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彩票女与眼镜男
    王福立是个喜欢动脑筋的小伙子,每天都在研究0、1、2、3、4、5、6、7、8、9这十个数字的不同组合与排列,不禁感叹它们的神奇,世间所有的数偕是它们的孩子,都离不开这十个基础数,如果它们是可控的?那怎么可能呢?王福立不禁笑了一下自己的傻气!

     翻看杂志,竟然看到一则很久以前的报道,说国外一批由数学家组织成的彩票投掷小组,历经两年的潜心研究,竟然中了过亿头奖!不知道是他们果然研究出了规律?还是撞大运?或者冥冥之中,有神的眷顾?王福立的嘴不由得喃喃:“撞大运罢了!”虽然这样一说,他还是希望这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这将意味着大奖的破译,然后钱滚滚来……

     是不是所有彩民,甚至接触彩票的人,时间长了,就会产生幻觉,总觉得大奖离自己不远了,所谓舍得,必须大舍才能大得,并时时抱着如同王福立那般总有捷径的想法?是的,博彩就如同啜酒,定力小的人还是浅尝则止,否则酩酊大醉就晚了,一但上瘾,不排除倾家荡产依旧血本无归。

     王福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每当给人打彩票时,他会感觉到自己热血沸腾,激情澎湃,就象中了魔。他一直都有一种操控欲,但是自从出生以来,他从来没有机会实现,他向来都是被人踩着,受人指使着干活,似乎从来没有自己主宰过自己!

     这一天,他突然想到拿别人的钱锻炼自己的选号本领,许多人都是要的随机的机打号,如果这些号都是自己选的呢?拿自己选的号去冒充机打号,这样时间长了,完全能摸索出经验。问题是怎么样才冒充得了呢?

     一般财大气粗的人、时间少的人、报着试运气的人、无从选择的人会选择机打号,机打号从来都不碰数字键,有些人可能蒙蔽过去,可是精明的人多着呢!如果有人揭发自己未经彩民同意擅自操控号码,估计就下岗了,关键可能会吃官司。

     因为想到这个点子,王福立就再也放不下!

     在众多彩民中,王福立注意到一个小伙子,他能有二十八九岁,中等身材,皮肤白净,架着一个金丝边眼镜,一瞅书生气十足!他每次来都是自选号,从来不多买,最多就买五组,有时候就是一组,但是他的号不怎么变化,挺能坚守的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王福立瞅他格外顺眼,总想搭讪,没有机会,这一天机会来了,原来眼镜男把眼镜落站里了,只见他慌慌张张进来,一脸潮红,一下子看呆了王福立,因为他发现这个眼镜男挺俊朗,有点象大姑娘,男人都想拥搂一下了!

     “请问,看到我的眼镜吗?”

     “是这个吗?”没等王福立搭话,杜娇玫举起一副眼镜问,

     “对,就是!”

     “给你眼镜!”杜娇玫并没有把眼镜直接递到他手上,而是几乎抛掷到柜台上,那眼镜在玻璃柜台上向前滑动,眼瞅着到了柜台边缘,要掉到地上,王福立眼急手快的扣住了。

     “幸亏我的眼镜质量好,要不然早摔碎了!”白面书生生气的说,

     “摔碎了,我赔你!”

     “你赔不起!”

     “顶多几百元钱的货呗!”杜娇玫不屑一顾的说,她之所以胆敢如此对待顾客,纯属狗眼看人低,因为她发现这个人穿得很一般,不注重形象,且买起彩票都是小手笔,由衷的瞧不起!甚至曾经说:“象他这样的男人,接吻肯定象老太太吃馒头,有气无力的!”

     那时彩民中,不知道有谁嘘了一声,原来是另一个眼镜男,他说:“你没听说过,越是带眼镜的男人,越是**嘛,接起吻来,能把你嘴啃破!”

     随即大家起哄,常来的彩民早看出了她与站长徐刊地的狗男女关系,不禁起哄:“信不?要不让眼镜男亲亲,就知道是吃馒头?还是见红?”杜娇玫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应,明明知道自己再说话,只能吃亏,便不再作声,但是心里很生气。

     杜娇玫明白彩民们背后里经常议论自己,这些常客基本是四五十岁的人居多,他们的思想还是比较保守、传统的,对于她和徐刊地这种地下的关系,常常显示出不齿之感。对此,她暗下决心,要转正成为徐刊地光明正大的女朋友,然后是大太太!

     不过,转正谈何容易?象徐刊地这样出身的人,婚姻一般要受父母管制,并且强调门当户对。而自己呢?没学历,没能耐,又不是什么明星般的人物,怎么办呢?她想到了怀孕,一但自己有了他的孩子,不看僧面,看佛面,无论如何也会为自己争得一口气的!

     “我这眼镜花了5000元钱,还是托人从日本买的!”一句话让杜娇玫目瞪口呆,她一下子窘在那里,平时自己最瞧不起的人,竟然属于自己艳羡的消费层次!这怎么可能?是吹牛吧?

     “吹牛不犯法,是不是?”杜娇玫缓过神,不肯示弱的说。

     “你还不信了,你晃晃我眼镜,在阳光下会看到镜面上有商标的字母标记,若是落的灰多了,灰也会组成商标的字母标记!”

     杜娇玫一把抢过眼镜,在光线下面晃着眼镜,她嫌光线不好,特意推开了窗,风一下子吹了进来,把有的彩票吹落地下,彩民们边捡边报怨着。

     “呵呵,真没想到,果然有字母,这么神奇!”

     “是吧,没骗你,眼镜拿来吧,你怎么捏着镜片?会有指纹,我怎么看东西?”

     杜娇玫显得短见的窘在那里,因为理亏似的呆住了。

     “拿来,我去擦一擦!”王福立说,细心的王福立为了更好的服务彩民,成立了一个服务角,里面有眼镜布、创可贴、针线盒,小小举动深受彩民欢迎,同时也让老板徐刊地对他刮目相看。

     “别,可别擦,哥们,这眼镜最好是用洗洁精拿水洗!”眼镜男说,

     “好吧,你等下!”王福立拿到厨房,认真清洗着眼镜。

     “洗完了,也不用擦!”眼镜男扯着大嗓门喊,

     “知道了!”王福立也用大嗓门回应着。

     “谢谢你!”眼镜男感激的说,

     “客气了,你老来,都成朋友了,敢问尊姓大名?”王福立友好的问,

     “这是我的名片,敬请收纳!”眼镜男毕恭毕敬的拿出一张名片,双手奉上。

     王福立反应极快的,用双手接过,一看上面写着:白汉,高级软件工程师,单位竟然是日本某知名的电子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