母亲,多少是有了感慨,知道十月怀胎不容易,之前那些心结也渐渐解开了,心里某一块因为这个小家伙来临变柔软起来。

     好像整个世界都是泡沫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当妈妈人都会这样。

     何子杰近也没闲着,他给陶丽母子安排婴儿房跟月子房。

     其实那些东西之前就准备了,可那时候总觉着还远呢,不着急,现孩子都出声了,他才现很多东西都不合心意。

     何子杰难免又要家里公司医院来回跑。

     幸好陶丽刀口恢复不错,医院住了也就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出院那天何子杰亲自开车接他们。

     陶丽按月嫂说,把自己包跟木乃伊一样,本来想着自己走出去,可没想到何子杰比她还紧张呢,居然找了院方要了个推车,直接给陶丽盖被子里推到救护车上,这么一路送回去。

     陶丽还是头一次做救护车,她从被子里探出头来,忍不住看着身边何子杰了,用手摸着他脸说:“这也太夸张了,到家时候会不会吓到妈妈他们?”

     何子杰低头亲了亲陶丽脸蛋,无所谓说:“你别管那些事,你专心养身体,等过了月子你再带孩子。”

     近月嫂跟保姆都跟何子杰说过陶丽抢着带孩子事,都是当过妈自然知道陶丽想法,只是她们是领着薪水人,能不给老板干活嘛,再说为了这么一个孩子,何子杰光月嫂就雇了俩个,一个白天一个晚上轮换着看。

     这么多人守着一个孩子一个孕妇,这要再给孕妇累到了,她们也担待不起啊。

     陶丽明白何子杰说这话是为自己好,可她真忍不住,就因为何子杰现她身边,没跟着月嫂那一队,她心里就一个劲打鼓,别说是不看孩子了,就是少看两眼她也受不了,陶丽也就嘀咕着:“没想到当了妈妈后,真可以为孩子什么都不顾了……这感觉真奇怪,你们当爸爸永远理解不了……”

     作者有话要说:那个不好意思,这个文实是停太久了……之前只想休息几天……

     我会加油

     谢谢大家支持,鞠躬~

     69、第 69 章

     陶丽虽然说自己母爱伟大,不过何子杰照顾孩子上也没懈怠过,只要家,他一定会守着孩子。

     就是不管做什么何子杰都是笨手笨脚。

     他这个岁数本来当爸爸人就少,何况他身边朋友不能说都是玩家吧,但像他这么早收心结婚有孩子还是少数,很多人都是被家里逼着到处去相亲,就算有些自己有女朋友,也不着急结婚。

     陶丽以前就觉着自己比何子杰岁数大,俩人虽然感情深厚,可架不住身份不一样了。

     现有了孩子后,那些顾虑好像一下都化为了乌有,什么你有钱我没有钱那些,陶丽连想都没想过了。

     不管他们有什么,都是小宝贝,他们是一个家一个整体,孩子是他们中间纽带,之前很多沟沟坎坎也一下没有了。

     相对于陶丽那些想法,何子杰却是无所谓,他对孩子还只是初步一个概念,可爱好玩,是他儿子,然后就是每天看着陶丽,跟陶丽一起逗孩子。

     陶丽还月子里呢,很多地方不方便,电视也不敢看久了,孩子也不能抱,就怕到时候累到胳膊。

     陶丽也就没事自己下床走一走。

     肚子上怎么也是留了个疤,不过刀口看着很小,术后恢复也不错,她本来以为生完孩子后,肚子会鼓起一块来,没想到调养后,小腰还是以前样子,肚子看上去也没什么变化。

     就是家里人比以前多多了,以前就是保姆跟厨师而已,现又加了两个月嫂,何子杰还觉着不够似,又找了个什么营养师偶尔过来看看菜点。

     陶丽没事时候就会想找人聊聊天。

     夏嫣然倒是经常来看她,还嚷嚷着要当孩子干妈,陶丽倒是挺开心,给孩子认个干妈肯定对孩子好。

     不过夏嫣然是要上班人,偶尔过来看也就是一会儿功夫,后来又赶上得了感冒,夏嫣然哪还敢过来啊,生怕传染了产妇孩子什么,也就给陶丽打个电话聊聊什么。

     陶丽都要被憋出毛病了,孩子没出生前,她干巴巴躺床上都没事儿,现倒是待不下去了。

     陶丽妈倒是经常过来,看看陶丽看看外孙什么。

     来时间长了,又一次陶丽妈就把再婚那家女儿也带了过来,其实是俩人要去逛街,顺道来看看陶丽。

     陶丽早先听她妈提过再婚家那个女儿,据说高校当老师,人既漂亮又有本事,真见了本人,陶丽才知道人是真漂亮,而且气质极好,说了几句话后,陶丽才明白怪不得气质好呢,人大学里是教声乐,那种书香气一看也假不了。

     那天是周日,何子杰也凑巧家,几个人就围着孩子聊了几句。

     何子杰对陶丽妈态度一般,他以前被陶丽家收养过,对陶丽家情况一清二楚,现陶丽妈这个态度显然给陶丽嫁给自己有很大关系,不然不可能陶丽都这么大了,她妈才忽然跟她热乎起来。

     只是看着陶丽那副幸福样子,何子杰什么都没说,他愿意把陶丽当公主似宠着,哪怕陶丽糊里糊涂也无所谓,再说有他呢,他也不能让陶丽吃亏。

     就是过了没几天陶丽妈又来了,这次居然还带着那个再婚家女儿李美妍。

     陶丽不明白李美妍又来做什么,上次虽说是专程看她,可她跟李美妍真不熟,就算为了人情世故也没必要这么密集过来看她。

     不过该客气还是要客气,陶丽还跟以前似客客气气,李美妍也逗弄着孩子,不断跟陶丽说话。

     渐渐陶丽才觉着不对起来,这个李美妍怎么总打听何子杰事啊?

