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偷窥
    王福立眼勤手快,扫地、拖地,擦桌子,很快就把屋子收拾一新。还帮助彩民们倒水、倒烟灰,甚至帮助选号。

     中午吃饭了,徐刊地定的是盒饭,竟然还有炸刀鱼、肉段,这么丰盛,这是王福立有史以来吃的最好的饭菜。

     仅仅多半天的时间,各位彩民已经非常熟络的和王福立打招呼,徐刊地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他就需要这样的人可以帮他围拢彩民,如果能熟悉全套业务,自己就可以有时间溜出去了。徐刊地就是这样打算的,他不想让小小的彩票站绑住自己。

     下午,一个老人走进彩票店,说:“听说,你们招更夫?”

     “是的!请问您多大岁数?”徐刊地问,

     “今年70岁,眼不花,耳不聋。”

     “大爷,您岁数太大了,我们招60岁以下的,而且能在晚上四点半到,给大家做晚饭。十点以后才能睡觉。”

     老人年龄过大,走出去了。

     又来了一个中年人,矮胖,说话有点口吃。

     “招,招人啊?”

     “嗯。”徐刊地又重复了要求,

     “我不给你做饭,别看我穷,从来是吃现成的。”说完就甩袖而去。

     接着来了一个瘦高的老大爷,他也没有接活,因为他说自己要在八点的时候就入睡。而八点才刚刚关业,再收拾一下,怎么也不可能八点时就让更夫睡觉。

     临走时还甩出一句话:“你永远招不到人,更夫就是更夫,哪有还帮你做饭的?还规定睡觉时间,成何提统。”

     这一下午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都没有接活。

     徐刊地想一举两得,更夫雇了,晚饭也有保障,晚上没有卖盒饭的,到饭店定制太贵,不是天长地久之道,做生意就是要把控好资金,能节省绝对不多花一分钱。

     更夫没有雇成,打票员却搞定了,是位丰满的美女,高中毕业生,长相甜美,而且说话发嗲,叫杜娇玫。

     她有一双单凤眼,左顾右盼,不笑不说话,男人瞅她一眼,就有想睡她的感觉,至少王福立这样认为的,徐刊地也有种扶不住眼镜的感觉。

     晚上五点,下班的时间到了,徐刊地慢悠悠的说:“你俩轮流值班,今天谁值班?”

     “我来吧!”王福立说,

     “那好吧,由于更夫没招上来,也没人做晚饭,给你补助三元晚餐费。”徐刊地说,

     “那行!”王福立内心兴奋极了,因为他将攒下两元钱,只需要一元钱买点馒头和咸菜就行了。

     “帅哥,送我回家不?”杜娇玫,歪着脑袋,笑吟吟的瞅着徐刊地,

     “要是顺路,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肯定顺路,给我捎多远都行,我再自己坐车。”

     “那走吧!”

     王福立眼瞅他们肩并肩的走了出去,暗想幸亏章芯凤没有嫁给徐刊地,看样子他是个情场老手,那个杜娇玫就是个狐狸精,帅哥叫得那样甜,眼睛直瞅着徐刊地,竟然没有瞅王福立一眼,事实上王福立要比徐刊地帅气多了。

     晚上八点,关门,王福立把门锁上,往宿舍走。

     这里的路,不论大路、小路、毛路,王福立清楚得很,因为他最常用的交通工具就是双腿,边走边哼唱小曲,有时候刚吃完饭,就喃喃着: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

     一条不宽的单行道,尽头满是树,一辆没有熄火的本田车在乱颤着,王福立内心一阵惊喜,以前总听说过车震刺激,今天终于见到了。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男人一向对性事非常感兴趣,就算偷窥也很过瘾。

     王福立发现车的一边是矮灌木丛,然后是栅栏,之间有空隙,他想钻到里边,一定能大饱耳福。他猫下腰,顺着树丛往里钻,发出的声音,完全被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掩盖了。

     果然传出男欢女爱的声音,王福立一下子象被电住了,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也起了反应,太兴奋了,还是有钱人会玩,不过此念一闪而过,他觉得带给女人快乐的方式有千万种,也有千变万化,与有钱没钱关系不大。

     王福立想起自己和章芯凤的第一次,就在饭店的仓库里。

     那天,她在清点麻辣香锅的底料,别人清点,她不放心,因为加盟的底料非常贵,也怕有人知道加盟商,一但传出去,加盟的饭店多了,自己的生意会受影响。

     她只叫了王福立帮自己的忙,她在前面掏出一袋料,查看一下生产日期,记录一下,递给王福立重新装箱,她的裤子后面腰际的地方竟然是一张美女的大红嘴,在有些昏黄的仓库里,王福立看得心旌动摇、浮想联翩,但是丝毫不敢冒犯。

     爱是爱,性是性,想是想,做是做。王福立分得很清楚,想到了性,他说话开始变粗,充满了野性。

     他的变化怎么能逃得过章芯凤的眼睛与耳朵,“你怎么了?”

     “啊,没怎么的!”

     “你出了好多汗!”章芯凤伸出手帮他擦汗,未料一手的灰,抹得王福立成了花狗脸,顿时她笑开了怀,王福立却莫名其妙的,他越乖张,她越疼爱;他满眼冒火,她善解情意。

     “你要了我吧!”章芯凤扑向王福立的怀里,他顿时傻眼了,不会吧?不会这么容易吧?不会这么快吧?他没有缓过神,就听她说:“没那好事,便宜死你了!给我老老实实的干活,穷小子!”

     章芯凤继续干活,晃着她的翘屁股,王福立不知从哪里来了冲劲,一下子从后面抱住了她,就这样,交付了彼此的第一次!

     路过的人一甩头,以为在拥抱,他俩的热恋,饭店里的人都知道。

     王福立觉得自己的第一次很快,快得象流星,虽然燃烧瞬间,却是最美丽的。

     车里的两位是什么情况?恋人?**?夫妻?中年人?年轻人?老少配?

     正在王福立胡思乱想时,车里面曼妙的原始声音嘎然而止,汽车的发动机也关掉,王福立就不敢动弹了,他怕发出声音,被人发现,只能等车开走,自己再出来。

     这时,车门打开,里面下来一男一女,好熟悉的轮廓,竟然是徐刊地和杜娇玫!

     两个人相视一笑,情不自禁拥吻在一起,差一些倒地,如果那样,就会砸到王福立。

     两个人边吻边摸索着对方的身体,速度很快,最后竟然又回到车里,然后发动机又响起来,车子也开始了晃动。

     王福立瞅准时机,赶紧象离弦的箭一般飞射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