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章 穷小子存志,千金女有爱
    穷小子福立没有什么学历,初中还没毕业就参加工作,其实他学习很好,无奈家穷,又不想为难父母,他是家中老三,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两个弟弟,实在不忍心让父母过度操劳。

     可是自己能做什么呢?来到大城市的福立显得那样落寞,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再不行,就只能打道回府,回老家种地,种地的活实在太苦,又赚得少,村里的年轻人都出来打工,只有找不到工作的老年人陪着留守儿童,就这样回去一定会让人笑掉大牙。

     他住的旅店是最便宜的,就是一张大床铺,每天别人都出去了,就剩下他一个人呆坐着,这时他会想起镇上的她,一个千金大小姐,叫章芯凤。

     章芯凤原本和福立是同班同学,她学习也很好,但是她父母不认同女孩子读书是件好事,认为女孩子嫁个好人家就行,何况家里生意多,想让她早点下来帮忙打理。

     章芯凤果然是一个商业奇葩,一个镇里的小饭店,她给做大做强,在县城、市内都有分店,父母对她的承诺是饭店归她经营、管理,并且三年之后,收入的一半也归她,支持她运营,完全自负盈亏。

     章芯凤有两个哥哥,大哥章大龙主要负责家族的运输事业,包括客运和货运,由镇里到县城、市内;二哥章小龙主要负责家族的沙厂,那里的河沙是最好的建筑材料,已经远销全国各地。而章芯凤的父亲章作耕承包了全镇的农业用水、用电,就这两方面足以让她家富甲一方,更何况是多方向垄断式发展!

     作为白、美、富的章芯凤自然被许多富家子弟惦记着,父亲、两位哥哥也都寻思着给她选个最优秀的高、富、帅,怎么也得和家族身份相匹配!谁能料到章芯凤竟然早就暗生情愫,早有心上人,两个人早就情投意合,那就是福立!

     福立聪明,学习好,长得帅,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了,但是喜欢一个人不需要理由,王八炒绿豆:瞅对眼就行了!

     章芯凤觉得福立不读书可惜了,就说:“你念吧,我可以供你!”

     “你哪来的钱?笑话!”

     “饭店归我管,我爸说钱的一半也归我,不过得过三年!”

     “过三年,我现在就不想学了!”

     “那你能干什么?”章芯凤问,

     “我也不知道,实在不行,我去你饭店行不?”

     “行啊!行啊!”

     就这样,福立给章芯凤打工,两个人接触的时间多了,感情自然也今非昔比,好日子不长,两个人的感情还是曝光了,可想而知章作耕有多么的愤怒,在他眼里福立是个穷小子,身无分文,而自己女儿是千金小姐,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天壤之别,怎么可能走到一起呢?简直就是笑话!

     章芯凤自然不肯与福立分手,章作耕一怒之下竟然收回章芯凤对连锁饭店的管理权,这个打击对她是致命的,没想到父亲这样狠心,这样不讲情面。

     人似乎总是有逆反心理,章芯凤丝毫不顾忌父亲的反对,依然和福立约会,可是章作耕更进一步限制了女儿的自由,不给她钱,甚至把她锁在家里。

     “把门打开,都什么年代了,恋爱早自由了,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只要你不和那个穷小子来往,就开门!”章作耕说,

     “什么穷小子,现在穷,不代表将来穷,你们真是鼠目寸光!”

     几番较量下来,章芯凤发现自己不是父母的对手,他们可以什么话都说,可以说自己是不孝子孙,可以说自己是孽种,说什么痛快就说什么……可是为什么没人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没有人尊重自己,都把自己当成一个高价的交换物来圈养着!

     福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章作耕跪下来,求他成全他和章芯凤两个人的幸福,请允许他们在一起!可是换来的却是冷嘲热讽:“你要先看看自己的身价,你配吗?配章芯凤吗?

     为什么不给福立一点时间与希望?世人的肤浅往往只注重眼前利益,不肯着眼未来,更不愿意冒风险,谁能相信他一个穷小子也能有翻身的那一天?等不起,也不想等,所以章家的人都冷眼旁观着。

     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福立突然抱住章作耕的大腿,求他给自己三年时间,自己一定以千万身价来娶章芯凤!

     他的话音一落,引来哄堂大笑。就连章作耕都被他的大话给气笑了。

     “你说话也不牙疼,给你三年时间,就是给你三十年时间,你也不过如此!”章大龙说,

     “不要和这样的人浪费时间,给小妹定个婚,让他死心,不就完事了!”章小龙说,

     “我才不要和别人定婚,我就看好福立!”章芯凤说,

     正处于水深火热中的福立,原本垂头丧气,一听章芯凤坚定的话语,他就象快要溺亡的人在大海中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同时也更坚定了他内心的爱,原来她是值得的,是值得自己去争取、去为之拼搏的好女孩!

     可是她又是个乖乖女,对父母的话基本上完全听从,只有和福立谈恋爱的事,没有听。

     “你走吧,再也不要让我看到你!”章作耕说完,就开始驱逐福立,他无力抗争,只能默默的走开,可是最后他还是喊:“等我三年!”

     这个口号很空洞,福立根本无法预知未来自己是否会发达,但是他想承诺,想表明自己是有决心的,是个热血男儿!

     对于不愁吃喝的章芯凤,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要找个条件好的?自己完全可以提供物质条件,只要相爱,何必计较那么多?她从来没有想过什么门当户对,那只是封建的老教条,彼此相悦,不需要条件!

     尽管如此想,章芯凤还是不敢与福立私奔,因为孝顺父母在她心目中占据很大的份量,他们越来越老,越来越需要自己,同时非常害怕父母过于伤心!

     福立落寞的离开,离开饭店,离开他熟悉的小镇和县城,只身来到大城市,然而一下子就感觉到孤独无援,没人在乎自己,只有自己和自己相依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