     陶丽不是爱多心人,当下虽然觉着不太对头,可对方是自己妈再婚对象女儿,看她妈面子上,陶丽也不好让对方不开心。

     陶丽也就耐着性子一一回答对方问题。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陶丽一直应酬着。

     倒是没多会儿,何子杰就从公司回来了,近何子杰都是提前回家。

     他以前是个很自律老板,近有了孩子了也就什么都不顾了。

     只是刚进到卧室,还没来得及喊出那句丽丽呢,何子杰就是一愣。

     他也是挺意外,不明白那个李美妍来做什么。

     倒是李美妍一见到何子杰就开心站了起来,几步走到何子杰面前,热情说着:“何总,您不记得我了,我上次只觉着您很眼熟,回去后我才想起来,您还记得吗,又一次市里办慈善会,请我去表演,咱们曾经见过一面,当时您还请我跳过一支舞呢……”

     何子杰记性很好,对方一说完他很就想了起来,不过印象早已经模糊了,跳舞应酬也是偶尔事,他一直不往心里去,何子杰也就客气回道:“是有那么一次。”

     一边说着何子杰就往卧室里走,走到婴儿床边上,他低头逗弄着里面小婴儿,一脸慈爱。

     他这么年轻男人,很少有这么收心家看顾孩子。

     陶丽看见何子杰慈父样子,都想伸手去摸摸他额头。

     俩人视线空气中交融,那是很温情一个画面。

     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知道对方想法,知道对方是爱着自己,属于自己。

     这样画面下,别任何人都只是布景。

     李美妍也不好再打扰下去,原本还想着何子杰会送送她什么,结果她走说要告辞啊,何子杰也没个表示,反倒是陶丽要起身送她,后陶丽还被何子杰给劝下了。

     李美妍后讪讪自己走了。

     何子杰什么都不知道一样,一会儿逗逗孩子一会儿调戏调戏媳妇。

     他是聪明人,生意场上遇到诱惑多了,李美妍还够不上狐狸精级别,不过是图着他皮相后盾过来尝一尝灰姑娘梦而已。

     也就只有陶丽这种人,傻乎乎给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何子杰也不说什么,不过心里还是有点遗憾,总觉着现陶丽心里,家里小宝贝已经比自己都要重要了,不然陶丽怎么能这么不乎自己了呢?

     7、第 7 章

     陶丽出月子后,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夏嫣然叫出来去逛街,她家里憋足了一个月,就跟劳改释放人员一样,现出去眼睛都不够使了。

     就觉着街上人好多。

     何子杰本来想亲自陪陶丽逛街,不过陶丽早已经约定了闺蜜,何子杰也就作罢,只给陶丽安排了个司机。

     所以夏嫣然跟陶丽出去时候,就有了专人伺候。

     夏嫣然还是头次享受到这种福利,那个司机是真机灵,不光开车,每次上下车开门还有看见她们买了东西,大老远就会跑过去接。

     这样小心服帖,夏嫣然都忍不住对陶丽嘀咕说:“好友富家少奶奶感觉啊,简直都资本主义那啥啥啥了。”

     陶丽皱着眉头,多少还不太习惯这样恭恭敬敬。

     她也就低声回着夏嫣然:“可是总感觉怪怪。”

     “怪什么啊?习惯就好。”夏嫣然笑着跟陶丽开玩笑。

     陶丽近倒是逐渐适应了现生活,而且有了孩子后生活真充实多了,不过她还是羡慕夏嫣然,夏嫣然活那么有价值,她呢,似乎除了照顾孩子,等着何子杰回家外就没有别事情可做一样。

     不过现也急不来,陶丽现比生孩子前有耐心多了。

     倒是近她为夏嫣然婚事操起了心。

     她自己生活美满幸福,就想让夏嫣然也跟她一样幸福着。

     陶丽就几次给何子杰提,帮着夏嫣然介绍对象事。

     何子杰人脉广,要真有优秀男人,给夏嫣然说成了以后陶丽也好跟夏嫣然说孩子老公什么话题。

     不然她总觉着跟夏嫣然这个大龄剩女说起来,不那么对味似。

     陶丽也是好心,只是世上偏偏就有她这种好心办好事人。

     不是所有女人都适合嫁给高帅富。

     比如夏嫣然这种好强女人,何子杰早就知道夏嫣然脾气秉性,一般能做到事业成功男人,十有*都是要找贤内助。

     中间偶尔有脑袋不清楚,也是要娶花瓶大美女。

     夏嫣然不能说不漂亮,但离要妖娆还差得远呢,别看平时一副女强人样子,其实何子杰接触女人里,夏嫣然手段还真不见得有多高。

     所以有那么一段时间,陶丽说起来时候。

     何子杰只是笑着应付一下。

     陶丽就会一边哄着孩子一边嘀咕着:“真就没有合适吗?嫣然眼看就奔三了,女人岁数越大以后生孩子麻烦越多,再说她现一个人住,也没个疼……”

     何子杰趁机就靠过去,亲密搂着陶丽胳膊:“你有人疼了是吧?”

     陶丽到了现还是会忍不住脸上一红。

     不过何子杰那也真碰到了一个条件优异离异男子。

     那人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以前有过一段短婚,因为性格不合离婚,性格呢,很宽厚大度,口碑也好。

     不光是经济条件还是个人条件,都是百里挑一人员,世俗说法,只有人挑夏嫣然份,没有夏嫣然挑对方道理。

     何子杰也就把对方情况给陶丽说了说。

     陶丽对那人各方面也都挺满意,唯一问题就是这个人离过一次婚,还比夏嫣然打五六岁。

     陶丽也就犹豫了下,她愿意给夏嫣然介绍一个未婚小伙子,可按何子杰说法,现男人都晚熟,就算有条件不错,不是工作狂就是富二代,都不见得合适夏嫣然。

     就这个柳文延既儒雅又有学识,工作也好,高校里教书,才三十出头已经是博导了,还带着重点科研项目。

     陶丽听了都忍不住神往,心说这样男人,也就书上能有了。

     陶丽也就忍不住给夏嫣然去了个电话。

     夏嫣然虽然很拒绝相亲,可是等陶丽把对方条件一摆,夏嫣然就巴巴流口水了,虽然她之前一向自以为是拜金女什么,可真要她嫁个跋扈富二代,暴户什么,她也豁不出去,这样男人虽然听着个子不高,但怎么想都是可以共度一生好人选。

     夏嫣然也就满口答应了。

     陶丽近身边也没什么大事可做,对她来说夏嫣然婚事就是头号大事,她为了夏嫣然也是做好了百倍准备。

     一方面催着何子杰为夏嫣然搭桥,一方面又催着何子杰到处打听。

     何子杰忍不住笑陶丽:“你啊,哪里是夏嫣然朋友,简直都要成夏嫣然妈了。”

     陶丽喜滋滋,夏嫣然跟对方还没见到面呢,陶丽已经想象夏嫣然办婚礼时样子,晚上休息前还跟何子杰商量说:“你说夏嫣然结婚时候,我还能当伴娘吗?我都结婚了,还可以当伴娘吗?”

