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章 美人玩彩
    “她怎么往这边走?”随着一个彩民的疑声,大家一起往外面瞅,王福立也甩头望去,只见一位打扮十分时髦的女人款款而来,不是别人,正是江上帆!

     “她来干什么?不是说要回美国了吗?”

     “嗯,听说,这次回来,主要是相亲!”

     “不会吧,这么靓的妞,还有大本事,还需要相亲?”

     “这人吧,什么都行,偏偏对象不会搞!”

     “这样的废人,多去了!”

     随着大家的议论,江上帆推门而入,屋里的男人们立刻鸦雀无声,几乎都瞪直了眼,一方面看到了美女,雄性的男人们自然有生理反应般的涨红了脸;一方面物以稀为贵,彩票站绝对是男人的世界,就算突然出现一个老太太,也会引起唏嘘,只不过,不会有人红脸罢了!

     “给我打一千元钱的彩票,3D,随机选吧!”

     王福立一下子惊呆了,因为她出手太迅猛,着实出乎他的意料,虽然一出手就上千或几千的人,大有人在!但是女人,少之又少。当然也有那么几个老娘们,独自前来购票,或姐妹几个勾搭着前来购票,或赔老公、赔姘头来购票,几乎就是几十元或上百元到头了,这下可真是来了个姑奶奶!

     王福立在这个彩票站被磨砺得简直成为打彩票的机器人,无论来者何人、何方神圣,自己有多喜欢或厌倦,只要钱交了,他会把彩票以光速打印出来,有时候,彩民们打趣的说:你会变魔术啊?

     对于这一点,江一帆着实也一愣,似乎她嘴一动,钱一甩,彩票就出来了,所以她不得不从上到下,秒杀般的仔细打量一下王福立:一个中等身材却格外帅气的小伙子,怎么说呢?这是她自认为的帅,喜欢的类型!同时透着一股质朴、诚恳、真诚、正义感!

     对于在美国一直求学、工作的江上帆,爱情经历丰富,审阅男人无数。

     在她眼里,王福立着装整齐,精神充沛,气质轩昂,然后呢?她就象长了透视眼,仿佛一下子能测算出他每一样器官的尺寸,并从他青涩的表情,推断他没准还是个处男?至少,不是个乱来的男人!

     想到这一点,江上帆的脸微红!

     王福立突然一哆嗦,似乎感应到江上帆对自己的琢磨!

     其实,他都习惯了,因为来这里的人,很多人都琢磨过他,有的想让他帮忙选号,有的想让他帮忙看号,有的想占点便宜,比如用一下彩票站的电充手机或者要点茶叶……。尤其那些四五十岁的老娘们,虽然和男伴来,但是眼睛经常往他身上盯,有的甚至故意在他面前说些黄色笑话!

     只不过,被江上帆这样的大美女琢磨,似乎还是头一次!

     王福立安慰自己:“自己是服务员,就是让人玩的,玩的不仅仅指身体,也指玩灵魂!彩民高兴,常来,自己奖金也会多!服务行业嘛,玩的就是厚脸皮,身在此行,心态一定要象酒店里的鸭子一样,来者不拒!”

     王福立把一叠彩票放在柜台上,一般情况下,彩民们会马上抓到手里,就象怕速度慢了,头奖能跑掉似的!又唯恐那彩票飞进别人兜里似的!

     但是江上帆就是江上帆,她纹丝不动的站着,根本不去理睬那些彩票,仿佛在想着什么,又仿佛在等着什么,直到王福立面露疑惑,她才说:“往后,我会经常来打彩票!我的事情很多,生怕遗漏,所以这些票,你帮我收着吧!”

     “哦,好吧!”王福立应声着,这样的彩民也很多,只不过这一次,这一个人,这个美女让王福立的心一揪,有点不自在似的,紧接着狂跳,非常激烈的……

     “还有,这是我的电话,给我你的电话,我很忙的,不能来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选的号码!”

     王福立窘在那里,他的嘴唇动一下,说话有些嗫嚅:“我,我没有手机!”

     江上帆吃惊的瞅了他一眼,不言语,片刻又说:“你们这里的座机号给我吧!”

     王福立拿过一张纸,写完,递了过去。

     一只白晰而修长的手,伸过来,取了纸条,放进包里。

     正在这时,门开了,原来是彩票站老板徐刊地回来了。

     “哟,这不是江大美人吗?哪阵香风把你吹来啦?”

     “啊,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在这里?这是我的站,我开的!”

     “什么?你开的?”

     “嗯,没错!”

     “你不走了?不去国外发展?”

     “不了,父命难违!”

     “真想不到,你还挺乖,是个孝顺孩子!”

     “那当然!你这次回来,还走吗?”

     “当然走,不过,还没定好时间!”江上帆边说,边往耳后掖了掖头发。

     “你玩彩票?”徐刊地说,

     “是的,我很喜欢玩!我有事,得走了!”

     “着什么急,多呆会儿,晚上,我请你吃饭?”

     “谢谢,不过,我早有安排,往后有机会再说!”江上帆说完,不给徐刊地机会,推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阳光灿烂,小风恰到好处的吹起江上帆的衣服边,把完美的身材彰显无余,徐刊地透过玻璃呆望着,面露失望与无奈之色!

     “瞅什么瞅,还没瞅够?眼睛都要掉出眼框了!”杜娇玫酸溜溜的说,同时把手里的一摞资料狠狠的砸在桌面上,发出巨大的声响,一下子把徐刊地从恍惚中拉了回来。

     “你说什么?”徐刊地瞪着无辜的眼睛,好象不确定刚才谁说过什么似的。

     “我说,你认识她啊?”杜娇玫无可奈何的说,

     “嗯,不熟,算是朋友的朋友吧。”

     “你的朋友真广,还是个大美人!”杜娇玫没好气的说。

     其实,作为徐刊地的雇员,杜娇玫顶多算是他的一个**,可是男人和女人,两个人的关系但凡与“情”或“性”挂上钩,表面上再“清白”的关系,也架不住内心的波涛汹涌。

     杜娇玫也不笨,她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太贪心,也不要太在乎他,更不能管得太多,自己不过给徐刊地打工,至于那一层关系只为了工作更稳定、工资更丰厚……

     女人嘛,往往感性会冲破理性的束缚,看到徐刊地对别的女人眉来眼去或颇为欣赏,她的内心就火冒三丈。

     看着杜娇玫的生气样子,徐刊地既觉得沾沾自喜,又觉得无聊至极。

     一方面说明这个女人不仅给了自己身子,也把心唯系自己身上,说明自己有魅力,可是就怕想甩的时候甩不掉。另一方面自己本是自由人,她没名没份的,来碍自己事儿,那就招人烦了!