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盐水泡剩饭
    最艰苦的时候,王福立吃的仅仅是盐水泡剩饭,举目无亲,举步维艰的日子让人有些窒息。

     他想到了回家,恐怕一但回去,再也走不出来。

     他想到了章芯凤,她一定会资助自己,但是多么寒碜,一个男子汉怎么能让女孩子担当?再说她已经被限制自由,自从离开,王福立真的从来没有回去过。

     当兜里还剩两元钱的时候,他打算去碰碰运气,正好路过农贸市场,边上就有一家彩票站,写着福利彩票安仙市第106站,同时还兼营着体育彩票第85站。

     他并不是一个宿命的人,并且自命运气不佳,手气极臭,所以有生以来,从来没有买过彩票,在他眼里有买彩票的钱,不如买块大豆腐,吃到嘴里才是最实在的。但是他又喜欢在彩票站门口踱步,喜欢听别人议彩,当听到哪个站出了彩头,他会羡慕那个人,但是联想自身,就觉得那永远不可能!

     两元钱买彩票,仅有的两元钱,他似乎等不及开奖的日子,所以适逢发行刮刮乐彩票,即刮即奖,他决定豪气一把,赌上一局,输了就回家种田,似乎刚才所有的顾虑全抛于脑后。

     种田就种田吧,说明他不属于这座城市,这座城市也不垂怜他,更不愿意收留他。

     推开彩票站的门,一股刺鼻的烟味冲了过来,**他的鼻腔,**他的眼睛。

     走了进去,里面有些昏暗,一个长条椅上坐满了人,他们都是彩民,一般四五十岁居多,三十多岁的也有,三十岁往下的就少了,人们翻看着各类参考资料,有几个人在争吵着……

     柜台里坐着一个男人,白白净净,二十多岁,戴着眼镜,很斯文、俊郎,怎么是他?王福立大吃一惊,怎么站点换老板了?他怎么来经营彩票了?

     这个彩票投注站,王福立不是没有来过,只是从来没有买过彩票罢了,就象逛超市,未必买东西一样。以前的老板是对小夫妻,南方人,很勤劳,除了经营彩票站,还给人修鞋、擦鞋,他俩很奇怪的是,彩票站雇人收钱、打票,而自己却亲自摆弄那些鞋子。

     他们去哪了?为什么不开彩票站了?修鞋铺也撤了,两口子消失了?原来他们自己也买彩票,中了190万就回老家盖楼、做买卖去了。

     现在这个站长,这个男人,他认识,他叫徐刊地,是个海归,是本市广告业界大鳄徐伐权的儿子。

     徐刊地和章芯凤相过亲,当时两家的家长都同意,无论外表条件、出身、家庭条件都相配,当时的意见是要么徐刊地回国,要么章芯凤出国,徐家甚至愿意包揽章芯凤的全部出国费用,章家也不反对,关键章芯凤不想出国,她根本不喜欢徐刊地,她只喜欢王福立。

     章芯凤从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相亲,基本都是本市上流社会的公子哥,所以她特别反感相亲,也特别厌倦富家子弟。

     她与王福立的自然相识让她觉得安心。他身上的简单、朴素、真诚、厚道,就象一股异世之风吹醒章芯凤过早疲倦的心灵,心底就象有颗苏醒的种子,爱情在心底扎根、发芽。

     那些有钱人家的太太们,闲着没事唠嗑或打麻将,最爱牵线拉媒。

     一般以自己子女为圆心,按血缘关系的亲近开始排序,恐怕那些条件好的男男女女给错过了。有的是怕自己的孩子在外面私自搞了不合适的对象。

     所谓不合适的对象就是没对自己的胃口,不是嫌个子矮,就是嫌面孔黑,再不就嫌土气,还有嫌穷,以及嫌父母没能耐,主要就是怕门不当、户不对。

     总以为按照自己的心思早早给孩子安排了恋爱对象,就可以让孩子的爱情按着自己期望的方向发展,往往事与愿违!

     穷人家的孩子,富人家的孩子,都是一样的孩子!都是有血有肉、有思想的人,哪个也不是奴隶,越管越叛逆,越管越反抗,这些富太太们往往最后心力憔悴,无心料理更多的事,最后连丈夫也失守了。

     章芯凤的母亲顾敏芝就是这样,她吃得好、穿得好,却天天不开心,天天嘟嘟孩子让她不省心,不按她设想的路子走,早晚会撞破头。

     事实上,孩子们都生活得好好的,她一天天却在杞人忧天,没人愿意听她的唉声叹气。她和徐刊地的母亲马三薇是同样的人,都属于自寻苦恼的人!

     徐刊地和章芯凤相亲无果,害惨两位母亲,因为她俩眼中的天配良缘毁掉了!

     很早以前,她俩就彼此认准对方是最佳亲家。

     顾敏芝上火倒是不大,几天不爱吃东西,迅速掉了体重。

     马三薇上火却过头了,一下子得了肝癌,怎么病得这样重?

     儿子在国外,她又不想出国陪着,因为还惦念着丈夫,可是天天思念儿子,怎么能不上火?就盼着儿子早日归国,可是她又说话不算,就指望用一份良缘把儿子吸引回来。

     一下子所有的希望泡汤,她大病不起,急火入肝,肝郁集结,没有及时疏通,以前就有肝病,最后癌患不请自来。

     人上火,超级巨火,久久不退,时间长了,就会产生致命毒素。但是并不是全身都会得癌,每个部位的薄弱程度不一样,那些不堪一击的地方就中标了!所以避免生癌要早早预防,从精神到肉体要保持日常的健康。

     因为母亲生病,徐刊地才从英国回来。

     马三薇的肝癌不是太严重,只是在肝的表面长了一层米粒大小的癌瘤,去上海做的手术,很成功。跟踪考评的分数也很高,用她自己的话说:“儿子回来了,我什么病都好了,我什么病都没有了!”

     徐伐权却不希望儿子回来,因为很多方面,他要有所收敛,比如经常不回家,不是很关心妻子……说起他的发家史,人人称奇,不得不佩服他的脑袋瓜子太灵光!

     他原本就是国企一家铸钢厂的工人,手艺好,是个劳模,带众多徒弟。下岗之后,他打过许多工,最后当了一家广告公司的业务员。

     当业务做熟套,徐伐权的收入与日俱增,同时也认识了许多道上的朋友及政府权贵,最后他干脆自己开了一家广告公司,他经常自嘲说:“别看我书念的不多,管理的全是大学生;别看我书念的不多,我就是能把广告卖出去!”

     儿子要是来广告公司,谁说话算呢?徐伐权还没想过让出大权,自己也没老;别一方面不利于团队集中管理,就算不给他权力,员工还是会顾及他是少当家;还有自己在公司里的花边新闻不少,他不希望儿子听到,他要保持良好的父亲形象。

     可是徐刊地能干什么呢?现在他才发现儿子在英国学的东西,回国根本用不上,基本没有用,至少在中国是这样的。相当于出国镀了一层金!

     喜欢买彩票的徐伐权想到开彩票站,以前就想过,只是有心无力。虽然是老彩迷,他从来没中过大奖,投资倒不少,花了很多钱。

     从买彩票来说,如果自己开彩票站,还能赚回点钱,而且可以雇人研究彩票,分析机率……

     卖彩票也能做成大买卖,如果全市的彩票站全是自己垄断了,效益是可观的。那当然是永远不可能的,但是多分一杯羹倒是可以的,多开几家彩票站也是没有问题的。

     徐刊地就算有千万个不愿意,当然也不敢违抗父亲的安排,一个堂堂海归的少爷,就从卖彩票开始创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