     何子杰忍不住堵上陶丽嘴唇,用力亲她。

     相亲时间选了周六,陶丽选这个时间是有目,周六大家都休息,心情自然就好,然后周六看对眼了,紧接着周日就可以联系。

     地点呢,就费了陶丽一番周折,按说咖啡厅什么是不错地方,可陶丽还是不放心,亲自跑出去考察了一番。

     还没到时间呢,就把看上雅间给提前订下了。

     为就是给夏嫣然跟对方创造好条件,而且就连里面布置,陶丽都仔细观察了,方方面面,都不错了。

     陶丽才长出口气。

     只是万事俱备,偏偏只欠了东风。

     那天陶丽早早就到了,相亲这事媒人可以早到,对方也很有礼貌,比预约时间早到了五分钟。

     那人外表说实话没什么出彩地方,但看上去就书卷气很浓,说话虽然不会引经据典,但是声音很浑厚,光听声音,陶丽就要满意死了。

     那一边跟对方闲聊,一边不断脑子里丫丫着对方跟夏嫣然成为一对各种情形。

     俩人就这么一直聊啊一直聊,时间都过去二十分钟了,夏嫣然那还没有消息呢,这下陶丽可郁闷了,这个夏嫣然,她当时可是打过电话强调了好几遍,再说夏嫣然对对方条件挺满意,这是搞嘛啊?!

     陶丽一边抱歉冲对方笑,一边给夏嫣然打电话,也是赶巧了,她还没拨出去号码呢,那头夏嫣然已经打过来了。

     只是一接了电话,就听见夏嫣然哑着嗓子说:“丽丽啊,我过不去了,真倒霉,我今天开车过去时候,等红灯时候遇到抢包了,也是倒霉,我没锁车门,旁边来了个骑摩托车,上来就把我车门打开了……”

     71、第 71 章

     陶丽吓一跳,赶紧电话里问:“嫣然,你哪呢,我现就过去看你。”

     夏嫣然哑巴着嗓子说:“你刚报了警,正等着警察过来呢,幸好我手机没放包里,不然现什么都没有了……”

     陶丽忙安慰了夏嫣然几句,挂了电话,抬头一看,才想起来对面还有个相亲对象呢,陶丽也就特别抱歉对那人说:“真不好意思,我朋友被抢包了,我得过去看一眼,那……”

     自己把人叫来相亲,现这样,陶丽也是挺不好意思,正犹豫着该怎么说呢。

     对方反倒微笑着说道:“没事,我送你过去吧。”

     陶丽下意识就想拒绝,可随即一想,这不正是个机会嘛,让这个人跟夏嫣然见面什么,没准遇到这么个曲折事儿火花会炙热啥呢。

     陶丽也就笑着说:“那太好了,正好你也可以跟我朋友间个面,本来你们该这儿见。”

     对方一听陶丽话,反倒愣了一下,“那个夏小 姐……”

     陶丽啊了一声,以为对方想问她夏嫣然情况呢,抬头时候,却见对方皱着眉头盯着自己看。

     “你……”对方磕磕盼盼问着:“你不是夏嫣然小 姐吗?”

     “啊?”陶丽都呆住了,吓直捂着嘴巴,这是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种乌龙呢,她努力想了下,一下就明白这错是出哪了,她跟这个人见面时候,光说我朋友一会儿就来,她当时脑子里想都是给夏嫣然解释,却没想到自己这个岁数……很容易让对方闹错了……

     “我不是夏嫣然……”陶丽红着脸,一脸尴尬跟对方解释:“我朋友要比我漂亮多了,也开朗多了……我是中间人……”

     对方楞楞看着陶丽。

     陶丽已经脸红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就因为觉着这个人可能是夏嫣然男朋友什么,她才能那么自然跟对方聊天,才能那么兴高采烈,也许她话语里过于活泼了?

     陶丽赶紧检讨自己,不过检讨归检讨。

     她把刚才话从脑袋里过了一遍,却觉着自己应该没有说错什么话,再怎么说对方也是陌生人,她顶多就是客气一些而已。

     只是现该怎么办?

     对方刚才对自己态度没有别意思吧?

     陶丽越想越脸红,简直都不敢抬头看对方了。

     而且对方刚才还要送她去看朋友什么,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陶丽都要疯掉了,这样话,以后她还怎么面对夏嫣然了,就算不是故意,自己好朋友相亲对象看上她这种乌龙事件……

     对方倒是很有风度,忙不好意思对陶丽解释:“不好意思,我本来还想多了解下呢,现看来是我误会了,那咱们就去看看夏小 姐吧。”

     陶丽长出口气,她真怕对方说一句什么,不去了之类。

     不管怎么说,让这个人跟夏嫣然见了面就没自己事儿了。

     陶丽也就低着头,跟人走了出去,走到外面时候陶丽才想起来,她这才还带着家里司机呢。

     她也就忙给司机说了声,先坐了柳文延车。

     到了车里,那种尴尬气氛还,陶丽一直不敢说什么。

     柳文延倒是主动跟陶丽攀谈起来,而且为了打消两人间尴尬,柳文延特意跟陶丽说了说何子杰事。

     陶丽还是头次从外人口里听到何子杰事,对她来说,何子杰就算是老总,就算多么有钱,可也是她亲密人,因为没有距离,反倒看不全面。

     此时听了对方谈几件何子杰事,虽然都是很笼统生意上事,还多是夸何子杰,陶丽却觉着特别有意思。

     其实她自己家时候,偶尔看电视也能电视里看到一些关于何子杰闻,她每次看到了,都会脸红心跳去转头,主要是觉着很奇怪,明明是每天生活一起人,忽然跑到电视里去,那表情动作都跟自己面前不一样。

     陶丽早就有这种感觉,何子杰她面前是不一样,平时那么内敛沉稳一个人,她面前却可以无所顾忌开玩笑牢骚,有时候就跟小孩子一样。

     不过柳文延对于生意场上事也知道不多,他毕竟是搞科研,跟企业家联系也不多。

     何子杰是近有项目需要他们学校协助,俩人这才熟悉起来,也因为这层关系,柳文延对何子杰搭线介绍这次相亲也额外重视。

     只是没想到闹出了这种乌龙。

     幸好他刚才表现很客气,不然这个出糗可就出大了。

     等俩人赶到出事地点时候,夏嫣然已经做完笔录要走啊。

     要是没有外人,夏嫣然一定抱着陶丽狠狠嚎几嗓子,她太生气了,钱损失倒是小事,可是她包里身份证还有各种钥匙啊!!!

     补办证件还有开锁这些想起来都头大啊!

     夏嫣然没有这种被抢包后相亲经验,可什么事都要经历一番,她也就跟对方客气了几句,对方那么远赶过来,她就算不喜欢也要应酬几句。

     又赶上要到晚饭点了,夏嫣然也就主动提出要请俩人吃饭。

     只是天下就有这么倒霉事,所谓祸不单行。

     夏嫣然跟陶丽他们也没提前订个雅间什么,所以到了附近餐厅时候,雅间已经都满了。

     夏嫣然他们人少,也就大厅里随便找了张桌子。

     饭菜都很简单,主要是有个认识过程罢了。

     中间夏嫣然很会活跃气氛,加上她继续说话来排解心理郁闷,所以说额外多,她对眼前这个人不是太喜欢,她心里还有那个医生哥哥呢。

     奈何对方那缺德三不原则,让她不上不下。

     她这次开车时候就心不焉,她当初答应就很赌气,要不然也不会走神被人抢了包。

     只是偏偏就有那么赶巧事。

     前脚夏嫣然他们坐好准备吃饭,后脚医生哥哥带着朋友也到这个餐厅吃饭来了。

     于是夏嫣然跟对方一眼就看到了对方。

     医生哥哥带是几个男性朋友,倒是没什么,可夏嫣然这儿可是跟刚刚相亲人吃饭。

     夏嫣然正喝水呢,一看见医生哥哥身影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陶丽也瞧出不对了,忙回头看了一眼,瞬时陶丽也给惊呆了。

     这么明显大惊失色,那个医生哥哥是个聪明人,立刻就觉着不对了,他很就走到夏嫣然他们这一桌,客气对夏嫣然他们打招呼。

     依旧是那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医生哥哥,依旧是那个三不原则坏男人。

     跟陶丽他们微笑着打过招呼后,嗓音温和医生哥哥就如此对夏嫣然说道:“你们慢慢吃,对了,嫣然,你一会儿过来一下吧,我有几个朋友要给你介绍介绍,他们一直吵着要看我女朋友,你一会儿过来跟大家认识下好吗……”

     72、第 72 章

     陶丽脸都大了,这可怎么办,她一下就傻那了。

     夏嫣然倒是反应了过来,只是这个时候一听见女朋友三个字反倒跟触到逆鳞一样,简直都想站起来给孟哲一巴掌。

     倒是餐桌上柳文延挺有风度,也没说什么,就连吃惊表情也没显露出来。

     夏嫣然也就绑着脸孔对孟哲说:“不好意思,我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是你女朋友了,我现正跟相亲对象吃饭。”

     孟哲没想到夏嫣然会这样,不过他很就笑道:“那你们慢慢吃。”

     居然还能有风度说这么一句话才走。

     陶丽嘴巴都张大了,而且她吓直偷眼打量柳文延,心里是七上八下,觉着夏嫣然这次相亲估计悬了。

     哪里想夏嫣然就跟被刺激到一样,对这个相亲对象索性把话直说了出来,把自己情况也给对方讲了讲,她是很坦率人,这种直率干脆个性虽然会给一些人很大压力,但对内敛沉闷人来说,却是非常有吸引力。

     夏嫣然说时候也没指望这次相亲能怎么样。

     可世间事就是这么奇怪,本来都以为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啥男人都捞不到夏嫣然,却一下开出了两朵桃花。

     虽然当时吃完饭后,柳文延要了夏嫣然一个手机号,不过夏嫣然压根没想过对方会给她打电话。

     她也没想到因为这个事,让孟哲也认识到了自己感情,于是夏嫣然身边忽然窜出了这么两位结婚对象。

     各个还都对她表示出了极大兴趣,尤其是孟哲,跟之前比简直判若两人一样。

     陶丽电话里听说了,都觉着各种神奇,忍不住说:“天啊,嫣然,没想到你居然也能走这种桃花运……”

     “可不是,你说多神啊,问题是丽丽,你说这人是不是都贱得慌啊,我怎么忽然就不想结婚不想恋爱了呢?”

     陶丽咯咯笑着,结果笑声音太大,把小奶娃娃吵醒了,陶丽忙手忙脚乱哄着孩子,那边保姆也过来了,帮着陶丽抱着孩子。

     陶丽忙电话里叮嘱着:“你别傻啊,其实俩人都不错,你选一个吧,真,岁数不小了,你也该着着急了。”

     说完陶丽就挂断了电话,忙去抱孩子,虽然有保姆呢,可她还是想自己看孩子。

     小孩子眼睛特别清透,睁开眼睛时候,又黑又亮,陶丽都要被这个小家伙迷死了,而且小奶娃娃是真胃口好,只要吃好了就会呼呼睡觉,饿时候就会哇哇大哭,又次何子杰故意逗孩子,把手指放到小娃娃嘴巴里,小娃娃也会傻乎乎去吸允。

     陶丽现满心满眼孩子,夏嫣然也是麻烦不断,近一直被雄性生物打扰着。

     偶尔给陶丽去个电话,也是提心吊胆生怕打扰了孩子睡觉。

     何子杰倒是听陶丽说起了夏嫣然事。

     他现是标准二十四孝老公,对陶丽那是挖心挖肝好,唯一不满就是陶丽自从有了孩子后,对夫妻生活就变不那么热衷了,晚上睡好好也会忽然从床上跳起来去看孩子。

     本来何子杰花大价钱布置了个婴儿房,现好了,整个婴儿房都空了起来,陶丽非要给婴儿床搬到他们主卧里来。

     于是原本就少可怜夫妻运动啥,现就是没有了。

     那天何子杰终于是趁着孩子睡觉,磨着陶丽把衣服脱了,可还没正式开始呢,陶丽忽然就觉着情况不对,忙挣扎着起来。

     不过也真是母子连心,只要陶丽觉着不对什么,去看时候小宝贝一准是醒过来到了,这个时候过去看,果然小家伙正咯咯笑呢,也不知道笑什么。

     陶丽低头抚弄着孩子。

     何子杰欲求不满凑到她身边,一边亲吻着她秀一边抱怨着:“丽丽,你也太无情了……”

     “小孩子也会做梦吗?”可惜陶丽心思压根都不他那,只是盯着孩子脸说:“你看他,这么小,可这个样子多想刚做了好梦啊……”

     “孩子爸爸也想做个好梦。”何子杰低声继续抱怨着。

     陶丽这次听到了,忙回身亲了亲何子杰,安抚着:“子杰,宝宝要紧嘛,他还这么小,一定要小心哦……”

     明明已经有保姆了,何子杰多希望陶丽能想开点,把孩子至少抱出去让保姆看一晚什么。

     其实这个事他也跟陶丽说过,还说挺冠冕堂皇,意思是晚上带孩子会影响休息影响健康什么。

     陶丽也就哦了一声,说:“既然这样,那你别卧室睡吧,我反正白天不用工作,大不了白天补眠就好……”

     本来就福利少可怜,这下是一点甜头都没有了,何子杰脸一下拉老长,郁闷说着:“我不要……”

     于是何子杰还是晚上过着这种摸到吃不到生活。

     除次之外,别事上倒是和谐不得了。

     陶丽以前还会各种多想,各种纠结,可自从有了孩子后,她也渐渐有了当人老婆意识,何子杰再给她钱,让她出去消费,她也知道怎么花了,不会对着昂贵价签什么感慨然后嘀咕之类。

     只是陶丽买回来东西,十有*不是小宝贝就是何子杰,她自己东西却很少买。

     何子杰每次看到陶丽大包小包买回来那些婴儿用品,和给他买那些东西后,都会问陶丽给自己买了什么。

     陶丽无所谓笑着说:“我又不怎么出去,又没有工作需要做,衣服手提包那些压根就用不着,化妆品呢,我现还哺乳期呢,我也不想用,所以我还有什么好买啊,你之前给我买那些包,我看着就够了,我才不要用那些十几万二十多万包呢,我喜欢用帆布包,既方便装东西又多……”

     何子杰见了这个也值得自己私下再给陶丽买。

     不过真像陶丽说,陶丽还是以前生活习惯,太奢侈东西对她也不合适。

     何子杰也就吸取教训,不会一味给陶丽买那些大品牌奢侈品什么了,就算偶尔买一些也不会告诉陶丽,反倒混一堆东西里,陶丽也压根都分辨不出来。

     陶丽挺喜欢现生活状态,她觉着每一天都那么美好幸福,以至于都会有一种她是不是做着美梦感觉。

     73、第 73 章

     陶丽跟夏嫣然已经好久没见过面了,一方面是陶丽舍不得孩子,现天天都跟孩子一起,另一方面夏嫣然也为自己婚事愁,那俩个人吧,看着都不错,可要细琢磨,她又心里各种嘀咕,到底该选谁问题上也是闹心不行不行。

     问陶丽,陶丽哪里敢给夏嫣然做这种主啊,一辈子幸福呢,就算是她选了何子杰,又敢保障自己一辈子就过舒舒服服吗,这种恋爱结婚啊,就跟买鞋子一样,别人说啥都没用,就得看自己舒不舒服。

     既然没跟夏嫣然出去什么,陶丽也就彻底宅了起来,除了偶尔出去采购就是家里看顾着宝宝,何子杰让她出去散心,陶丽都兴趣缺缺。

     何子杰觉着这样对陶丽很不好,容易把人都待傻了,他也就找了个机会让陶丽跟自己去参加一个慈善会。

     那个慈善会规模很小,就几个业内熟人而已,主办者是圈里有名一位喜欢做慈善女强人。

     大家过去也就是去捧捧场,顺便联络下感情,请柬上也提到了带女伴什么,以往何子杰都不意,可这次为了让陶丽散心,何子杰也就故意把请柬拿了出来给陶丽看。

     陶丽不知道这里关系,还以为是必须带夫人参加重要晚宴呢,她自从跟何子杰结婚后,连酒席都没有摆过,自然也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遇到这种事,心里就紧张不得了,衣服该怎么穿,头要不要做,那天去时候需不需要化妆什么。

     她一想起来都要疯了。

     偏偏夏嫣然有事过不来,陶丽也就急跟热锅上蚂蚁一样,幸好何子杰了解她,忙给她安排了形象设计。

     那些人都是专业级别,从头到脚都给陶丽伺候妥妥帖帖。

     陶丽再站镜子前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她以前顶多就是个小家碧玉,现穿这样雍容华贵,反倒周身不舒服。

     等何子杰晚上过来接她时候,也是一愣,随即就笑着问陶丽,“那些人直接就给你打扮成这样了?”

     陶丽扭捏拿小手包挡着低胸晚礼服领口,她总觉着露肉有点多,再加上她哺乳期呢,穿这种太凸显身形衣服太怪了……

     不过当时那些人问她意见时候,她似乎是说了要隆重一点……那个要显得很有档次什么……

     估计她那个没有品位样子,让那些人误以为她就是个想摆阔少夫人什么了,所以这么一路弄下来,给她弄了这么一身怪模怪样衣服。

     何子杰也没多说,只是外头打量了陶丽一番,他心目中陶丽不管穿着艳丽礼服还是穿普通家居服都是他爱老婆,关键问题只于要不要露这些肉。

     别人老婆女朋友爱怎么穿都可以,陶丽这样,他可是会吃味,不过何子杰不好显露出来,他只是笑着搂着陶丽腰,一边往里走一边说:“丽丽啊,晚上天凉,你得多穿点,来我帮你选一件厚。”

     连说带哄把陶丽拐到衣室,何子杰随便挑了一身衣服给陶丽。

     陶丽不用像花瓶一样站他身边,他本来就不想陶丽多显眼,只要跟他出去散散心就好,之所以找人给陶丽打扮,也无法是想让陶丽换个造型换换心情而已。

     陶丽却是没能理解何子杰意思,还以为何子杰是看不上自己这身衣服,一想到自己忙了半天又画又抹,反复试穿衣服,后得到这么个结论,陶丽就有点郁闷。

     可是她又不能说什么,参加晚宴这种事,她以前也就电视里看到过,可对何子杰来说却是驾轻就熟……

     就算再吃力,当人老婆,应酬时候也得硬着头皮上。

     陶丽也就换着衣服。

     到了地方后,陶丽才知道所谓晚宴其实只是一个小庭院里举办,小别墅里灯火通明,彬彬有礼侍应生里面穿梭,传递着酒水甜点。

     何子杰一直很悠闲样子,跟几个熟人打过招呼后,就领着陶丽到一边去大朵颐了。

     陶丽跟着吃了一会儿,觉着很奇怪,何子杰怎么好像是专门冲着吃东西来似?

     她精神一直都绑得很紧,这个时候她就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问何子杰:“子杰啊,你不去应酬吗?”

     “应酬?”何子杰被问一愣,随即他就明白陶丽意思了,陶丽这人特别简单,什么想法都会显露脸上。

     何子杰也笑着告诉陶丽:“是带你来玩,要专为应酬,就让你家休息了。”

     他本意是想说,我才舍不得让你出来应酬呢,你也不喜欢。

     可是听陶丽耳朵里,陶丽却忍不住多想了一层,是不是因为我太笨了,所以他应酬都不能带我出来?

     陶丽也就愧疚起来,忍不住对何子杰说:“我是不是太没用了,我都不会应酬……别人夫人都可以帮自己丈夫,我什么都帮不到你……”

     “帮?”何子杰张了张嘴巴,他是知道陶丽有点孕后忧郁啥,不过这个也太胡思乱想了吧?

     “你想什么呢,要是都靠老婆做生意,大家也就别混了,再说你已经很好了……”说完何子杰促狭笑了下,悄悄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一个女人说:“看见那个了吗?刘总老婆,第二任,当初为了挤走刘总原配这女人都要把刘总家翻个过了,现终于是靠生了个儿子进去了……俩人还相差二十岁,以后日子谁知道会怎么样……”

     “真吗?”陶丽倒是习惯了何子杰八卦样子,何子杰平时外面再有风度,再沉稳,可到了她面前就全然不是那么回事了,所以她对何子杰变化也没多意。

     可是俩人说话时候,却有人注意到了,何子杰那么内敛自制一个人,居然也有跟人挤眉弄眼说起没完时候。

     很何子杰他们就被几个人给包围了,那些人都是跟何子杰平时关系不错,这次还是头次见到陶丽呢,难免就要互相介绍寒暄一番。

     陶丽隐约就觉着这些人挺眼熟,似乎是电视里见过一样,可具体对方是做什么,听到介绍后,陶丽反倒晕乎乎,她已经好久没出去跟人聊天过了,跟人说话时候都是磕磕绊绊,也就跟何子杰说话时候还利索点,一遇到人多时候,就忍不住紧张傻。

     不过她这个样子倒是无功无过。

     等那些人散开后,陶丽才赶紧问何子杰:“我说错话了没有?

     她刚才努力对那些人笑,努力转动着脑子。

     “没有。”何子杰笑着对她说:“越是生意成功男人,越是喜欢持家型女人,你这样他们都要羡慕死我了,既会为我省钱,又知道疼我……”

     这话夸陶丽脸都红了,她什么都不会,也不懂得应酬,所能做到也就是为了何子杰努力藏拙而已。

     74、第 74 章

     陶丽虽然被何子杰使劲夸着,可她心里还是微微不满足,她想让自己变有用一些。

     她以前想法很多,可自从有了孩子后,那种跟何子杰是一家人感觉就强烈了。

     她想着自己不是那种能帮衬着男人女人,那么做个贤内助总是没问题吧,何子杰虽然不是什么工作狂,但压力肯定比一般人要多一些。

     就算何子杰不对她讲公司事,可她要是能把家里一切弄服服帖帖,不就等于是帮了何子杰忙嘛?

     像是现何子杰还要为她出行操心,这可怎么行呢?

     人精力都是有限,她想办法不让自己给何子杰拖后腿才好。

     从那后陶丽也就有了个想法,索性努力做起了当家主母。

     现虽然没有少爷夫人一说,可当雇主去应对服务业人员时候,也是需要讲究一些手法。

     以前陶丽是从来不操心这些事,现陶丽就开始注意起来,比如她才知道厨师除了每个月收入,还会有一部分采购费。

     她难得拿了账单看了看,才现那个采购费何子杰给也太大方了,就算是她好久没去过市菜市场了,可这个数字别说就家里这几个人了,就是再多个几个人都够了。

     陶丽也就难得就这个事跟何子杰说了说。

     结果何子杰一点都不乎,只无所谓对陶丽说:“难得糊涂,每天进口东西,你不给人点甜头,到时候从咱们嘴里扣不麻烦。”

     陶丽明白何子杰意思,她心里仔细盘算了下,现自己现也没有时间去看着厨师什么,这么说来,还是何子杰说有道理。

     只是这些虽然看着是小钱,可开源节流啥也不是随便说说,现家里才他们小三口就这么大手大脚了,以后日子还不得过糊涂了?

     这么一想陶丽也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她索性跟夏嫣然讨论这个事儿。

     可夏嫣然哪有这个脑子,别说她没经历过这些,就算经历过,她也没精力跟陶丽探讨了,她现正为孟哲医生闹心呢。

     孟哲现是把她以前手段都使回来了,对她那叫一个围追堵截穷追不舍。

     夏嫣然郁闷一脑门子官司,忍不住对陶丽说:“这前后差距也太多了,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有心理问题,还是男人都这么贱啊?”

     陶丽也没经历过啥感情纠纷,当初也就是跟何子杰跟当初男朋友陷入过一个小三角死循环啥,可要说谈恋爱心机啥,她是要啥没啥。

     陶丽也就皱着眉头劝夏嫣然说:“你就跟着感情走吧,喜欢他就跟他一起,不喜欢就敬而远之,他还能强迫你不成。”

     后本来是寻求帮助陶丽,反倒那劝了夏嫣然一个小时。

     等放下电话后,陶丽就拄着腮想,当家少奶奶该是什么样,当初看电视,看到港台那种富豪家族时候,也只是看到里面有钱少奶奶出去美容大买特买。

     可现实生活中,那样做显然是不行。

     男人钱再多也不能乱花,得有个计划。

     陶丽这么一想,索性也就给自己做了个账本,她先不去想着管家里账目了,先把自己花费用心理一理好了。

     结果这么一理,好悬没吓到陶丽,陶丽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一个月花销居然有十多万……

     这怎么可能吗?

     她以前一个月才挣多少钱,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松把钱花出去了?

     明明她就给孩子买了几件衣服几件玩具啊,还有何子杰那些东西……虽然有点小贵,可也……

     陶丽细细一算,才现原来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变得大手大脚起来。

     当初几千一件衣服她还觉着贵,可现看到万数以下东西,她反倒觉着很便宜很划算了……

     陶丽忍不住叹了口气,果然是由俭入奢易啊,她也就把账本翻来覆去研究了研究,然后对着里面东西,又去清点了一番。

     渐渐陶丽才现,小宝贝身上她花钱太多了,很多东西都买重复了,消费很不理性,还有何子杰那,她只要给何子杰买东西就会考虑名牌,不是贵那种,她都不好意思考虑,总觉着何子杰穿太普通款式会掉了档次,出去会被人那样这样看……

     可其实何子杰对那些东西都不怎么意,这之前何子杰衣服都没几款。

     陶丽也就把那些不需要买东西都画出来,下一个月开始注上一些心得什么。

     陶丽做这件事,自然逃不过何子杰眼睛。

     他很就注意到了陶丽不对头,近陶丽总拿着个计算机点点画画,也不知道琢磨什么。

     晚上睡觉时候,何子杰就支着胳膊一边亲陶丽,一边亲密问她:“你近忙什么呢?”

     陶丽也不瞒他,就把自己近一段时间事都给何子杰说了,而且一边说还一边紧皱着眉头,似乎遇到多大难题似。

     听何子杰都想笑了,他低头用嘴唇轻轻碰了碰陶丽额头,“你又不是每个月都这样,你也不用记这么细,每个月给自己个定量就好,一个月七万怎么样,只要不花了就好嘛。”

     “七万?”陶丽还是觉着接受不了,“那又不是全家消费,就只是我花而已,再加上家里保姆钱厨师钱,还有你请那什么偶尔来一下营养师,对了家里水电这些,天啊,咱们一家人……一个月怎么也要花出去十万吧……对了,还有你应酬那些,怎么也要再加上十万吧,一个月就要小二十万,一年是十二个月,这么算下来就要有两百多万啊!”

     陶丽说完觉着头都大了,不算不知道,真是一算吓一跳,他们居然这么能花吗?

     “才二百?”何子杰也是一副被震惊了样子,歪着头郁闷起来了,“咱们也太能省钱了,对了,近一段时间咱们都没给家里添置什么东西,你要看着有什么不喜欢就去换一换……别总想着省钱了……这也太能省了……”

     陶丽楞了好一会儿,确定何子杰压根不是开玩笑后,才终于小心翼翼点了点头说:“哦,那我以后努力吧……”

     75、第 75 章

     陶丽跟何子杰生活没有除了钱以外一些小问题,但每一个问题,对陶丽来说却都不是大问题,她脾气好,对何子杰也是真心实意喜欢着,所以什么问题都好商量。

     就是钱问题上,俩人总有点小问题,无非是何子杰觉着陶丽过于节俭,陶丽呢,则觉着何子杰花钱方式过于吓人什么。

     可小日子还是过美美满满,每天都那么幸福。

     就好像水一样慢慢就流了过去。

     夏嫣然那终于选好了要结婚人选,让陶丽意外是,她原本还以为夏嫣然会选那个医生哥哥呢,结果夏嫣然后选却是柳文延。

     夏嫣然自然有自己道理:“我是挺喜欢孟哲,可是俩个人结婚过日子,我也看到你跟何子杰了,你们两个人,看着就挺幸福,虽然俩人差距大,可都愿意包容理解对方,也都努力迁就着,我也就想,我这个脾气秉性,虽说不是啥女强人吧,可偏偏有个女强人性子,所以我还是算了,我不要找孟哲了,那个人跟我一样,看着温和,其实骨子里比我还强势呢,太固执人也不合适我,再说他这个人事业心太重,倒是柳文延有小家意识……”

     陶丽觉着夏嫣然说也有道理,就点点头说:“那你既然选好了,就不要左右摇摆,我当初就因为总胡思乱想,弄大家都很痛苦,其实刀斩乱麻是好,这样对大家都好。”

     夏嫣然肯定是干脆人,马上就接口道:“我明白你意思,我已经给他们都说清楚了,我这个人做事你还不清楚吗。”

     陶丽也就笑着点了点头,忍不住跟夏嫣然聊起了柳文延,柳文延比夏嫣然大好几岁,对夏嫣然是各种包容,夏嫣然这种女孩别看平时乍呼呼,可真遇到这么成熟包容大男人,反倒有了点小女人自觉。

     陶丽听了挺为夏嫣然高兴。

     等何子杰晚上回来时候,俩人就床上聊天。

     陶丽喜欢现氛围了,她爱宝贝还有爱男人,都她身边,她简直都要幸福爆满了。

     她被子里握着何子杰手,何子杰勾起手指来轻轻抚摸着陶丽手心。

     暖暖,整个人都是幸福。

     其实陶丽也乱想过一些事,比如何子杰这么有钱,出门外肯定诱惑多多,什么东西看多了总会腻,现社会风气也不大好,有钱人包二奶也多,不知道何子杰会不会动这种心思。

     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个,陶丽就会惶恐不安起来。

     不过那都是何子杰外面工作时候,只要何子杰一回到家了,陶丽就会一下豁然开朗起来。

     患得患失这种时间长了,陶丽也学会自我安慰了,再说何子杰是对她真好,按何子杰自己话说,她跟宝宝才是他努力工作根本动力。

     这样一来,陶丽还有什么好乱想。

     每天也就是跟何子杰腻一起,照顾着何子杰生活,看好宝宝什么。

     家里账目陶丽也用了一些心思,以前那些服务人员当她是摆设,虽然对她客客气气,可什么事该怎么做还怎么做,可自从陶丽关注过账目什么后,那些人就对陶丽各种巴结了。

     统共没几个人地方,居然也有勾心斗角事儿生,比如家里两个保姆,就为一个来接班晚了什么陶丽面前打小报告。

     陶丽都以为这些人薪水高,会跟着素质也高什么,现看起来人跟人到哪都忘不了争斗。

     陶丽也就给何子杰当闲话似提了提家里事儿。

     何子杰倒是没活什么,只给陶丽说:“他们有矛盾对你才有好处,要是下面人都一个鼻孔出气,到时候还不随便糊弄你吗?”

     陶丽心眼少,还真没想过这么一层意思,她忍不住看了一眼何子杰,心里想着这不会就是权力制衡什么吧……

     跟做高管何子杰比,陶丽知道自己脑子肯定没人好使。

     不过家里事,动那么多心眼干嘛?

     陶丽也就努力想了想,觉着既然他家情况是她主内,她就要做出个样子来。

     陶丽索性给家里人都订了规矩,不过同时她也觉着家里压根用不着那些人。

     后索性等孩子大点了,陶丽就给那些人辞退了,只顾一些钟点工过来工作,帮忙打扫卫生什么。

     像是做饭啊这些工作,陶丽都自己弄了起来。

     司机什么也不是必须,陶丽自己也能学着开车。

     这么一来,家里倒是空了不少,唯一问题就是太空了,住他们小三口人这个房子就显得太大了一些。

     而且地方大也有不方便地方,打扫起来额外费劲,家里又空着几个房间呢,陶丽总担心这样地方,一个看顾不到躲个贼都现不了。

     她知道何子杰市内还有房子,只是那房子是公寓式,不是太大,所以何子杰一直没过去住。

     陶丽也就跟何子杰商量了下,要不要把家搬过去。

     其实那地方离得何子杰上班地方还近一些,何子杰听了也就欣然答应,唯一问题就是那地方容易堵车,出行什么倒是方便不少,周围都是很成熟商业区,平时陶丽出去购物不用开车走路都可以。

     需要搬动东西也少,何子杰开车拉了两趟就差不多了。

     反正公寓里什么都有,也就是他们衣服小孩子用品需要带一些。

     陶丽这下终于满意了,这才有个家感觉吗,之前住那种大房子里,简直就跟个金丝鸟笼一样,都要把她框成手脚都不会动富家少奶奶了。

     现陶丽就跟活过来一样,每天都兴高采烈布置着自己小家,充当着家庭主妇什么。

     何子杰住哪都一样,所谓家就是个回去时候休息地方。

     再说他也不是那种习惯人伺候人,以前上学后来自己出来住,他都是很独立,家务事也都是自己动手做,之所以之前请那么多人,也多是为怕陶丽辛苦。

     俩人生活现算是磨合很舒服了。

     只是陶丽偶尔还会胡思乱想一下,觉着他们是不是太好了,太相近如宾了,这些时间以来,俩人什么事都是商量着来,都没有红过一次脸……

     别人家也是这样吗,别夫妻也都会这么和谐吗?

     76、第 76 章

     陶丽也就跟夏嫣然提了下,夏嫣然听了简直都想捶打陶丽一阵。

     她现就跟男朋友约会中,别看柳文延人看着老实憨厚,但事业做到一定地步男人,那主心骨都正着呢。

     夏嫣然跟对方也不断磨合着,她也就说陶丽:“你啊,身福中不知福,你跟何子杰从小一起长大,你俩还磨合个屁啊,就算他现有钱了,可从小到大脾气秉性能差到哪去,你给他当姐姐时候,你们就总吵架吗?”

     陶丽这么一听才明白过来,赶紧说:“我明白了,嫣然,我就是爱胡思乱想,我以后不乱想了。”

     陶丽从那后每天都高高兴兴,对她来说生活就是这样,她还有能有什么不满意。

     何子杰对她也是各种宠,什么都不让她操心,她则是对何子杰各种心疼,每次都为何子杰着想。

     天下夫妻多了,恩恩爱爱也多了,陶丽想,他们只是一对很普通很相爱夫妻而已。

     都想对方好,都愿意这么对着对方好一辈子,这又有什么好奇怪呢。

     所谓梦一样生活,她就该没事偷着乐,好好过下去才行。

     夏嫣然近要结婚啊,陶丽觉着她婚事有点仓促似,可夏嫣然不乎,“都奔三张人了,能了解都了解了,索性结婚得了。”

     陶丽听了有点担忧,忍不住回去时候跟何子杰说这个事。

     何子杰倒是无所谓,只对陶丽说:“谈恋爱不是非要谈多久,有谈七八年该分手也都分手了,闪婚就未必不幸福,再说夏嫣然也跟对方谈了有半年了,俩人要想结婚,肯定也是考虑成熟。”

     陶丽也就不说什么了,不过心里还是隐隐担心,她这个人从来都是小心眼,很怕夏嫣然吃亏什么,不过跟着夏嫣然去拍婚纱照时候,陶丽现一向强势夏嫣然居然都会跟柳文延撒娇时候,她才忽然明白,夏嫣然虽然嘴上没说,其实夏嫣然已经很喜欢对方了吧,不然那么强势夏嫣然怎么会儿不自觉露出那种表情。

     而且柳文延比夏嫣然岁数大,对夏嫣然真就各种呵护。

     一般像夏嫣然这种强势女人,很少有男人能做到这步。

     陶丽也就不那么担心了,反倒为夏嫣然高兴起来。

     夏嫣然婚事按部就班进行着,中间陶丽跟着帮忙,偶尔看着穿婚纱夏嫣然,陶丽会忍不住想到她还没穿过婚纱呢,就连结婚照也没拍过一张……

     不过结婚证倒是早早就领了。

     也说不上是遗憾还是什么,总归是人生经历里少了这么一次。

     陶丽已经不像以前似爱乱钻牛角尖了,反正生活挺幸福,她有孩子有老公,有一个温暖家,这比什么都要来让她满足。

     夏嫣然婚礼办很不错,那天何子杰还专门过去了一趟,跟着帮了不少忙。

     陶丽一直跟夏嫣然身边。

     夏嫣然脸上一直开心笑着。

     陶丽也跟着开心,就是中间忍不住想了下孩子,忍不住给家里打去电话,那头保姆告诉她,孩子正睡觉呢,让她放心。

     夏嫣然就旁边坐着呢,看见陶丽这样,就笑话他:“你现都不能脱身了吗,成天就是孩子老公老公孩子,我看你啊简直都成孩子奴了……”

     陶丽也不否认,只笑着点了点夏嫣然肩膀,“你也会是,等你有了孩子,我保准你只比我多个字……”

     等婚礼结束后,何子杰也跟着想到了什么,忙拉着陶丽手问她:“咱们有时间补办个婚礼吧,我还欠着你一个呢。”

     陶丽听了赶紧摇了摇头道:“别麻烦了,不过是个形式而已,现孩子都有了,再补办会被人笑。”

     “不是非要请什么人。”何子杰抱着陶丽,轻轻说着:“就只有咱们俩个……”

     “还有宝宝……”陶丽甜蜜说着:“我什么都不需要,我只要你们我身边就好……”

     <!--

     --------------------------------------------------------------

     书籍名称:狼来了  作者:金大

     本书籍由网友“iz”上传  日期:3/3/212 12:14:52 p

     bkba - TxT免费分享平台

     eb2小说网站,和好友一起上传、下载、分享TxT全本小说。

     所有小说仅供试阅,请于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阅读全本请购买实体书。

     --------------------------------------------------------------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